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道

主題9: 使徒保羅寫給羅馬人的書信

[第6-3章] < 羅馬書6:12-19 > 獻上你們的肢體作為義的器具

< 羅馬書6:12-19 >
“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門順從身子的私欲。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像從死裏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這卻怎麼樣呢?我們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嗎?斷乎不可!豈不曉得你們獻上自己作奴僕,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嗎?或作罪的奴僕,以至於死;或作順命的奴僕,以至成義。感謝神!因為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僕,現今卻從心裏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範。你們既從罪裏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我因你們肉體的軟弱,就照人的常話對你們說。你們從前怎樣將肢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僕,以至於不法;現今也要照樣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
 

為了更多的恩典,我們不能繼續在罪裏

使徒保羅在羅馬書第6章告訴我們,義人從罪孽中得救後應如何生活。他再次用耶穌的洗禮澄清“信仰”。信仰耶穌的洗禮,十字架及復活,我們的罪孽一次性得赦。
沒有耶穌的洗禮,我們不能充滿神的義,不能得救。如果耶穌受洗時沒有除去我們所有的罪孽,我們不能說我們在領受罪孽得赦後成了義人。
我們可以信心百倍地說我們是義人,因為我們所有的罪孽都轉嫁到耶穌身上了,因為他為我們所有的罪孽被釘和審判。羅馬書第6章講因信得救和義人的實際生活。他說:“這樣,怎麼說呢?我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顯多嗎”(羅馬書6:1)?他在前節經文裏說:“只是罪在哪里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樣,恩典也藉著義作王,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羅馬書5:20-21)。天下的罪不能超越神的愛和義,無論它們多麼嚴重。我們的罪孽因為我們信仰他的真道而被神的愛和義饒恕。
聖經說我們不能繼續在罪裏,叫恩典顯多,儘管生活在肉體裏的我們已經領受一切罪孽得赦。“我們在罪上死了的人豈可仍在罪中活著呢?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羅馬書6:2-4)。
 

我們洗入耶穌的死,與他同埋

我們舊的自我與耶穌同釘。這意味著我們在罪上死了。我們所有的罪孽都轉嫁到耶穌身上,他替我們而死。因此,耶穌的死是我們在罪上的死。“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我們洗入他的死,肉體舊的自我與他同埋。
主通過他的洗禮把我們的罪孽轉嫁到他身上,替罪人在十字架上死亡。他從本質上講是無罪的。但是,他把罪人所有的罪孽都轉嫁到自己身上,替他們受審判。你們相信嗎?他自己不需受審,但我們罪人在他裏面受審,因為我們洗入了耶穌基督。
使徒保羅強調耶穌的洗禮。我們也傳播耶穌的洗禮。以信實的觀點傳播他的洗禮並沒有錯。耶穌藉他的洗禮轉嫁了罪人的罪孽並為它們而死,就像舊約時代的罪人在獻祭牲頭上按手,殺死祭物轉嫁他的罪孽一樣。
施洗約翰施洗耶穌,神的羔羊。他作為贖罪祭牲受洗時擔當了天下所有的罪孽。因此,他的死是我們的死和所有信徒的死。所有洗入耶穌基督的人都與耶穌基督同埋。那些沒有洗入耶穌的人既不能得救,信神和自我否定,也不能勝過世界。
只有信仰耶穌基督洗禮的人才知道他/她在基督裏在十字架上死了。這人能統治和戰勝世界,否定自己。他/她只依賴神的道,信仰神的道。只有那些相信耶穌的洗禮是他擔當天下所有罪孽不可分割方法的一部分的人才能領受罪孽得赦,即他完全的拯救。
這赦罪這拯救的要旨是耶穌的洗禮與血。如果耶穌沒有藉他的洗禮除去罪人的罪孽,他的死亡與我們的拯救無關。拯救的核心是耶穌的洗禮。天下的罪孽都在施洗約翰施洗耶穌時轉嫁到他身上了。
 

我們與神同生,行在新生的樣式裏

使徒保羅說:“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羅馬書6:4)。所有洗入耶穌基督的人都因信得贖,與他同埋,在他裏面有新生的樣式。這信仰是偉大的信仰。信仰他的洗禮就是建立在牢固基礎上的信仰。
“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裏復活一樣。我們若在他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也要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羅馬書6:4-5)。我們因為信仰耶穌的洗禮與神聯合。
現在那些信仰耶穌基督的人能行在新生的樣式裏。我們在重生前舊的自我已死,我們得新了,現在能夠做新的工作,以新的方式和新的信仰生活。重生人不是生活在舊的生活樣式和思維方式裏。我們必須否定舊的生活方式,因為我們舊的自我已在十字架上與耶穌基督同死。
哥林多後書5:17說:“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主洗入約旦河轉嫁我們的罪孽,被釘並從死亡中復活。因此,他把罪人拯救出了所有的罪孽,使他們行在新生的樣式裏。我們舊的“東西”諸如悲慘,艱難和傷心已經過去。現在我們的新生已經開始。得救是我們新生的起點。
以色列民出埃及,進入迦南地後,神告訴他們要守逾越節。從埃及出來象徵著從罪孽中得救。神告訴以色列百姓:“耶和華在埃及地曉諭摩西,亞倫說:‘你們要以本月為正月,為一年之首。你們吩咐以色列全會眾說:本月初十日,各人要按著父家取羊羔,一家一隻。若是一家的人太少,吃不了一隻羊羔,本人就要和他隔壁的鄰舍共取一隻。你們預備羊羔,要按著人數和飯量計算。要無殘疾,一歲的公羊羔,你們或從綿羊裏取,或從山羊裏取,都可以。要留到本月十四日,在黃昏的時候,以色列全會眾把羊羔宰了。各家要取點血,塗在吃羊羔的房屋左右的門框上和門楣上。當夜要吃羊羔的肉;用火烤了,與無酵餅和苦菜同吃。不可吃生的,斷不可吃水煮的,要帶著頭,腿,五臟,用火烤了吃。不可剩下一點留到早晨;若留到早晨,要用火燒了。你們吃羊羔當腰間束帶,腳上穿鞋,手中拿杖,趕緊地吃;這是耶和華的逾越節’”(出埃及記12:1-11)。我們必須牢記神吩咐他們在逾越節上吃羊羔的肉,無酵的餅和苦菜。
得救後還有許多痛苦的事情。苦菜代表否定自己。苦難當然存在,然而我們必須牢記我們與基督同埋。“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神活著。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裏,卻當看自己是活的”(羅馬書6:10-11)。
這是與基督聯合的心。我們信仰耶穌成就的洗禮,十字架和復活,與他聯合。他的行事包括他的誕生,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被釘,復活,升天以及再臨到世上審判死者。相信所有這些東西就是真信仰,即信仰拯救,審判和神的義。
羅馬書6:10說:“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神活著。”耶穌不是分兩次清洗我們的罪孽。耶穌一次性塗抹了我們的罪孽。羅馬書6:10-11說:“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神活著。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裏,卻當看自己是活的。”我們的確向罪死了,但又向神活著。現在,我們向神活著。我們有了新生,我們成了新人。
“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欲。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像從死裏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羅馬書6:12-14)。
“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我們得贖後無罪,無論我們在生命裏顯出什麼樣的軟弱。我們肯定有弱點,因為我們仍生活在肉體裏。但是,罪孽無法做我們的主。我們不會被定罪,因為我們信仰耶穌的洗禮以及藉他的血對罪孽的審判從而領受了罪孽得赦,無論我們多麼軟弱。我們的過犯也是罪。
確實,罪孽做我們的主。神叫義人不受罪的控制。主藉耶穌的洗禮一次性清洗了我們的罪孽,使罪不能做我們的主,無論我們多麼軟弱。他在十字架上支付了罪孽的工價。信徒無罪,因為主支付了罪孽的工價。
義人明白他們身上有許多軟弱與過犯,但罪無法控制他們,當他們因信依賴主時,他們就不被定罪了。因此,我們始終行在新生的樣式裏。
 

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

主賜福義人每天過新生活。但是,他們能繼續在罪裏嗎?當然不能。羅馬書6:13說:“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像從死裏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並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
“感謝神,因為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僕。”我們從本質上講是罪的奴僕,善於犯罪,但聖經說:“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僕,現今卻從心裏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範。你們既從罪裏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羅馬書6:17-18)。
成了義人的我們已從罪孽中得救,成了神的義的奴僕,靠神的恩典成了義人。我們已完全從罪孽中得救,一直能做義人。我們成了義人,能為他的義工作。
但我們得贖後肉體怎麼辦呢?我們得救後應如何在肉體上表現呢?聖經說:“現今也要照樣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羅馬書6:19)。雖然我們從罪孽中得救,肉體怎麼做呢?即使我們心裏無罪,肉體也常常陷在罪裏。因此,當我們把肉體獻作義的奴僕時,我們才能逃脫陷入罪裏。這也還意味著我們只能把肉體獻給義的工作,因為我們成了義人。
 

我們需要在敬虔上操練自己

我們得救後,儘管肉體軟弱,我們無罪嗎?當然,對於那些信仰耶穌的洗禮,十字架,復活,耶穌的再臨及最終審判的人來說,沒有罪了。他們無罪了。我們只能把我們的肉體獻給義的工作,我們的心也要做義的事情。但肉體不善於為義工作。所以,提摩太前書4:7說:“在敬虔上操練自己。”我們必須在敬神上操練自己。
這不是短時間能辦得到的。當我們把福音小冊子送給他人時,如果遇到熟悉的人,我們可能不好意思。我們可能回避見面,先回家,因為我們害羞。但是,如果我們多做幾次,想:“我舊的自我已經死亡”,然後鼓足勇氣說:“如果你們沒有贖罪,就要下地獄,所以請接受這本小冊子,閱讀並得贖吧!”當你們那樣做時,你們就能把肉體獻給義了。
羅馬書第6章告訴我們要為聖潔獻上我們的肢體作為義的奴僕。我們必須獻上我們的肢體作為義的奴僕。我們必須多次操練。這不可能一蹴而就。我們必須反復嘗試。如果我們想上教會,我們會發現上教會是多麼有趣啊。我們決不能這樣想:“我相信,但我寧願在家裏信。我顯然知道我的牧師要傳授什麼內容。”肉體和心都要留在教會裏。只有當我們獻出肢體作為義的奴僕時,我們心裏的信仰才能成長。
我們必須獻出我們的肢體做義的工作。你們明白我說的意思嗎?我們必須參加聚會,會見領導。你們上市場上,最好順便拜訪教會,敲開門說:“我去市場的路上,順便過來看一下。有什麼事嗎?”經常順便到教會走走就是把你們的肢體獻作義的奴僕。
這時有位領導說:“姐妹,讓我看看,能否把這些地方打掃一下?”
“可以。”
“請今天晚上再來一趟吧。”
“什麼事?”
“今天晚上我們舉辦青年聚會。”
“可以。我今晚再來。”
我們在這個世上很繁忙,但如果世人請我們參加聚會,我們首先要把我們的肉體交到何處呢?
我們必須把我們自己獻給教會。我們必須參加教會,雖然我們已被邀請參加公司同事的會餐。我們不能心在教會,身在餐館。如果我們的肉體脫離世界,讓它在教會裏,那麼,我們的肉體和心都能得到安慰。
你們怎麼認為呢?如果你們的肉體經常注重一些情欲方面的東西,你們就與神為敵,違抗他的旨意,儘管你們的心希望與教會聯合。
 

我們必須通過聖靈操練肉體

我們必須把我們的肉體作為義的僕人,但並不意味著肉體是完美的。我們必須獻上我們的肢體,反復做義的工作,雖然我們的肉體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們常常習慣成自然。它取決於我們獻出肉體是為何目的。
使徒保羅說:“將肢體獻給聖潔作奴僕。照樣將肢體獻作神義的器具。”它取決於你們肉體多麼溫順。如果你馴服肉體喝酒,肉體自然去喝酒。結果,你們在教堂裏,肉體卻沖到了酒吧。如果你們坐在酒吧裏,心裏感覺痛苦難受。但如果你們坐在教堂裏,心裏感覺舒服,雖然肉體覺得痛苦。
肉體也有個性。肉體取決於它受心馴服的程度。我們經常喝酒,肉體便說:“我喜歡酒”。我們不喝酒,肉體便說:“我厭惡它”。為什麼呢?因為肉體還沒有被馴服。雖然心已被聖化,它取決於我們如何馴服肉體。聖靈關照我們的心。儘管我們不在教會裏,聖靈仍堅持我們。但是,我們必須將肉體獻給聖神作義的奴僕。所以,無論如何,經常上教會吧。
那些得救的人必須在敬神上操練。聖經告訴我們要服從神的道,受神的道領導。我們必須受神的道領導,原因就在於我們總喜歡做肉體想做的事情,認為肉體屬於我們所有。只要喜歡,我們便購物,跳舞和喝酒,我們很難坐下來,在教會裏集中精力拜神。所以,必須有一位領導者引導我們。“你坐下來,聽神的道吧。”“可以”。
雖然我們聽佈道時覺得乏味,心想“我得耐心地坐在這裏”,但我們還是應有耐心。我為何覺得如此無聊,雖然我能在酒吧裏一坐3個小時呢?為何不能忍受在這裏坐一個小時呢?自我聽佈道只過去了一個小時!我曾在酒吧裏飲酒5小時,甚至連續打牌20小時不休息。” 
它取決於如何馴服肉體。經常坐在教堂裏的肉體討厭上酒吧。但是,對於經常喝酒的人來說,坐在教堂裏就如同坐在地獄裏。我希望你們忍受幾天,那麼,你們就學會忍受了。這在你們馴服肉體之前是很難做的。雖然我們想利用時間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但我們必須多在教會裏多化時間。
我們必須在教會裏化時間,與領導人,弟兄姐妹交談。我在教堂裏覺得非常舒服,沒有什麼東西能誘使我上那兒去。但是,我行在馬路上,許多東西都在誘使我!誘惑太多了,比如服裝店櫥窗裏的衣服。如果我想看的東西都看一遍,我要花2小時才能回家,結果還可能迷路。
如果發生怪事,我會湊過去看。後來,我意識到:“我什麼時候才能到家?我希望有人帶我回家”。因此,回家的時候不要東遊西逛。拜神後我們必須直接回家,坐教會的公交車,或者直達我們的目的地。如果你們想:“用不著搭我上教會。我自己去教會就行了。我有強壯的雙腿,所以我沒有理由乘教會的車上教會”。受到試探,你們可能迷路。你們能坐教會的車上教堂,拜神結束後又能馬上回家,不必擔心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應該感激才是。最好一到家就閱讀聖經,作祈禱,立即上床。
如果你們這樣生活就更好了。人或許想:“我有強大的信仰。我無罪。我能向自己證明一切。即使去酒吧我也不喝酒。哪里罪多,哪里恩典就顯多。我充滿了恩典”。如果他那樣想,去了酒吧,他的朋友會說:“嘿,喝一杯。”
“不,你看到過我喝酒嗎?我戒酒了。”
“無論如何也得喝一杯。”
“不行。”
“就喝一杯,怎麼不行呢?”
朋友給他倒了一杯酒。但他想:“我喝汽水,雖然你勸我喝酒。”這時他回憶起很久以前曾喝過酒,心想:“多麼可口啊。為什麼不再給我一杯呢?我只喝這一次。”他立即喝完汽水。
這時,他的朋友意識到他想喝酒,就把酒倒入空杯。
“酒精度適中。你可能喝起來像雞尾酒。”
“不,我不能。你不知道我信仰耶穌嗎?”但是,他喝完一杯酒,朋友知道他的酒量很好。
“就今天喝一次吧。”
“好吧。我今天喝酒,但你得信耶穌,怎麼樣?雖然我喝酒,但我無罪。但你有罪嗎?你應該從罪孽中得救。”
 

重要的是你們什麼時候屈服肉體

人類就是那樣。他們沒有特別之處。重要的是我們什麼時候獻出肉體。將肢體獻給聖潔作義的器具。將肉體獻給聖潔,因為肉體不是聖潔的。這裏我把喝酒作為一個例子。但其他事情也同樣。它取決於我們如何馴服肉體。
我們因信一次性得救,這得救是永恆的,但我們心裏和肉體上敬神取決於我們在哪里獻上肉體。當我們把肉體獻給汙穢時,儘管我們的心是乾淨的,我們的心也變得汙穢。隨後,我們拋棄信仰,與教會為敵,徒勞地稱神的名,離開神,授撒旦欺騙。最終我們被毀滅。
因此,自己要警惕,免得被毀滅。你們必須謹慎。我們從罪孽中得救後如何處理罪孽問題呢?“只是罪在那裏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主還徹底清洗了我們的日常罪,使我們決不再做罪人,雖然我們多次犯罪。
但是,如果我們肉體偏向罪惡,我們也可能有問題。我們的肉體應獻在何處呢?肉體應走向預定的道。我講到現在,希望你們理解。
只有在心裏聖潔時,肉體才聖潔,因為當肉體獻作義的奴僕時,它就成了義的奴僕。如果我們不知道得救後如何生活,我們必須著重教會的生活。聖經說教會就像一座旅館。我們飲水,吃屬靈的食物,繼續交往,就像我們在旅館裏飲酒,交談一樣。
教會就像旅館一樣。我們在教堂裏繼續交往,交談,所以,無論如何我們必須經常上教堂。經常上教堂的人成了屬靈的人,不經常上教堂的人不能行在聖靈裏,無論他/她以前的信仰多崇高。經常上教堂的人自然在靈性上興隆,無論他/她多麼軟弱。這是由於贖罪後的靈性交往。
我們只能居住在教會,除此,別無他處。我希望你們盡可能多到神的教會裏來,繼續與他的百姓交往。順便拜訪教會,參加周日拜神,聽神的道,諮詢教會的領導,無論你們打算做什麼事情。
我們的生活必須集中在神的道上,我們相聚在一起。那時,我們才能在信仰生活中獲得成功,決不失敗。我們才能被主重用,才能得福。我希望你們向神獻出你們的肉體和心,作為義的器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