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道

主題9: 使徒保羅寫給羅馬人的書信

[第2-2章] < 羅馬書2:1-16 > 忽視神的恩典的人

< 羅馬書2:1-16 >
“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什麼事上論斷人,就在什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我們知道這樣行的人,神必照真理審判他。你這人哪,你論斷行這樣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嗎?還是你藐視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不曉得他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他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凡恒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惟有結黨,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就以忿怒,惱恨報應他們。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卻將榮耀,尊貴,平安加給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因為神不偏待人。凡沒有律法犯了罪的,也必不按律法滅亡;凡在律法以下犯了罪的,也必按律法受審判。(原來在神面前,不是聽律法的為義,乃是行律法的稱義。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裏,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就在神藉耶穌基督審判人隱秘事的日子,照著我的福音所言。”
 

律法學家總論斷他人,而他們自己卻不能遵守律法

讓我們談一談律法。使徒保羅對堅持律法的猶太人說:“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什麼事上論斷人,就在什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我們知道這樣行的人,神必照真理審判他。你這人哪,你論斷行這樣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嗎”(羅馬書2:1-3)?律法學家認為他們敬神。這種人不能用心信神,而是將他們虛偽的驕傲建立在己的行為上。這些人喜歡論斷他人,善於論斷他人。但是,他們用神的話論斷他人時,他們認識不到自己完全與那些受批評的人沒有什麼區別,犯了同樣的錯誤。
例如,他們不守聖日,儘管他們教導他人要遵守神的誡命。他們教導他人服從律法,遵守律法,但他們自己卻不遵守律法。使徒保羅對這種人說:“你這人哪,你論斷行這樣事的人,自己所行的卻和別人一樣,你以為能逃脫神的審判嗎”(羅馬書2:3)?
律法學家在神面前不能得救。律法決不能拯救我們,所以,如果我們的宗教生活基於律法,神將審判我們。律法學家的生活導致了神的忿怒。沒有得救的人具有律法主義的信仰。他們根據律法教導他人如何生活,其實當時本不該說。
很久以前,我們國家裏大多數的基督徒都那樣做。拘泥于律法的牧師常常責備燙髮的女人,說她們要下地獄。如果我們聽了這樣向會眾傳播遵循律法的牧師,我們肯定相信這些燙髮的女人自然要下地獄。這只是15-20年前的事情。根據這些牧師的話,如果女人使用口紅,則意味著她要下到煉獄。
這些人是律法主義者。他們表面上在神面前顯得聖潔;教導人們不要使用口紅或者燙髮,始終慢步行走,既不能購買貨物也不能出售貨物。這些律法主義者告訴信徒在神的眼裏什麼是正確的什麼是錯誤的,而他們自己卻是偽君子。
 

猶太人就是這樣

猶太人就是那樣。他們按律法論斷外邦人,這樣說:“他們不瞭解神,侍奉偶像。他們註定要下地獄,他們是殘忍之徒。”但是,他們自己對世俗財富和異神超過了對神的喜愛。
“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什麼事上論斷人,就在什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猶太人根據律法論斷他人,但他們決不遵守他們自己的說教。況且,那些不信神的義或者心裏沒有耶穌之拯救的人,認為他們能夠嚴格地按照神的道生活,但他恰恰像猶太人一般。
 

律法主義者要受到審判

這裏年輕的一代或許從未這樣過信仰生活。但是,老一代或許聽說過基於律法的佈道。牧師常常責備那些燙髮的人,只因為燙髮看似淫蕩下流。那時候牧師不能做這類事。很久以前,如果說“義人”或“完全聖化”這些話常常成為眾矢之的。雖然現在許多人常常使用“義人”作表達。這意味著基督教已經改變了。假師傅不能隨意撒謊,因為即使他們的會眾已經通過書籍和磁帶聽到真福音。因此,他們不能對聽眾信口雌黃。
現在我們需要知道最重要的事情是律法主義者忽視耶穌基督的完美拯救,他們根據律法過宗教生活,要受到神的審判。
第4節談論神的審判。讓我們閱讀:“還是你藐視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不曉得他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神將審判律法主義者。弟兄們,律法主義者的信仰反對神。律法主義者反對神的愛,他們按照自己的行為制定標準。律法主義者忽視神藉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饒恕了他們所有的罪孽與過犯的拯救福音。
那些根據律法過信仰生活的人要受到神的審判。但是,許多人在神面前根據律法過信仰生活,我們不能想:“因為得救,我們被豁免了他的審判。”使徒保羅說律法主義者不能得救,相反,他們要被毀滅,受審判。我們必須知道什麼樣的人根據律法過信仰生活,便於我們制定計劃向他們傳授福音。
 

世上有許多律法主義者,包括猶太人

使徒保羅不只談論耶穌清洗了天下所有罪孽的事實。他還說按照律法過信仰生活的人,如猶太人,反對神的人將如何受到審判。他們忽視神的愛,神通過這愛表達對我們的憐憫。他們忽視赦罪的福音,即神塗抹了天下所有的罪孽,因為我們在他的眼裏是可憐的。
你們周圍不是有很多人過著這樣的信仰生活嗎?許多律法主義者認為神並不憐憫世人,他沒有清洗我們所有的罪孽。然而,有些人接受神的愛,在他面前被稱作“義人”。即使現在,還有些律法主義者忽視神的義,以自己的思想藐視神的拯救。後者肯定屬於大多數,他們冷眼看待前者。
我希望你們知道,你們周圍有許多人藐視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就如猶太人那樣。這是正確還是錯誤的呢?─是的,許多人都這樣。─ 律法主義者在神面前藐視他人。律法主義者藐視什麼呢?神的拯救。
生活在這世上的許多人都藐視耶穌是神的兒子這個事實,包括猶太人。猶太人是以色列的百姓。他們說:“神的兒子如何?他只是一名先知。”他們只在這點上承認耶穌。以色列民藐視神的兒子,用手輕拍耶穌的臉頰,說:“他說了僭妄的話”(馬太福音26:65)。他們現在也藐視他。猶太人藐視神,因為他們不信他的兒子。以色列民漠視耶穌不難理解,因為他們不信他。但是,外邦人當中的律法主義者怎麼做呢?他們藐視神的愛和神的義。
 

律法主義者靠自己的行為生活

在律法主義的教派裏,律法主義者教導他們的信徒左臉挨打時,要伸出右臉。他們決不生氣。他們還受指導如何傳播教義,慢步行走,如何微笑,等等。他們認為自己完全瞭解聖經,堅持認為他們的原罪已得赦,但他們需要每天作悔改的祈禱,領受日常罪孽得赦。
這也是律法主義者的信仰。這些事情也叫人藐視神豐富的愛心與拯救。他們說:“你們可以自豪地稱自己無罪,你們是義人,你們相信耶穌清洗了所有的罪孽,已經領受一切罪孽得赦!”他們認為神已稱他們義人,即使他們實際上並不是義人。所有的律法主義者都相信這些基督教的教義。因此,我們必須遠離這些律法主義者。
信仰耶穌後,靠悔改的祈禱領受日常罪孽得赦是拘泥律法嗎?不是嗎?─是的,它是。─ 是遵守律法還是不遵守律法呢?─是的,它是。─ 這不是出於信仰。稱自己按神的道生活的人是律法主義者。我們周圍有許多這樣的人。
使徒保羅只信耶穌基督,完全領受罪孽得赦。但是,舊約裏根據律法信仰的以色列民,信仰猶太教。這樣的人是不是都是律法主義者呢?他們遵循律法;傳授表面上的行為,如如何行走,人應怎麼做,或者人不應怎麼做。
因此,使徒保羅諷刺地責備這些人。他做這件事情做得很有禮貌。今天的基督徒也依據律法過著律法的生活。他們相信,儘管他們因信得聖,他們得為罪作悔改的祈禱,得赦自己的日常罪。他們是律法主義者,他們的信仰拘泥於律法。
許多牧師善於傳教,說:“我們因信得救。”但是,他們最終說:“但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的犯罪,悔改。”這些牧師是律法主義者。他們依靠自己的行為得救,雖然不信或者自己信賴耶穌基督。
我們得救前是律法主義者嗎?─是的,我們是。─ 重生前,我們認為做善事能拯救我們。這世上有許多人都是這麼想的。神教導他們悔改。“所以,你們當悔改歸正,使你們的罪得以塗抹,這樣,那安舒的日子就必從主面前來到”(使徒行傳3:19)。但是,那些人不悔改。他們多麼固執啊!所以,使徒保羅再次告誡那些頑固不化的人。
 

律法主義者宣佈他們至死都是罪人

讓我們閱讀羅馬書2:5:“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當神的義的審判最終顯明在這些律法主義者身上時,神的忿怒才會被銘記。
但是,律法主義者太固執,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他們也不願在神面前承認自己是罪人。即使面臨危險時,他們也仍承認自己在神面前是罪人。有些人宣佈自己在神面前永遠是罪人,直至他們死亡的那一天!他們說自己是罪人,因為他們不能按照神的道生活,即使他們信仰耶穌基督。
神怎麼說的呢?他說:“因為你們不能按道生活,我拯救了你們。我塗抹了你們所有的罪孽,完全拯救了你們。”他們既不承認對耶穌基督的信仰,也不接受神的義,從他們的罪孽中得救;相反,他們堅持自己至死都是罪人,因為他們想靠遵循律法與信仰耶穌基督得救。他們必須知道總有一天自己的信仰與行為要受到審判。
“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神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羅馬書2:5)。使徒保羅的意思是說:“你們多麼固執啊。你們堅硬,頑固不化的心要受到審判。你們喜愛他的忿怒。”耶穌基督塗抹了我們所有的罪孽,無論我們是否信仰它。因此,每個人都能靠耶穌基督從他/她所有的罪孽中得救。我們因為真心相信耶穌基督塗抹了我們所有的罪孽而得救。我們不能根據律法生活,又悔改我們的日常罪得到他的饒恕,所以,我們應從外邦人的宗教信仰重歸耶穌基督。我們至死的那一天都註定要犯罪,所以,我們不能靠遵循律法,而應靠對主的信仰成為義人。
你們能夠在神面前宣佈自己至死都是義人嗎?或者宣佈你們至死只能做罪人嗎?─我們宣佈我們是義人。─ 這靠洗腦才有可能嗎?有些人或許說這好像洗腦。誰會喜愛這種教化呢?沒有人。
讓我們假設有人每天向你灌輸。你們或許強力反對說:“為什麼那樣?所以?所以怎麼?”大多數人不是這樣反應嗎?有些東西只有當我們心裏確認正確無誤才會相信。如果有人花言巧語想欺騙我們信仰不是基於聖經的東西,絕不能得呈。一點也不可能。我們知道人類非常固執,但是如果是神的話,我們就非常溫順,相信真理。
 

律法主義者多麼固執啊

他們多麼固執啊。他們宣佈自己是罪人,直至生命最後時刻。信仰猶太教的人非常多。在今天的基督徒中是否有許多人信仰猶太教?不是嗎?─有很多。─“主啊,一個罪人到了這裏。請饒恕我的罪孽吧。”許多人在神面前自稱是罪人,因為他們用自己的思想看待他們的軟弱與日常罪,即使世上有十億多基督徒,韓國有一千萬基督徒。這些人是遵循律法主義者。
 

律法主義者像法利賽人一樣

我在信仰水和聖靈福音之前也是一名律法主義者。我常常想:“我每天犯罪怎能成為義人呢?”如今不同了。你們認識的許多人都非常固執己見。根據聖經,這種人要到哪里去呢?他們將下地獄,因為他們內心堅硬,頑固不化。律法主義者生活在這個世上時必須感謝和真正相信耶穌基督塗抹了他們所有的罪孽,悔改,改變他們信仰。
但是,他們太固執己見,不能悔改。這些人應受到同情。儘管他們應該懺悔,但他們卻做不到。許多人的做法都像法利賽人一樣。他們腋下夾著聖經,在教堂裏面輕聲問候他人說:“你們好嗎?過得怎麼樣?”他們在周日見人時常常半閉著眼,一幅傲慢的神態。他們看上去比耶穌更加神聖。如果他們每天都這麼神聖,那該多好啊?
你們知道拘泥律法的牧師妻子是怎麼說的呢?她們說丈夫在講道壇上傳教時她們很開心,因為她們的丈夫說話溫文爾雅,“聖潔又富有同情心”。但是,他們一回到家裏就改變了。一次,一位拘泥律法的牧師妻子在講道壇背後組建了一個家,帶來烤爐,毛毯和稻米,因為他丈夫在家裏如同強盜,在講道壇後面溫文爾雅。牧師問妻子在那裏做什麼。妻子說她喜歡這地方,因為在講道壇後面丈夫溫順體貼,聲音溫柔,但在家裏他就會改變,令她煩惱。
 

我們必須傳福音

坦率地說,我在妻子那裏失分不少。因為妻子說:“你惟一關心的事情是福音。”我什麼事情也做不好,因為我這個男人不完美。我必須做好的第一件事情是神的工作。第二,我必須顧家。第三,我必須做些雜事。這些是我考慮的次序。這並非只因為我是一名牧師。我這麼做是因為我負責侍奉福音。照料所有的事務後我就不能再侍奉福音了。所以,我特別強調傳福音,在傳福音後照料我的其他事情。我想如果我做完所有的雜事後就沒有精力傳福音了。
律法主義者站在講道壇上時表現得如同天使一般。他們教導信徒擦幹眼淚。每位律法主義者都應信仰耶穌,領受罪孽得赦,因為只有那時人才會真正感到幸福,他/她才能無罪。這是人心感到幸福的惟一辦法。百姓在生活中犯罪,做一些腐朽的事情,因此,如果他/她在心裏有罪,這罪對他/她比地獄還要糟糕。神會審判這種人。
我只能說許多人在神面前積儲忿怒。這些人既不悔改,皈依,也不信仰耶穌基督,卻假裝真信,他們將受到神忿怒的審判。他們不能欺騙神。他們無法欺騙,無論他們在神面前是否具有正確的信仰。如果我們不信,我們要受到審判。神的忿怒顯明給那些沒有信仰的人。他們將在地獄噝噝作響的烈火中焚燒。許多人由於不信,將在地獄裏焚燒。
因此,我們必須傳福音。我們還要繼續傳播神的道。每當我們相聚在一起,我們都要想到福音,而不是只考慮我們自己,還要花時間關心他人。我們必須傳播福音的理由是幫助人們擺脫神的忿怒,即使他們迫害我們,藐視神的愛。
我們必須瞭解下面的事情。我們周圍許多人將領受這種忿怒。我們必須仔細思考我們是否真正見證它,我們為什麼必須盡力傳播福音,為其他人作奉獻。如果我們讓他們接受神忿怒的審判,神會喜悅嗎?我們不能放任他們自流。充分瞭解這一點,我們就必須向全世界傳福音。
你們家裏有律法主義者嗎,整個家庭將受到他忿怒的審判。什麼是他的忿怒?孩子不聽父母的話時,我們說:“如果你不聽,我就揍你。”父母如果不能再容忍孩子,就會打自己的孩子。子女承認自己做的壞事,乞求饒恕。父母饒恕子女,因為孩子是自己的後代。第4節寫道:“還是你藐視他豐富的恩慈,寬容,忍耐,不曉得他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呢?”但是,神能忍耐到何時呢?神在地球上忍耐70-80年,但人們忍耐二,三次就會用藤條責打自己的孩子。神忍耐直至我們的生命結束。
 

神為律法主義者準備了地獄之火

如果主手裏拿著藤條,一切就結束了。神為律法主義者準備了一隻熔爐,裏面裝著沸騰的熔岩與硫磺。神用他的忿怒把死者復活成不腐不朽的身軀。神叫他們身體不腐不朽是為了讓他們永遠感覺疼痛,神把他們置入永不熄滅的熔爐裏。神的忿怒使他們復活成永恆的身軀。他們決不會被燒死,即使他們感覺酷熱難耐,說:“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裏,極其痛苦”(路加福音16:24)。
我們必須向他們傳福音,因為他們顯然要被審判。我們必須向身邊的律法主義者傳福音,把他們拯救出忿怒與毀滅,儘管我們可能受歧視和迫害。你們知道我們為什麼全力以赴,我們為什麼有興趣拯救他人,我們為什麼把教會財政的大部分用文學傳教嗎?如果我們把金錢只花在自己的教會上,我們可能很有錢。我們可以吃好住好。
但是,向全世界傳福音需要許多物質財富。你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這樣的話,其他人能得救。因此,我們必須獻身向全世界傳播福音。如果我們不這樣做,其他人可能領受罪孽得赦嗎?
如果我們沒有向你們傳播福音,即使神已經拯救你們,你們能得救嗎?不能,你們不能得救。我們大家在重生前都是律法主義者。雖然我們認為我們信仰耶穌,我們還有罪。如果我們沒有聽到這個消息,我們在這世上早已毀滅。
我們能讓他們下地獄,毀滅嗎?不,我們不能。我們不能讓他們下地獄,因為我們知道主的福音與拯救。我們知道誰下地獄,誰能進天國。因此,我擔心他們,祈禱並傳播好消息。我確保經費,那麼多錢花在傳教上原因是:拯救一個靈魂比獲得世界上任何東西更寶貴。
我們以忍耐和容忍傳福音,儘管受到律法主義者的歧視與迫害,就是要拯救那些受神的忿怒審判的靈魂。
你們或許想:“你們最好撰寫一些關於真福音通俗易懂的書籍,像小傳單那樣向全世界傳播。”如果這是傳福音的好辦法,我們早已這麼做了。但是,因為這樣做不起作用,我們常常試用各種可能的辦法,不斷祈禱。
我們福音傳教士傳福音不是為了贏得任何東西。我們傳福音是為了拯救靈魂,因為他們知道所有的罪孽都肯定要下地獄。但是,世上許多律法主義者雖然以獻身基督教為榮,實際上追求世俗的情欲。我們必須懂得向律法主義者傳福音的原因。
我們還必須知道主為何在十誡中吩附我們守安息日為聖,為何那些不守安息日的人要用石頭砸死。聖日象徵耶穌清洗我們所有罪孽的福音。我們在思想上必須牢記耶穌清洗了我們所有的罪孽。我們還必須用對主的信仰去傳播它,包括主塗抹了天下所有罪孽的事實。
在某次佈道中,我發洩了對律法主義者的憤恨。但我們必須饒恕他們,寬待他們。如果我們閉口不語,他們註定要下地獄。我們福音傳播者不容許律法主義者以金錢蔑視我們或者向我們施加肉體的影響。
 

我們必須向我們的家人和他人傳福音

我們必須向每個人傳福音,包括其他人。我們知道所有的靈魂都像我們自己的家人一樣珍貴。我們必須珍惜他人,因為我們在神面前都是相同的。
每當我傳教時,我都要說到得救的真理,因為有些靈魂正走向地獄。我們必須拯救他們,阻止他們下地獄。我們必須向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傳福音,必須通過文學作品傳播,祈求我們需要的東西。我們必須用許多不同的途徑傳播。某個靈魂返途,我們就準備一次筵席。每當我們舉辦信仰復興會傳福音時,我們都會收穫許多靈魂。有時,儘管我們剛剛向他們傳福音,有些人又回到了世俗世界上去了。那時,我們充滿悲傷。但最終,我們還是傳播福音,沒有絲毫失望。
今天,我希望你們明白一件事情。請牢記我們周圍有許多律法主義者的基督徒,我們必須向他們傳福音。他們假裝遵守律法,即使他們每天只能犯罪,他們認為每天作悔改的祈禱就能領受日常罪孽得赦。
他們拒絕耶穌已經塗抹我們所有罪孽的福音。他們認為耶穌只轉嫁了他們的原罪,不包括他們的日常罪,因為他們不知道罪孽的真得赦。那些不知道真理之拯救的人被稱為律法主義者。我們必須向他們傳播神的義的福音,把他們拯救出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