Проповіді

主题11: 会幕

[11-6] 神在割礼立约中所做的承诺仍然对我们有效 《创世纪17:1-14》

神在割礼立约中所做的承诺仍然对我们有效
《创世纪17:1-14》
“亚伯兰年九十九岁的时候,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亚伯兰俯伏在地,神又对他说:‘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我要与你并你的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作永远的约,是要作你和你后裔的神。我要将你现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永远为业。我也必作他们的神。’
神又对亚伯拉罕说:‘你和你的后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约。你们所有的男子都受割礼,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你们都有要受割礼,这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证据。你们世世代代的男子,无论是家里生的,还是在你后裔之外用银子从外人买的,生下来第八日,都要受割礼。你家里生的和你用银子买的,都必须受割礼。这样,我的约就立在你们肉体上,作永远的约。但不受割礼的男子,必从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约。’”
 

在创世纪第17章,神与亚伯拉罕确立的割礼之约向我们所示了属灵割礼。通过割礼,以色列民将手按在献祭牲畜的头上,从而将他们所有的罪孽都转嫁到了牲畜身上。换言之,神与亚伯拉罕之间确立的约是赎罪祭和燔祭的影子。神通过割礼向亚伯拉罕承诺,他要做他的神,及他后裔的神,并预言藉会幕,亚伯拉罕的后裔通过按手将罪孽转嫁到了献祭牲畜的头上。我们还必须认识和相信,除此还表明,耶稣在《新约圣经》时代通过接受约翰的洗礼,转嫁了世人所有的罪孽。
神向亚伯拉罕许诺:“你向天观看,数算众星,如果数得过来……你的后裔将要如此”(《创世纪15:5》)。神显现在亚伯拉罕面前,再次承诺: “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我要与你并你的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作永远的约,是要作你和你后裔的神”(《创世纪 17:6-7》)。
神通过割礼向亚伯拉罕及其后裔承诺。割礼与以色列民向神敬献祭品时的按手是相符合。前面已经说过了,在《新约圣经》时代,耶稣通过接受约翰的洗礼完成罪的赦免。我们必须认识和相信神在《旧约圣经》中向亚伯拉罕承诺的割礼在《新约圣经》体现在通过耶稣的洗礼,完成罪孽洗涤的属灵割礼。除此它还告诉我们当以色列民在会幕中向神作奉献时也需要亚伯拉罕的这种信仰。
神晓谕亚伯拉罕说:“你们都有要受割礼,这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证据。你们世世代代的男子,无论是家里生的,还是在你后裔之外用银子从外人买的,生下来第八日,都要受割礼”(《创世纪17:11-12》)。换句话说,神通过割礼向亚伯拉罕及其后裔作出承诺。他承诺要做亚伯拉罕的神及他后裔的神,但亚伯拉罕及后裔必须行割礼。“你家里生的和你用银子买的,都必须受割礼。这样,我的约就立在你们肉体上,作永远的约。但不受割礼的男子,必从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约”(《创世纪17:13》)。
这就是为何全世界的百姓中只有以色列民从亚伯拉罕时期起都要割除包皮。现今,由于有益健康,割礼已传播得更广了,但只有以色列男性行割礼。这是神向亚伯拉罕承诺的标记,神让他和以色列百姓,他的后裔在肉身上带上了他与他们之间立约的记号。
《创世纪17:11》说:“你们都有要受割礼,这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证据”。所以割礼是约的标记。简明地说这是神作的承诺:“你何以见得是我的子民?你可凭你割礼的伤痕。从现在起你们中所生的每个男子都要割除包皮。这样我的约就立在了你的肉体上作永远的约。我承诺作你们的神及你们后裔的神。我承诺赐福于你,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引领你们入迦南地,并永远生活在那里,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创世纪17:4-14》)。
神说他和亚伯拉罕及其后裔之间确立的约见于他们的肉体。换句话说,神的承诺烙印在了受割礼的以色列男子的伤痕上,相应地说,他们割礼与否取决于他们是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那些经过割礼的人被神看作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得到神的赐福,而未经割礼则完全不是这样。
 

亚伯拉罕事实上是以色列百姓一个重要的人物
 
对于以色列百姓来说,甚至比律法之父摩西还重要的人物是信仰之父亚伯拉罕。虽然许多以色列民不记得诺亚,但很少人会忘记亚伯拉罕。只有少数人会记得谢蒙、塞斯或麦修彻拉,但对以色列百姓来说亚伯拉罕仍然是不会被忘记的信仰之父。他们全认他、信他、追随他为国父。因此,神通过亚伯拉罕所作的承诺今天仍然有效。
以色列百姓今天仍然信服自己:“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代。我们的百姓在肉体上有割礼的记号。”这就是以色列民为何把自己看成是被神选定的人,因为他们仍然相信神通过割礼与亚伯拉罕之间确立的约。
亚伯拉罕有二个妻子:结发妻子撒莱,后来神将她取名为萨拉,第二个妻子是黑格,是撒莱的女仆。因为撒莱不会怀孕,亚伯拉罕想通过黑格生孩子(《创世纪16:1-4》)。但神明确表示撒莱是亚伯拉罕的结发妻子,只有通过她自己的孩子神才可使亚伯拉罕的后裔多如满天星星。因为神承诺他只认撒莱身体所生的孩子为他的子民,神不把第二个妻子黑格所生的孩子伊什梅尔看成是他的子民。
如果以色列百姓不行割礼,神向他们作的承诺就无效。神让他们行割礼作为立约的记号,使立约存于他们的肉体。因此,以色列百姓确信行割礼,否则不行割礼就会使神的承诺无效。这可能就是以色列百姓人人行割礼的原因,因为很清楚,不行割礼就如异教徒,与神的承诺无关。
 


属灵割礼

 
神和亚伯拉罕之间的立约完全通过耶稣赦免罪孽来完成,即耶稣降临世间,通过接受约翰的洗礼转嫁了人类的罪孽。
神晓谕以色列百姓建造会幕的大门,用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及细纺亚麻纱编织会幕大门和帷子(《出埃及记26:31,27:16》)。通过会幕详细的样式,神晓谕我们藉耶稣基督得到拯救。那些相信这样的真理,即我主降临世间,在30岁时接受约翰的洗礼,转嫁了人类所有的罪孽,从而赦免了我们的罪孽,他们就是亚伯拉罕的后代。神成了那些相信会幕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及细纺亚麻纱的人的神。
要相信耶稣的洗礼,我们必须进行属灵割礼。这个属灵割礼就是相信我们的罪孽通过耶稣的洗礼已经转嫁到了他身上(《罗马书2:29》)。
因此,那些相信蓝色、紫色和朱红色及细纺亚麻纱所揭示的水和圣灵的福音而获得罪孽赦免的人全部是神王国的国王和他的子民。正如神承诺的那样,“君王从你而出”(《创世纪17:6》)。他的子民真的在整个地球繁衍开来了。
如果我们要成为亚伯拉罕的后代,我们必须相信耶稣在世间接受的洗礼及他在十字架上的血。因此,无论我怎么强调认识和相信耶稣洗礼的重要性,也是不足够的。耶稣基督是君王之王。他是穿著长袍的君王之王(《约翰福音19:5》)。耶稣是宇宙之君王和造物主。他是神生的唯一的儿子,他降临世间是为了遵循父亲的意志,免除我们的罪孽,通过洗礼转嫁我们的罪孽。为了免除我们的罪孽,他从我们内心切除了罪孽,并通过他的洗礼将罪孽转嫁到他身上,因我们的罪孽而受到审判,在十字架上流血。因此相信这个真理的人才能成为亚伯拉罕的后代。
亚伯拉罕,他的家族及他的后裔全部都进行了身体上的割礼。甚至用银子从非以色列民那里买来的仆人也行割礼。当他们相信立约并行割礼时,即使非以色列的仆人也得到了赐福,神成为他们的神。因此,有了信仰,我们受到了神的赐福,因为信仰我们能进入天国,因为信仰我们在地球上成为君王。在《新约圣经》时代,这个信仰就是相信耶稣通过他的洗礼转嫁了世间所有的罪孽。
然而,有些人称耶稣的洗礼并不那么重要,因为他们仅相信他在十字架上流血已经获得了罪孽的赦免。虽然他们相信在会幕时代手按在献祭牲畜的头上,而他们却认为耶稣基督的洗礼并不重要。因此他们坚持认为亚伯拉罕的信仰在耶稣出现地球上之前就已经批准了,远在摩西的会幕之前,只要相信在十字架上流血的话,无须相信耶稣洗礼的话,他们仍然可以得救。
但我们必须记住神要亚伯拉罕带给他一头三岁的母牛,一头三岁的母山羊,一头公羊,一只龟,一只鸽子──所有这些就是要亚伯拉罕明白神要将迦南全地赐予亚伯拉罕和他的合裔──神在心里有意火烧燔祭。《创世纪15:17》说:“日落天黑,不料有冒烟的炉,并烧着的火把,从那些肉块中经过。”神还同意了亚伯拉罕的燔祭和他的信仰,但没有同意该隐的信仰,因为该隐不相信燔祭。
在今天的基督徒中太多的人错误地相信只要盲目地信了耶稣,甚至信仰中根本没有属灵割礼就能得救。他们只相信耶稣被订在十字架,不相信他们的罪孽已通过洗礼转嫁到了耶稣身上。这些人将决不会成为神的子民,因为用这种方法决不能从他们的内心清除出罪孽。他立约的标记在受割礼人的身上,未受割礼的人和神的承诺没有关系。
不相信耶稣从使徒约翰接受洗礼的人能获得罪孽的赦免吗?这样的人能成为神的子民吗?他们能成为天国的君王吗?这些问题的答案就是绝无可能!我们今天阅读的主要段落给这个答案提供了明确的证据。今天,神向亚伯拉罕作的承诺和他向这些相信耶稣为我们的救世主,相信他的洗礼,相信他在十字架上流血的你我所作的承诺是一样。神对亚伯拉罕所说的祝福话语对那些相信他的人仍然是有效的。
 


耶稣的真正信仰者不会追随自创立的教条

 
《圣经》中神的语言是拯救的肯定而又明确的真理;我们读得越多思考得越多,它就变得越肯定和明确。在今天的基督徒中,许多人的信仰是错误的,他们以自己的思想相信和追随神,然而全然不知他们的信仰是彻底错误的。这些人的信仰基础是错误的。盲目相信耶稣已拯救了他们或许会满足他们的自我感觉,但他们必须认识到神不会同意他们盲目的信仰。
主说任何人要追随他必须首先否定自己,背负他的/她的十字架。无论谁要相信神的话必须放下他的/她的思想,相信神实际上神所说的话。今天你我必须相信耶稣基督赐予我们罪孽的赦免,相信他降临到世间,藉他的洗礼转嫁了普天下所有的罪孽,在十字架上流血,死后重生。
今天许多人不这样认为,而是盲目地坚守着耶稣的名字,说什么他们有自己的信仰方法。这些人的信仰方法和耶稣赐予的水和圣灵的福音没有任何关系。例如,有些人声称当他们在深山做祷告时,耶稣显现了,有些人称当他们去教堂、斋戒、整夜祷告时他们的罪孽全部消失了,这是因为他们深受罪孽的折磨,通过忏悔的祷告是不能摆脱掉的。
这种信仰和通过我主赐予的水和圣灵的福音所得到的真正拯救毫无关系。我们在哪里看到过神的言语说因这样的信仰他会赦免我们的罪孽?没有!这些人模糊地意识到神是绝对的,耶稣是万能的,但他们借用耶稣的名,在他们不可靠的信仰里加入对神肤浅、不可靠的认识——因此,他们叫神的名字是徒劳的,只能忘却他们的罪孽,得到神更多的愤慨。这些人构筑了他们虚构的耶稣和拯救的说法,相信他们通过想象得到的虚构之事。
《创世纪 17:14》说,“但不受割礼的男子,必从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约”。神明确地许诺我们,他将通过属灵割礼拯救我们的罪孽。神朴实地向我们承诺,只有那些重生于水和圣灵的人才能成为他的子民。因此,那些只相信耶稣的血而不相信他的洗礼的人是决不会成为神的子民的。这些人已经背叛了神,因为他们没有相信神许诺的福音,因此他们应从神的子民中剪除,并受神的谴责。
拯救我们于罪孽的信仰基础只有水和圣灵的福音。只有在水和圣灵的福音成为我们的信仰基础时,我们才能坚定地、一心一意地相信神的话语。内心仍未行属灵割礼的宗教异教徒能在心里接受神吗?他们决做不到这点。因为水和圣灵的福音允许我们行属灵割礼,使我们成为神的儿女,没有这个明确的基础,神的语言对于我们只是一种知识。
这就是为什么重生仆人的宗教说教只有相信水和圣灵的人才是可以理喻的、可以利用的原因。换句话说,只有重生的人才能听见和理解神的话言。当我们遇见不识水和圣灵福音,却声称只通过十字架上的血重生的人时,虽然他们说,我们相信的是同一个神,但我们感觉到我们所说的神完全不同。谁是真正的神呢?真正的神就是向亚伯拉罕作承诺的神。
神对亚伯拉罕及其后裔说:“我的约就立在你们肉体上,作永远的约”(《创世纪17:13》)。什么是告诉我们已获得罪孽的赦免的记号?它可以在我们的内心发现。用心去相信耶稣基督的洗礼,我们已成了神的儿女,因为相信真正的洗礼,我们的心灵接受了属灵割礼。我们用心相信主接受了洗礼,因为转嫁我们的罪孽,我们行了属灵割礼,所以我们成了神儿女。
凭我们信仰这个真理,即我们已将罪孽转嫁到耶稣身上,耶稣将我们的罪孽背负到十字架,他被订死在十字架上,死后重生,因而拯救我们于罪孽。换言之,凭我们的信仰,我们成了神的儿女。凭我们的信仰,我们无罪。那么我们还有残余的罪吗?当然没有。我们没有任何罪。这一切全因神奇的福音真理而实现的。
 


你我如何才能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

 
我们已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因为我们相信会幕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所体现出来的耶稣行事而进行属灵割礼。因为我们相信耶稣的洗礼及在十字架上的血,我们完成了属灵割礼并成了神的儿女。因为我们相信耶稣已通过洗礼转嫁了我们的罪孽,并在十字架上替我们的罪孽接受了审判。这就是你我在宗教上成为亚伯拉罕后裔的原因。
重生于水和圣灵的人现在必须认识到他们真正是谁。你、我、我们,这些相信水和圣灵福音的人全部都是神的儿女,是他的子民,我们已籍信仰进行属灵割礼。
我们是未来千禧年王国的国君,统治所有神的创造物,享受神的显赫。这就是我们现在已经改变了的状态。这个世界的人知道我们真正是谁吗?他们不知道。但我们相信了神的话语,改变了精神状态。现在我们明确地、毫不含糊地认识了自己。
那些因神的语言而重生的人知道自己真正是谁。我们和那些在宗教社区内招摇的人是有本质区别的,他们只是传播自己完全无知的虚假教条,而对重生之人,对神的真正子民则冷眼相看。由于以色列百姓认为自己是被神选中的人,看成是以实玛利的后裔,我们作为亚伯拉罕的宗教后裔,有权利相信自己是被神选中的人。
我们这些相信水和圣灵福音的人有幸成为了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藉着对会幕所示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福音的信仰可以迈入天堂的大门。
正像神对亚伯拉罕承诺他将使他的后代多如满天星星一样,我们亲眼可见立约的实现。这就是神赐予我们的祝福。
通过我们内心的割礼,神把我们从世间的罪孽中拯救了出来。这信仰的割礼是由会幕大门上所用蓝色、紫色和朱红色及细纺亚麻纱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