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道

主題9: 使徒保羅寫給羅馬人的書信

[第2-3章] < 羅馬書2:17-29 > 割禮也是心裏的

< 羅馬書2:17-29 >
“你稱為猶太人,又倚靠律法,且指著神誇口;既從律法中受了教訓,就曉得神的旨意,也能分別是非;又深信自己是給瞎子領路的,是黑暗中人的光,是蠢笨人的師傳,是小孩子的先生,在律法上有知識和真理的模範。你既是教導別人,還不教導自己嗎?你講說人不可偷竊,自己還偷竊嗎?你說人不可姦淫,自己還姦淫嗎?你厭惡偶像,自己還偷竊廟中之物嗎?你指著律法誇口,自己倒犯律法,玷辱神麼?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們受了褻瀆,正如經上所記的。你若是行律法的,割禮固然于你有益;若是犯律法的,你的割禮就算不得割禮。所以那未受割禮的,若遵守律法的條例,他雖然未受割禮,豈不算是有割禮嗎?而且那本來未受割禮的,若能全守律法,豈不是要審判你這有儀文和割禮竟犯律法的人嗎?因為外面作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禮,也不是真割禮。惟有裏面作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裏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
 

我們必須在心裏受割禮

“割禮也是心裏的。”當我們用心信仰時我們便得救。我們在心裏必須得救。神說:“真割禮也是心裏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羅馬書2:29)。我們必須在心裏領受罪孽得赦。如果我們心裏沒有罪孽得赦,那是無效的。人有“內在的自我和外在的自我”,每個人必須在心裏領受罪孽得赦。
使徒保羅對猶太人說:“割禮也是心裏的”。那麼,猶太人割除什麼呢?他們割除一部分肉體。但是,使徒保羅說:“割禮也是心裏的。”猶太人表面上受割禮,但保羅說割禮是心裏的。當我們成了神的子女,他會在心裏告訴我們。
保羅不是談論外表的割禮,而是心裏的割禮與赦罪。所以,當他說“即便有不信的,這有何妨呢”(羅馬書3:3)?他的意思是“如果人在心裏不信。”他不是談表面的信仰,而是說“在心裏信仰。”我們必須知道使徒保羅的意思,什麼是赦罪。我們還必須認識到如何靠神的道在我們心裏領受罪孽得赦。
“即便有不信的,這有何妨呢?”意思是說“即使猶太人在肉身上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如果他們不信耶穌基督為他們的救世主有何妨呢?”他們不信令神的信仰無效嗎?神塗抹我們所有罪孽,包括亞伯拉罕後裔的罪孽這個事實就無效嗎?決不會。保羅說即使是在肉體上作為亞伯拉罕後裔的猶太人,如果他們相信耶穌基督是救世主,神的兒子,他受洗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轉嫁了天下的罪孽也能得救。他還說神藉耶穌基督的拯救與恩典不可能無效。
羅馬書3:3-4說:“即便有不信的,這有何妨呢?難道他們的不信就廢掉神的信嗎?斷乎不能!不如說,神是真實的,人都是虛謊的。如經上所記:你責備人的時候,顯為公義;被人議論的時候,可以得勝。”主以他的道作應許,親自實現他的應許,聖化信徒。神要顯明他的義,通過他的道見證那些信仰耶穌的人實現他受審判時作的應許。即使已經在心裏領受罪孽得赦的我們也希望接受他的道的審判,希望在我們受審判時能夠靠他的道得勝。
 

使徒保羅談論外在和內在的自我

保羅談論“外在與內在的自我”。我們也有外在的自我與內在的自我,即肉體與靈魂。我們和他同樣。現在保羅涉及這個問題。
羅馬書3:5說:“我們的不義若顯出神的義來,我們可以怎麼說呢?”保羅並非意味著他外在的自我是清白的。他的肉體汙穢,繼續犯罪,直至死亡。這包括世上所有人。但是,如果神拯救了那些人,那不正顯明他的義嗎?如果他拯救了人類,雖然他們內在的自我脆弱,神不是義嗎?所以,保羅說:“神降怒,是他不義嗎?斷乎不是!若是這樣,神怎能審判世界呢”(羅馬書3:5-6)?保羅解釋我們得救不是因為我們外表清潔了。
我們有外在的自我與內在的自我。但是,保羅解釋心裏的觀念說:“即使有不信的,又有何妨?他們的不信會使神的信仰無效嗎?割禮是內心的。”如果我們的信仰建立在自我的基礎上,犯罪,充滿過犯,一旦做了義人,第二天又成了罪人,這是不正確的信仰。
 

外在的人至死犯罪

使徒保羅不相信外在的自我。那些罪孽被塗抹的人也有外在與內在的自我。當他們明白外在的自我時,他們深感如何呢?他們只能失望。讓我們看清我們外在的自我。有時我們善德,但有時我們面目可憎。但聖經說我們外在的自我與耶穌基督同釘。我們外在的自我死了,耶穌基督饒恕了我們外在自我的一切罪孽。
當我們察看我們外在的自我時,我們經常對外在的自我感到失望。當我們外在的自我做得好時,我們充滿信心,但如果他們不能滿足我們的期望時便感到失望。當我們對外在的自我感到失望時,我們便認為我們的信仰是破殘的。但這是不正確的。我們外在的自我總與基督同釘。那些已經領受罪孽得赦的人也通過身體繼續犯罪。但那不是罪嗎?是的,它是,而且那是死罪。說它死罪,是因為這些罪孽和主一同背負到十字架上了。外在肉體犯的罪不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但是,如果我們的內心在主面前不正確則是一件嚴重的事情。
 

我們必須用心信神

許多過犯在罪孽得赦後才向義人顯明。因此,如果我們的拯救建立在只能每時每刻犯罪的外在人的基礎上,神的拯救是不完善的。如果我們的信仰建立在外在肉體行為的基礎上,我們就會偏離對神的信仰,即亞伯拉罕曾經擁有的信仰。
使徒保羅說:“割禮也是心裏的。”心裏信仰,而不是依賴外在人的行為,我們就能得聖,成為義人。聖化並非依賴我們外在人是否按照神的話去做。你們懂嗎?問題是我們都有外在和內在的自我,他們是一致的。因此,我們有時更加強調外在人。如果我們外在的自我做得好,我們便充滿自信,否則便失望。保羅說這不是正確的信仰。
“割禮也是心裏的。”什麼是真理?我們怎麼知道,心裏怎麼信呢?在馬太福音16章,耶穌問彼得:“你認為我是誰?”這時彼得公開承認他的信仰說:“你是基督,活神的兒子。”彼得真心相信。耶穌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耶穌說彼得的信仰是正確的。
亞伯拉罕沒有兒子。神通過他的道引導他,向他應許有一個兒子,他要做各國的父。他還說神要做他及他後裔的神。神告訴亞伯拉罕,他的家人及後裔要受割禮,作為神與亞伯拉罕之間的立約。神說:“割除一部分肉體的傷痛是我做你神的立約。”亞伯拉罕心裏相信立約。他相信神會做他的神,賜福他。他還相信神要做他後裔的神。他自己信神。
 

我們心裏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成了義人

我們在心裏相信神是我們的神,我們的救世主,便成了義人。我們心裏相信便得救。我們不是靠其他任何東西得救。我們心裏相信神是我們的神,他藉耶穌的洗禮及其在十字架上的死亡塗抹了我們所有的罪孽便成了義人。用心相信就能拯救我們。所以聖經說:“因為人心裏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裏承認,就可以得救”(羅馬書10:10)。
我們現在必須明白的是,我們成為義人靠的是心裏相信,而不是靠我們肉體上的善行。如果耶穌在我們的外在自我上增加條件,說:“我將塗抹你們所有的罪孽,但條件只有一個。如果你避免犯罪,你就能做我的子女。如果你做不到,你就不能成為我的孩子。”
我們做義人靠的是心裏相信。如果神在我們外在人上附加條件,我們能做義人嗎?你們相信神在約旦河受洗轉嫁你們的罪孽,被釘,替我們受審判拯救你們嗎?你們相信嗎?你們不是用心相信嗎?假如神說:“我將饒恕你們的小罪,不能饒恕你們的大罪。如果你們不遵守這個條件,你們的得救是無效的,”神能完全地拯救你們嗎? 
 

我們必須區分外在人與內在人

我們的肉體,外在人始終軟弱,本身不能實現神的義。我們在神面前心裏相信就得救,因為他應許拯救那些心裏有信仰的人。神看到我們承認神做的事情,相信耶穌轉嫁和塗抹了我們所有罪孽,他就使我們成為他義的子女。這是神的立約,他實現他的應許,拯救了我們。
神說當他看到我們心裏的信仰時,我們就是他的百姓。我們必須區分外在人與內在人。如果我們把得救的標準建立在外在肉體的行為上,世上沒有人能領受罪孽得赦。“割禮也是心裏的。”我們因為心裏信仰耶穌基督而得救。你們能夠理解嗎?“因為人心裏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裏承認,就可以得救”(羅馬書10:10)。使徒保羅顯然區分了外在人與內在人。
我們外在人狗屎不如。毫無價值。我們無需以亞伯拉罕為例。看看你們自己吧。看看你們毫無價值的肉體。肉體常常施展詭計謀求更高的社會地位,生活在富裕裏。肉體不總是無所作為,追求自己的利益嗎?如果按照肉體的思想和行為受審判,肉體每天需要審判十二次以上。肉體違抗神。
不幸的是,神不關心外在人,而只注重我們的內在人。當他發現我們在心裏真正相信耶穌是我們的救世主,他便拯救我們。他告訴我們他已經把我們拯救出了所有的罪孽。
 

我們靠自己的思想決不能得救

讓我們檢查一下自己的思想。我們認為我們只能在思想上相信。我們憑肉體的思想上相信,心想:“我得救是因為神拯救了我。”但是,我們靠自己的思想不能得救。肉體的思想始終變幻莫測,總是作惡。這是真的嗎?肉體的思想根據自身的情欲做這做那。
讓我們假設某人根據自己的思想建立他/她的信仰。他/她對自己的得救充滿信心,而目前的思想卻認同以前的想法,即“耶穌在約旦河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但是,因為肉體的思想不穩定,只要他/她虛弱的思想略微懷疑得救,他/她便不再對自己的拯救充滿信心。按照肉體思想錯誤建立的信仰遇到懷疑便土崩瓦解。
如果我們的信仰建立在自己的思想上,我們無法真正信仰他,信仰真理。這種信仰就如同房子建造在沙漠上:“雨淋,水沖,風吹,撞著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大”(馬太福音7:27)。
因此,根據自己思想的信仰遠不同於依據神的道相信的信仰。神說:“你責備人的時候,顯為公義;被人議論的時候,可以得勝”(羅馬書3:4)。我們的拯救應建立在神的道上。道成肉身,居住在我們裏面,神就是道。道以人的模樣來到世上。耶穌拯救我們,在地球上渡過33年時光後被提,指導他的使徒寫下他應許的道,實現了舊約裏的應許,這些他以前也曾告訴過他的僕人。神怎麼說,怎麼做,他就怎麼寫在聖經裏。神公然現顯在世上,帶著他的道,講道,以他的道拯救我們。
我們在肉體的思想上沒有完全罪孽得赦,不信仰神的道,想:“我有時好像得救了,但我有時不信主的拯救。”我們靠自己的思想不能得救,因為我們的思想始終變化莫測,它們不總是正確的。
因此,使徒保羅說割禮是心裏的,我們用心信仰他的義。當我們的心信仰他的道時,心裏明顯見證神在舊約裏的應許,神實現了他的立約。他在新約裏用他的道這樣拯救了我們。我們用心信仰他的道,我們便得救,成為神的子女。
 

我們用心信仰水和聖靈,從我們的罪孽中得救

我們因信得救,因為我們心裏承認神,但我們肉體上的思想不認他。我們成為神的子女,靠的是心裏的信仰,而不是我們外在人的行為與思想。顯然,我們心裏信仰他的道,成了神的子女。你們心裏相信嗎?你們心裏受割禮嗎?你們心裏相信耶穌是你們的救世主嗎?信仰神的道的人在自己裏面有見證。你們有耶穌已經完全拯救你們的道的見證,而不是個人經歷的見證嗎?你們心裏有神的道嗎?你們有罪孽得赦的道嗎?正確信仰就是因信得救。
我們心裏信仰神的道才領受罪孽得赦。但是,當我們看到外在人的軟弱時,我們經常失望。那時,我們容易退出對神的信仰。不能完全理解這個真理的人生活在幻想下。大多數基督徒都按照自己的行為制定信仰的基準。那是一個極大的錯誤。我們決不能根據自己的思想衡量我們的信仰。我們制定信仰的標準不應出於肉體,因為肉體毫無用處。舊約和新約告訴我們,當人用心信仰神的道,他/她就成了義人。我們得救不是靠思想或行為,而只靠信仰。我們不能靠肉體的行為得救。無論我們犯罪還是行善都與神和他的榮耀沒有關係。
因此,真信仰意味著靠心裏信仰神的道的拯救之真理得救。我們心裏錯誤時,我們的信仰就錯誤,我們心裏正確,我們的信仰就正確。正確的行為來自正確的信仰。錯誤的行為可能顯露出來,因為心是軟弱的。但重要的是神重視心。神重視心,研究心。神察看心是正確與否。神察看我們是否真正用心相信。你們能理解嗎?你們知道神察看我們的心嗎?當神察看我們的心時,他檢查我們是否用心信仰耶穌基督。你們心裏有信嗎?
當神察看我們時,他觀察我們是否用心信仰。他檢查我們的心。我們必須在神面前檢查我們的心。割禮是心裏的。我們用心相信了嗎?神檢查我們的心。他檢查我們是否真心信仰。他檢查我們是否真正認識真理,我們是否追求真理。他檢查我們內心是否有信仰或者我們是否願意跟隨他,信仰他的道。
 

有一個宗教團體強調重生的確切時間

確切瞭解耶穌基督做的事情,用心信仰它是非常重要的。有一個宗教團體告訴我們教會裏的弟兄姐妹說他們還沒有得救。我可憐那個宗教團體裏的靈魂。我希望他們理解我,向他們傳授水和聖靈的福音。你們的罪孽得塗了嗎?─阿門。─ 你們用心信仰嗎?
但有些人說我們的信仰不正確。他們說我們不應該聖經怎麼樣,我們就怎麼信,而只應相信被科學證明的東西。他們說那才是完美的拯救與完美的信仰。他們說重生的人必須知道他/她重生的確切時間(月,日,時)。有位姓黃的弟兄遇見該團體的一名會員,那人問黃弟兄什麼時候重生,黃弟兄回答說他不知道確切的日期與小時,但知道他靠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重生,在去年某個時候。這時那人說黃弟兄還沒有得救。
當然如果我們追溯到我們重生的時候,我們可以說出確切的年,月,日,時。我們甚至可以說出是上午還是下午;或者是早上,下午,中餐時間或晚餐時間。但是,拯救取決於心裏的信仰。如果我們記不得確切的時間沒有什麼關係。
 

割禮是心裏的

主在約旦河把我們的罪孽轉嫁到他自己身上替我們被釘,為我們的罪孽受審判。他為我們的罪孽受傷,為我們的過犯壓傷。他轉嫁了我們外在人與內在人的全部罪孽。我們的靈從死亡中復活,現在神怎麼喜悅我們就怎麼跟他,即使有些人惡毒地說我們還沒有得救。
聖經怎麼說外在人呢?我們在領受罪孽得赦後越來越多的過犯顯露出來。我們所有的過犯還沒有顯明;更多的不足將顯露出來。但是,如果我們在心裏相信神是我們的神,他在約旦河藉受洗,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我們便得救了。
我們不能與那些只強調重生日期重要性,只相信被科學證明的東西的人相比。顯然,他們沒有得救。我在心裏相信,成了義人。你們相信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救世主嗎?─阿門。─ 信仰從那時開始,主從那時引導我們的心。主說我們是他的義子義女,我們的信仰是正確的。他賜福我們的心,希望我們因信在心裏跟他。當我們因著心裏的信仰跟他時,神就引導我們,賜福我們。
“真割禮也是心裏的”,我們因心裏相信得救。世上許多人都說心裏信仰福音使他們得救。但是,他們實際上把自己的行為也加在信仰上。他們把外在人的行為視為信仰的必要條件。他們說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不能使他們得救,因為他們把內心的信仰與自己的善行混為一談。
結果,他們更關心外在人的行為表現,多經常時間作悔改的祈禱。即使他們認為自己已經從罪孽中得救,他們依然遠離得救。
 

神察看內心

我們心裏相信得以成為義人。它完全獨立於外在的肉體,與我們的行為毫無關係。拯救本身與我們的行為無關。得知你們所有罪孽被塗抹後,你們是否精神振作?你們希望滿懷喜悅地侍奉主嗎?你們滿懷歡樂地傳播福音嗎?你們希望從事傳播這美麗福音的事業嗎?我們心裏充滿感激與歡樂,因為當我們心裏相信時,神就認可我們的信仰。因此,我們的心在神面前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