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道

主题11: 会幕

[11-32] < 出埃及记 29:1-14 > 使大祭司为圣的赎罪祭

< 出埃及记 29:1-14 >
“你使亚伦和他儿子成圣,给我供祭司的职分,要如此行,取一只公牛犊,两只无残疾的公绵羊,无酵饼和调油的无酵饼,与抹油的无酵薄饼,这都要用细麦面做成。这饼要装在一个筐子里,连筐子带来,又把公牛和两只公绵羊牵来。要使亚伦和他儿子到会幕门口来,用水洗身。要给亚伦穿上内袍和以弗得的外袍,并以弗得,又带上胸牌,束上以弗得巧工织的带子。把冠冕戴在他头上,将圣冠加在冠冕上,就把膏油倒在他头上膏他。要叫他的儿子来,给他们穿上内袍。给亚伦和他儿子束上腰带,包上裹头巾,他们就凭永远的定例得了祭司的职任。又要将亚伦和他儿子分别为圣。你要把公牛牵到会幕前,亚伦和他儿子要按手在公牛的头上。你要在耶和华面前,在会幕门口,宰这公牛。要取些公牛的血,用指头抹在坛的四角上,把血都倒在坛脚那里。要把一切盖脏的脂油与肝上的网子,并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都烧在坛上。只是公牛的皮,肉,粪都要用火烧在营外。这牛是赎罪祭。”
 

今天我们要研究如何使大祭司为圣。这里神吩咐摩西要将亚伦和他的儿子分别为圣。在第九节为圣这个词意思是圣化,准备,奉献,尊敬或者被视为神圣。换句话说,为圣意味着被圣化和献身给神。因此,“作为大祭司为圣”意思是“分别出来,被赐予大祭司的权柄和职责”。神把大祭司的权力和祭司职给了亚伦和他的儿子,使他们能够为自己的百姓赎罪。
神吩咐用大祭司的圣衣披戴亚伦,又在他的头上戴上冠冕,让他的儿子穿上内袍。然后使亚伦为圣和他的儿子为祭司,他们必须把一头公牛和两头没有瑕疵的公羊献为圣。大祭司最为重要的职责是为了全体以色列民罪得赦免,在赎罪节上献赎罪祭。为了这么做,亚伦自己和他的儿子必须首先清洗他们自己的罪孽,所以他们必须在为圣的那一天先为他们自己献上赎罪祭。
这里我们必须认识到即使大祭司也必须在献祭牲的头上按手,然后才能杀掉祭物,把血献给神。一切都照着神制定的献祭制度。历时7天,大祭司为了成圣必须献上这些献祭,如赎罪祭,摇祭和举祭。
就像为了大祭司自己和他的家人作的献祭一样,他还必须在献祭动物头上按手,把以色列民的罪转嫁到它们身上,然后才能杀掉取出血。为了履行作为大祭司向神献祭的职责,他必须详细地了解如何献祭才能赦免百姓的罪孽。大祭司作赎罪祭首先清洗他自己的罪孽,意味着他被训练如何为他的百姓作献祭:在献祭牲的头上按手,取出血,把血弹在燔祭坛的角上,并把其余的血倒在地上。
这里大祭司必须牢记要转嫁他及其百姓的罪,他必须在祭物的头上按手。正如29:10-12说:“你要把公牛牵到会幕前,亚伦和他儿子要按手在公牛的头上。你要在耶和华面前,在会幕门口,宰这公牛。要取些公牛的血,用指头抹在坛的四角上,把血都倒在坛脚那里。”
大祭司和他的儿子照着吩咐,他们务必在公牛,他们的献祭牲头上按手。因为当大祭司亚伦和他的儿子在献祭动物头上按手时,他们的罪都转嫁到它身上了。因为通过按手,这献祭牲担当了大祭司和他儿子的罪,它必须流血而死。之后,大祭司取出血,把血弹在燔祭坛的角上,把其余的血倒在地上。他要取出遮住内脏的一切油脂,长在肝脏上的油网,并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都烧在坛上。
为了普通人在不知情况下所犯的罪献赎罪祭时,他必须带上一头小山羊,一头没有瑕疵的母山羊,为他的罪作赎罪祭。“按手在赎罪祭牲的头上,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祭司要用指头蘸些羊的血,抹在燔祭坛的四角上,所有的血都要倒在坛的脚那里。又要把羊所有的脂油都取下,正如取平安祭牲的脂油一样。祭司要在坛上焚烧,在耶和华面前作为馨香的祭,为他赎罪,他必蒙赦免”(利未记4:29-31)。
按手和祭物的流血构成了神制定的献祭制度的主要因素。甚至在创世之前,神已经籍着在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及细纺亚麻纱里所隐含的真理,在耶稣基督里制定了这个计划。神允许以色列百姓每当他们向他作燔祭时,他会遇见他们。出埃及记29:42说:“这要在耶和华面前,会幕门口,作你们世世代代常献的燔祭。我要在那里与你们相会,和你们说话。”大祭司每天早晚作的燔祭是我们世代作的献祭,我们是属灵的以色列百姓,因信水和圣灵的福音已经领受罪得赦免。神告诉我们他会通过这些献祭和我们相会。
 

大祭司作的燔祭是什么意思?
 
因为献祭牲担当了在它头上按手的罪人们一切罪孽,它必须替他们死,被焚烧定罪。神通过献祭制度的赎罪祭希望我们认罪:“因为我在神面前犯了这样那样的罪,我必须接受定罪。”照着神拯救的法,我们要清洗我们的罪孽,必须在献祭牲的头上按手,取出血,把血弹在燔祭坛的角上,把其余的血倒在地上,在燔祭坛上烧肉,从而照着在神的义里的恩典领受罪得赦免。
首先,我们在神面前必须承认我们在心里和行动上所犯的一切罪孽。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只能被定罪。但我们无法充分感谢神完美的拯救。神爱我们,他把他的独生子赐给了我们。耶稣基督受洗担当我们的罪孽,并在十字架上死亡赎回这些罪孽,使得凡是信仰他的人不被毁灭,反得永生。
献祭制度要求献祭必须通过按手和流血,这是信仰赦免我们所有罪孽的证据,因此我们必须信仰。每个罪人在献祭牲头上按手意味着他的罪孽转嫁到它头上了。即使大祭司在献上赎罪祭时也必须认罪:“我在神面前有这些罪,因此我必须被杀死。”但是,我们相信神已经赐给我们赎罪祭,把我们拯救出罪孽,神已经使我们靠信仰这献祭能够领受罪得赦免,我们就能得救。
神说:“我要在那里会见你们。”他说这话不止对大祭司,也对每个普通人,意味着神要把罪得赦免赐给我们大家,从而使我们成为他自己的百姓。那么神如何会见我们的呢?因为神有拯救我们的计划,他肯定只会见那些照着他制定的献祭制度作赎罪祭的人。因为神很清楚人类天生都是罪人,他们注定要犯罪,他要照着在拯救的献祭制度里显明的怜悯清洗我们所有的罪孽,从而使我们成为他自己的儿女。所以神制定献祭制度,无数以色列人在献祭牲的头上按手能够转嫁他们的罪孽。
以色列人把他们的罪孽转嫁到献祭牲身上的方法是这样的“按手”。以色列的百姓无数次触犯了神的律法,又犯了各种罪。但他们籍着这按手的方法能够把所有的过犯转嫁到他们的献祭牲身上,它们也能够清洗他们所有的罪孽。通过这种方法,神能够和那些信仰他的以色列民居住在一起,成为他们的神,使他们成为他自己的百姓,领导他们,赐给他们天上的福气以及地上的福气。所有这些事情籍着他们对会幕献祭制度的信仰才能实现。
会幕献祭制度的每个方面都是神预先制定的,以色列人通过在献祭牲的头上按手能够清洗他们所有的罪孽,从而照着神制定的方法把他们所有的罪孽转嫁给它。因为神使所有因信按手和流血能力到他那里去的人能够得洗他们的罪孽,那些信仰这个真理的人能够和圣神通行。如果献祭不经按手和流血,神不会和以色列百姓居住在一起。无论以色列人多么不足,他们犯了多少罪,神都愿意和他们居住在一起,因为神赐给拯救的法是由合法的献祭即赎罪祭牲头上的按手和流血构成的。因此,我们必须认识并相信神允许我们从罪孽里得救是由献祭牲头上的按手和流血构成的。
祭司必须每天早晚献燔祭。他们必须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在早上为了他们的罪孽献了燔祭,他们在白天又犯了更多的罪,所以他们需要在晚上作另一次献祭。每天作燔祭提醒有信仰的以色列民牢记并相信耶稣会来到世上接受施洗约翰的洗礼担当世人的罪孽,在十字架上死亡,从而涂抹全世界所有的罪孽。同样,我们必须每天早晚作信仰的献祭,因为我们整天都不停地犯罪。在旧约时代的信仰献祭和我们在新约时代信仰耶稣接受施洗约翰的洗礼及他的血清洗我们心里所有的污秽是一样的。
当父神看到我们心里相信耶稣我们的救世主已经赦免了我们所有罪孽的信仰时会会见我们。照着旧约的献祭制度,耶稣基督在新约时代之初降临于世,接受施洗约翰的洗礼担当世人的罪孽(马太福音3:15)。所以耶稣说:“从施洗约翰的时候到如今,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马太福音11:12)。信仰这福音真理我们能够从我们所有的罪孽里得赦并完全从这些罪孽里得洗。
尽管耶稣降临于世,人们犯了无数的罪,我们基督徒无论在知道耶稣之前还是之后犯了不计其数的罪。但是耶稣基督来到世上,接受施洗约翰的洗礼并在十字架上流血,他已经清洗了世人所有的罪孽。因此,当神说他要通过献祭牲会见以色列人时,他指神会会见那些信仰水和圣灵福音的人。神爱那些相信他已经籍着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根除了他们所有罪孽的人,但他肯定不爱那些拒绝这真理的人。
在新约时代,我们能够靠信仰水和圣灵的福音遇见神。在旧约时代我们因信在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及细纺亚麻纱里所显明的真理能够领受罪得赦免。按手和流血这两个概念共同构成了一种完美的福音。旧约详细地预言了神完美的拯救,新约履行了这些预言,成就了被应许的福音。因此,希伯来书1:1-2说:“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藉着他创造诸世界。”
耶稣是万王之王和万能的神,但这神化成肉身降临于世,受洗,在十字架上死亡,从死里复活,从而清洗我们所有的罪孽,把我们从定罪里拯救了出来。我们信仰神使我们成为义人的福音已经变得完整了。现在我们可以领受罪得赦免,这是我们一直热切追求的。我们多么想清洗我们的罪孽,神籍着按手的献祭制度和流血,即耶稣的洗礼及其十字架上的流血,水和圣灵福音的本质一次性赦免了我们所有的罪孽(约翰一书5:6-8)。当我们相信神完全地赦免了我们所有的罪孽,他就使我们成了他自己的百姓,并会见我们。
 

按手的重要性
 
利未记1:1-4说:“耶和华从会幕中呼叫摩西,对他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你们中间若有人献供物给耶和华,要从牛群羊群中献牲畜为供物。他的供物若以牛为燔祭,就要在会幕门口献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牛,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他要按手在燔祭牲的头上,燔祭便蒙悦纳,为他赎罪。”
这里请注意第四节:“他要按手在燔祭牲的头上,燔祭便蒙悦纳,为他赎罪。”换句话说,神在罪人按手后献上赎罪祭后便蒙悦纳。罪人的手按在谁的头上呢?献祭牲的头上。神允许只用这种方法涂抹以色列百姓的罪。所以在旧约里手要按在献祭牲的头上,但在新约里如何呢?什么是在新约时代正确的献祭牲呢?正是耶稣基督,全人类的救世主。耶稣基督是涂抹全人类罪孽的唯一的献祭牲。全人类因为一人都变成了罪人,也正是因为耶稣基督,全人类能够清洗他们所有的罪孽并获得永生。
我们必须因信把手按在耶稣头上并把罪孽转嫁给他。换句话说,我们必须用正确的信仰把手按在他的头上,神才会高兴地接受这献祭。耶稣在马太福音11:12说凡努力的人都得着天国了。因为按手使我们能够把所有的罪孽转嫁给献祭牲。神愉快地接受这信仰的献祭。因为施洗约翰把手按在耶稣的头上,把人类所有的罪孽转嫁给他,当他们全心全意地信仰耶稣的洗礼及其在十字架上的死亡时,神使人人能够从罪孽里得洗和得赦。信仰耶稣基督接受的洗礼我们能把所有的罪孽转嫁给他。
神已经把献祭制度献给以色列民,他预示着耶稣基督用他自己的身体作的永远的献祭。换句话说,神用他的洗礼及其十字架上的血成就了在献祭制度里应许的拯救的法。神出于对我们无限的爱,把耶稣基督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拯救了我们。现在该是每个人信仰耶稣基督的洗礼及其在十字架上的流血得救的时间了。
无所不知的神甚至在创世之前就已经为罪人计划了他完美的拯救,并照着他的时间表正确地履行了这个计划。照着这个拯救计划,施洗约翰比耶稣早6个月出生,施洗约翰是全人类最伟大的。正如耶稣自己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马太福音11:11)。换句话说,施洗约翰是人类的代表,施洗约翰是人类的仆人,甚至比摩西,以利亚,和先知以赛亚都更大。许多人都把施洗约翰看成一个在旷野里修行的人,但事实上他是神差来的全人类的代表。施洗约翰确实是世上所有人当中最伟大的。他出生在大祭司亚伦家族(路加福音1:5-7)。就像君王出生在皇家里一样,施洗约翰,最后的大祭司也出生在第一位大祭司亚伦的家族里,他作为人类的代表在约旦河为耶稣洗礼把人类的罪孽转嫁给他。施洗约翰是人类最大的。但有些人对此怀疑,下决心不信似的,问道:“圣经在哪里说施洗约翰是大祭司啊?”
让我明确地说明施洗约翰确实是全人类的代表和大祭司来回答他们,因为这都写在神的道里:“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豫言,到约翰为止。你们若肯领受,这人就是应当来的以利亚”(马太福音11:13-14)。神在玛拉基书4:5中应许差来以利亚。耶稣亲口说,当来的以利亚正是施洗约翰,因为施洗约翰作为亚伦的后裔出生,他履行了大祭司的职责。
在旧约里当罪人在献祭牲头上按手转嫁他的罪孽时,献祭牲必须流血而死并用火焚烧。凡是想从他罪孽里得赦的人务必在献祭牲头上按手转嫁他的罪孽。当人们在献祭牲头上按手时,这意味着他们的罪孽已经被转嫁到祭物身上了。在赎罪节上大祭司亚伦必须在替罪羊头上按手,把以色列人一年来所犯罪孽都转嫁到它身上。这里的按手是必不可缺的,从属灵上讲,它指罪孽的转嫁。施洗约翰籍着他的洗礼,把我们所有的罪孽转嫁给耶稣,耶稣籍着他的洗礼担当世人所有的罪孽,然后在十字架上流血,耶稣基督接受施洗约翰的洗礼,从而担当我们所有的罪孽,又在十字架上流血,并从死里复活,成了我们完美的救世主。
以色列人也这样在它的头上按手向神作献祭。当以色列人对神犯罪并成为罪人时,他们必须在动物头上按手,把他们的罪孽转嫁给祭物才能正确地向神作赎罪祭。神愉快地接受经过在头上按手又被杀掉并用火焚烧的合法献祭。因为以色列人在动物头上按手转嫁他们的罪孽,向神作合法的献祭,神会见了他们。因为献祭牲籍着按手接受了他们的罪孽并为了他们的罪孽被定罪,神遇见了那些因信神的恩典来到他身边的人。所以神很高兴地接受这样的献祭动物。神是怜悯的,他无法忍受任何人下地狱。
像这样,清洗我们一切罪孽的既是耶稣接受的洗礼也是他在十字架上的血。因为耶稣基督为了涂抹世人的罪孽,他接受施洗约翰的洗礼,担当我们所有的罪孽,他才能在十字架上死亡并担当我们罪孽义的定罪。因为耶稣受洗担当了我们所有的罪孽并在十字架上接受了义的惩罚,他能够把我们拯救出罪孽。因此,我们信仰耶稣的洗礼和流血的献祭,现在能够重生成义人并会见耶稣基督。简单地说,我们信仰水和圣灵的福音,籍着耶稣的义行,都能会见圣神。耶稣基督成了那些信仰这个真理的我们永远的救世主。
我们必须确实地遇见圣神,信仰籍着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而来的耶稣基督,我们能够因信遇见神。那些想遇见神的人必须听他的道并信仰神赐给的包含了按手和流血的献祭制度。如果他们不能用自己肉体的思想完全理解,甚至对此存在一丝一毫的怀疑,他们必须打开神的道并亲自确认神的道。他们必须相信神的道所说的话是正确的。
我们不能用自己的思想去信神,相反,我们必须坚信神的真理之道,根据这道区分真福音和其他的福音。我们不能只坚持自己的思想,依靠自己的理解和知识,我们谁的思想也不是正确的。人类在神面前无比软弱,无比固执,无比刚硬,他们容易先炫耀自己的义和思想,把神的道抛在后面。在神面前打开我们的心灵并信仰他的道是通向生命与赐福的真正道路。
当大祭司献上一头公牛作为赎罪祭为圣时,神告诉他要把一切盖住内脏的油脂与肝上的油网,并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都烧在坛上。并用火把公牛的皮,肉,粪烧在营外。大祭司只照着神对摩西的吩咐作献祭。这样作燔祭时,大祭司还要烧一头没有残疾的公羊作为献祭,并在它头上按手。大祭司和他的儿子为了自己和家人早晚都要在这样的祭物头上按手,切开咽喉取出血,把血弹在燔祭坛的角上。然后他们要在营外烧掉所有不洁的部分,如粪和头。但雕件要烧在燔祭坛上。在大祭司为圣期间作的燔祭也是这样献上的。
尤其在大祭司为圣期间,献祭牲的所有油脂都必须烧给神。神喜悦献祭牲油脂的馨香,这本身意味着神照着他的道和他制定的献祭制度使我们重生。换句话说,这里的油脂象征着神圣灵。神已经把献祭制度赐给我们,他让我们照着这献祭制度把手按在献祭牲的头上,杀掉它,把肉烧在燔祭坛上献给他。只有这样照着神制定的献祭制度作献祭,并信仰他时,神才会高兴地接受。
出埃及记29:10说:“亚伦和他儿子要按手在公牛的头上”。这是神的命令。而且大祭司在为圣期间穿的圣衣,以弗得都必须用5种线,即用金色,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及细纺亚麻纱织成的。这里的金线指信仰,蓝色线指耶稣基督接受的洗礼,它和旧约里的按手是一样的;紫色线告诉我们耶稣是神的儿子,他自己是神和救世主;朱红色线指耶稣基督作的献祭;细纺亚麻纱指他是我们无罪的神的道。金色线指相信神已经赦免我们所有的罪孽并把我们的心变得洁白如雪的信仰。我们必须持有这种信仰,神已经籍着耶稣的洗礼和十字架的血赦免了我们的罪孽。我们必须完全照着神告诉我们的一切信仰耶稣基督,明白他如何涂抹我们所有罪孽的。我们必须照着神设定的拯救的献祭制度信他,知道他如何籍着成就这献祭制度的耶稣基督赦免我们所有罪孽的。
许多人说:“为什么不这样信仰他呢?你为什么如此挑剔?可能因为你心细,你始终需要明确的答案,但我的性格随和,所以我同时相信两种有冲突的观点都可能是正确的。神只接受像你这样信仰的人吗?如果我说我在某种程度上信神,应该说这种信仰本身还不够吗?”如果你们这样信仰,神不会对你们满意的。他是真理之神。神不是以一种不确定和多变的方式拯救我们的。神是极其明亮的光,他的道就像一把锋利的双刃剑。他用乌陵和土明决断,这意味着他用光和完美拯救了我们。
神甚至比最先进的显微镜都更加精确,能够识别和辨认彼此最小的差异。当我们用自己喜欢的方式信仰时,他不会认可我们的拯救。因为神是真理,他知道一切,从我们隐秘的思想到我们暂时的感情,从我们心里的犯罪到我们行动上的犯罪,从我们以前犯过的罪到我们现在正在犯以及我们未来要犯的罪,无论是隐含着的还是显露出来的。所以神决定他必定用按手和献祭的血赦免所有这些罪孽,所以我们必须照着神设定的献祭制度信仰神的拯救。
主说我们要把手按在献祭牲的头上,那么他就会蒙悦纳。当罪人在献祭牲的头上按手时,他必须杀掉祭物,把血弹在燔祭坛的角上。这里,把祭物的血弹在角上说的是涂抹记录在审判册里的罪(启示录20:12-15)。然后把其余的血倒在地上。这意味着他的心已经被清洗了罪孽。
耶稣基督为了你我受洗,在十字架上死亡并从死里复活,从而拯救了我们大家。大祭司也有和我们相同的信仰。你我在这个时代拥有的信仰和大祭司的信仰完全没有区别。大祭司因信在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里显明的真理能够履行他的祭司职,籍着同样的信仰你我也成了义人。因为我们信仰神赐给我们的拯救已经领受罪得赦免,当我们履行祭司职时,我们现在能够会见他,请求他的帮助,作为他自己的百姓生活,并把福音传播给罪人。
 

世上的大祭司和神确定的献祭制度
 
大祭司和献祭制度是神确定的。因此,世上的大祭司做神吩咐他做的事情,他履行赦免百姓罪孽的祭司职。那么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如何作为天上的大祭司赦免我们的罪孽呢?他不是作世俗的献祭,而是把他自己没有瑕疵的身体作为献祭担当我们所有的罪孽。耶稣接受施洗约翰的洗礼,担当人类的罪孽,流血并在十字架上死亡,从死里复活,从而把我们拯救出了世人所有的罪孽。这爱多么美妙啊!这爱多么非凡啊!
你们能做到吗?为了别人,你们能担当这人的罪替他被钉死吗?不可能!而且你们的身体没有资格被用作合法的献祭,因为它不是没有瑕疵的。当然,有些人为了更大的事业做了义事,例如为了他们的国家。但尽管有些人能够这样做,人类所做的各种事情都是徒劳的,因为他们甚至不能解决他们自己罪孽的问题,更不必说把别人拯救出罪孽了。除了耶稣基督神的儿子以外,没有别的人能把人类拯救出罪孽。圣经告诉我们,除了耶稣基督天下没有赐给别的名可以拯救我们。(使徒行传4:12)
顺便说,你们当中有没有意志坚定的人,心想:“我能做,我能够完全为别人献身,而且也能为了别人牺牲自己”呢?这种牺牲和奉献在凡人当中是值得赞赏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证明这种善举会被完全忘记的。希伯来书13:9告诉我们:“因为人心靠恩得坚固才是好的。并不是靠饮食”。我们的心从神那里得到什么好处呢?神拯救的爱用他的恩典浸透和充满我们的心,在身体上得到别人的帮助无益于我们的永生。当我们再次感到舒服的时候,我们都容易忘记这种帮助。
苏格拉底,孔子和悉达多都被称为世上最伟大的圣人。但是这些圣人能做你们的救世主吗?悉达多能清洗你们的罪孽吗?他们谁也不能。人类甚至不能解决一个人的罪,谁能做人类的救世主呢?甚至大祭司也不能靠他自己的力量涂抹百姓的罪孽。只有当以色列民信仰神赐给的献祭制度并照着这献祭制度向他作献祭,即在它头上按手把他们的罪孽转嫁给祭物,把献祭的血弹在燔祭坛角上,把其余的血倒在地上,在燔祭坛上焚烧油脂,领受罪得赦免时,才能得洗他们的罪孽。
要得赦一年来所犯的罪,大祭司必须在7月的第10日在神面前把手按在献祭牲的头上,从而转嫁他们的罪孽,把它的血带入至圣所,把它弹在施恩座的东面,即他进入的方向。当他弹血7次时,挂在蓝色长袍衣边的金铃叮当作响,这些金铃挂在用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编织而成的石榴之间。当他走动或弹血时,这些金铃发出优雅的声音,这正是福音。这声音象征着好消息,已经涂抹了我们所有罪孽的强大福音。正如大祭司为他的百姓赦免罪孽不是靠他自己的力量做的,而是照着神制定的律法做的,在新约时代耶稣基督降临于世,受洗,在十字架上死亡,从死里复活,从而把你我拯救出所有罪孽,也都照着同样的律法做的。只有当他照着神亲自制定的拯救之法成就他的工作时,耶稣基督才能使我们成为义人。
凡是真正重生的人,都能领受罪得赦免。只要他们思想豁达,欣然,愉快,乐意地聆听神的道。凡是不认同的人无论我们向他们传播神的道多少次,都不会信仰这个真理和领受罪得赦免;他们是最愚蠢的人。谁可以不信仰神说的道呢?人类的知识能达到多么深远?他缺乏神的道的智慧。尽管如此,他们继续夸口自己的成就,拒绝信仰神的道。世上很难找到像这样愚蠢的人。
兄弟姐妹们,世界正在迅速改变。技术也在发展,据说人类克隆在技术上也几乎是可能的。无神论也广为流传,宗教时代现在正在过去。但尽管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混乱和苛刻,我们重生者作为忠诚的祭司只能信实地侍奉神。现在,水和圣灵的福音正更加迅速地在全世界传播,不管无神论的潮流多么泛滥,只有我们能够抵御时代的潮流。
我相信水和圣灵的福音,神照着献祭制度赐给的拯救将盛开和灿烂,在不久的将来传遍全世界。我们今天的祭司将为我们自己和全世界所有的灵魂祷告,继续见证这福音并过信仰生活。我相信当我们因信得生时,我们能够与神同行,完成传播福音更加伟大的工作。当我们在这些末日时代里寻找并完成取悦神的工作时,我相信福音的工作将更加进步,作为馨香的鲜花带着微风被传播到世界每个角落。
我衷心感谢神使我们作为祭司,为圣,能够侍奉他,让我们从事他的传教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