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道

主題9: 使徒保羅寫給羅馬人的書信

[第7-3章] 《羅馬書》7:5-13 我們讚美主動的理由

《羅馬書》7:5-13
“因爲我們屬肉體的時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惡欲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以致結成死亡的果子,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現今就脫離了律法,叫我們服待主,要按著心靈的新樣,不按著儀文的舊樣。這樣,我們可說什麽呢?律法是罪嗎?斷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爲罪。非律法說‘不可起貪心’,我就不知何爲貪心。然而罪趁著機會,就借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裏頭發動,因爲沒有律法,罪是死的。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但是誡命來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反倒叫我死,因爲罪趁著機會,就借著誡命引誘我,並且殺了我。這樣看來,律法是聖潔的,誡命也是聖潔,公義,良善的。既然如此,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嗎?斷乎不是!叫我死的乃是罪。但罪借著那良善的叫我死,就顯出真是罪,叫罪因著誡命更顯出是惡極了。”
 

我讚美主引導我直到現在

我讚美神,因爲是他指引我遇見了你們這些神珍貴的子民。我忠心地感謝他,賜我過著受祝福的生活直到今天。神始終與我同在,始終憐憫我,僅管有時我會感到沮喪,面對艱辛,許多情況下有過苦惱和軟弱。他始終活著,在我的身邊,不論我煩惱還是歡樂時。他從沒有讓我孤獨一人,甚至一秒鐘也沒有離開過我。
神賜福我們何其多啊!如果神像我們一樣,他或許會憐憫我們二,三次,但終究會失去耐心。但神不是人,他的耐心是無限的。他不斷地憐憫我們,無論我們行不行善,也不管我們遵不遵循他的道。有了這麽一位仁愛的神,我們不禁要讚美他,拜他,侍奉他。大衛國王一生都讚美耶和華,感謝神在危難時刻照顧了他。他承認,“我借著你沖入敵軍,借著我的神跳過牆垣”(《詩篇》18:29)。
神賜福我們何其多啊!我們怎麽讚美神也是不夠的。如果我們建造一所大如整個世界的教堂,我們會滿足嗎?如果我們建造的教堂直達天空,我們會滿足嗎?當然不會!我們能夠建造最大最美麗的教堂,想所未想到,但重要的不是教堂的大小或漂亮,而是神的工作在召喚靈魂,讓這些靈魂聽他的道,讓他們信仰神的道而得重生。因所有這些祝福,我們只能讚美神,別無他法。我們感謝他允許我們侍奉他,在侍奉他的事業中結出果子,否則我們只能浪費生命。
神讓你坐在這嶄新的修煉中心你難道不感激神嗎?神已恩賜我們無盡的榮耀,並無限熱愛我們。我們是什麽人,我們何德何能理當接受他的愛?我們是無名之輩,沒有一點功勞。然而神卻讓我們在他面前表現得非常寶貴,這並不是因爲我們有什麽可顯耀,而是因爲我們重生了。在遇到耶穌基督之前,我們並無寶貴之處。是神讓我們這些瘋狂吹著泡沫,遊蕩在荒漠裏,注定要死亡和毀滅在塵土裏的人成爲了他的子女。
神賜我們的愛是多麽美麗多麽偉大啊!讚美耶和華!在世界上衆多的靈魂中,神用他無條件的愛和義拯救了我們。拯救比解救更爲偉大。它意味著我們的靈魂現在與神交流了。意味著他的愛歸於我們了。還意味著他的諸多賜福屬於我們了。
我們仍能在神的教會裏找到令人驚異的指導和鼓勵。如果不是神留我們,我們怎麽會在這裏呢?如果不是神愛我們,賜福我們,我們怎麽能傳播福音並侍奉他呢?我們侍奉神,因爲他仍活著,與我們同在,賜福我們。
如果神既沒有留我們,也沒有賜福我們,我們以前就不會讚美他,現在也不會。神已用他那雙憐憫的手愛我們,賜福我們,鼓勵我們,遮蓋我們,我們才能侍奉他,追循他,讚美他和崇拜他。這不是真實的嗎?我們全心全意讚美他奇妙的工作和對我們無盡的愛。
神已爲他所拯救的人做了許多事情。他解救我們,並繼續增強重生聖徒的信仰,這就是神支援我們,保護我們的證據。神通過我們的工作成就了他的旨意。
我相信神已賜福全世界所有的教會,重生的會衆,並永遠賜福他們。雖然我們經歷過衆多的苦難,然而神始終與我們同在,讓我們耐心地繼續做他的工作,加強我們的精神,使我們的心靈具備了獲得更多賜福的信仰。神的恩典是多麽偉大啊!我再次感謝主。
 

我們衷心感謝主

“因爲我們屬肉體的時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惡欲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以致結成死亡的果子,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現今就脫離了律法,叫我們服待主,要按著心靈的新樣,不按著儀文的舊樣。”(《羅馬書》7:5-6)。《聖經》說當我們順著肉體時,律法喚醒的罪孽激情就會在我們肢體中發動,結出死亡之果。但是《聖經》還說,“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現今就脫離了律法,叫我們服待主,要按著心靈的新樣,不按著儀文的舊樣。”
我們的肉體能脫離罪孽的激情嗎?人具有兩面性。一面是肉體,一面是心靈。無論我們多麽努力,肉體都不能實現神的義。也不能遵循神的律。即使在我們重生後,我們的肉體也不能遵循神的律,無論我們多麽盡力。所以保羅說,“因爲我們屬肉體的時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惡欲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以致結成死亡的果子,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現今就脫離了律法。”
《羅馬書》4:15說,“因爲律法是惹動忿怒的,哪里沒有律法,那裏就沒有過犯。”我們必須衷心讚美神。神要我們以心靈讚美他,而不是憑古舊的文字。因爲被律法俘獲的我們已經受到了律法忿怒的詛咒。
肉體不同于心靈。肉體是受到限制的,而心靈能接受神的道並靠信仰而讚美他。心靈也能脫離罪孽。
我們已經在律法上死亡。我死亡是因爲我在自己所堅特的東西上死亡了。對於神,我們的肉體已經死亡。靠肉體,我們既不能實現神的義,又不能在神的律法面前稱義。我們的肉體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審判。然而聖父給我們派來了他惟一的親兒子耶穌基督,將律法的所有忿怒轉嫁到了耶穌的身上,然後讓耶穌替我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神使我們得以靠心靈的信仰,而不是在忿怒下因律法俘獲我們的儀文去侍奉他。
現在我們憑信仰讚美神。雖然我們仍具有肉身,但心可以讚美神。我們的心相信神愛我們。我們讚美主,因爲我們相信自己已在基督裏死亡了。神已將我們從律法的忿怒中拯救了出來。聖父爲受律法詛咒和神審判的我們派來了他惟一的親兒子,時間來到時,他兒子就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和律法的忿怒到自己身上。因此,神將所有接受他的愛並信仰他的人拯救出罪孽,審判和律法的忿怒。我們因他完全將我們拯救出了所有的罪孽而讚美他。
我們徹底相信神拯救我們是出於他的義。我們因他的愛而衷心向神獻上我們的感謝,讚美和榮耀。但我們能靠肉體來做這些事嗎?不能。當我們身爲肉體時,受律法支配的罪孽激情就會在我們的肢體上結出死亡之果實。肉體只能居住在神的忿怒之下。
現在我們靠信仰脫離了律法的忿怒。僅管我們要受到律法的審判,神還是用他的愛和拯救使我們能夠侍奉他,既不是靠古舊文字也不是靠神忿怒的律法。
沒有人可以靠行爲侍奉神。雖然我們已經重生,但我們仍不能靠肉體去侍奉神。我們中有沒有人想靠肉體去侍奉神而感到失望的?我們決不能靠著肉體去侍奉主。罪孽的激情始終統治著肉體。即使在我們重生後也不能靠肉體去侍奉主。我們只能用心靠信仰去讚美神,去侍奉他。因此,當你讚美神時,就會用心信仰他,感謝他的愛。那時,肉體就成爲隨信仰而行的一種工具了。
我讚美主,是他將我們從律法的忿怒中拯救了出來,因爲我全心全意相信。我感謝主。他已完全拯救了我們。他已從我的日常罪和律法的詛咒中赦免了我們。毫無疑問:主已拯救了我們。僅管我們有許多不足和缺點,神已拯救了我們,因爲他愛我們。僅管我們充滿缺點,神卻讓我們成爲了義人,真是不可思議啊!神使我們成爲了他的僕人,這是多麽神奇啊!
我們讚美神,因爲他將我們從律法的忿怒中拯救了出來。我們可以用聖靈和我們的心去侍奉主。我們可以去追循主。我們把感謝獻給了主,是他將我們從罪孽和他的忿怒中拯救了出來。你感謝他嗎?神對我們的拯救還沒有揭示出我們是多麽脆弱嗎?有多少次我們沒有遵循他的意志生活,僅管我們已盡了最大努力?有多少次我們顯得傲慢自大?我們有多少種弱點?我們決不能靠肉體和行爲去讚美神,現在不能,將來也不能。只有靠我們的心和我們的信仰,我們才能讚美主。
 

我們不能靠肉體去讚美神

在我們順著主時,我們自己的義就會破碎。心靈的世界和肉體的世界必須被分離開來。這就是靈與肉的分離。
你相信這一點嗎?靠肉體去努力是徒勞的。當我們用心歌唱,歡樂,讚美,信仰,追隨和感謝神時,我們的肉體就能侍奉神,就會屈服我們的心靈。我們讚美神,並感謝他對我們的拯救,我們歌唱,“因爲迦略山,我所有的罪孽都消失了;因爲迦略山,生活充滿了歌聲;我的救世主耶穌基督生來把我拯救出了罪孽;某一天他會降臨,啊那是一個多麽受恩賜的日子呀! 是的”但我們有時會因爲肉體而結巴。我們會這樣想,“雖然我沒有了罪孽,爲何還這般軟弱?”然後我們思考著,“‘我所有的罪孽都已消失了’—很對—‘生活充滿了歌聲’—也很對—‘全因爲迦略山’—很對,但爲何我這麽脆弱呢?我應該感謝主並更歡快地順從主,但爲何我充滿了缺點?呀,我可憐的肉體!”
當我們感到悲傷時,神就對我們說,“你爲何沮喪呢,我的人兒?你不知道我是你的救世主嗎?我已使你成爲了義人。”我們靠肉體既不能侍奉神又不能追隨神。我們衷心信仰他爲拯救我們所做的一切,靠愛他,感謝他,榮耀他才能侍奉他。
我希望你用心讚美神。我還希望你能相信並用心感謝他。這些事情只有通過我們的心才有可能。靠肉體是不可能的。即使在我們得救後肉體也是始終不會改變的。保羅在上述段落中說的話既適用於拯救前也適用於拯救後。神的道對於得救和沒有得救的人都是一樣的。
 

你在得救後是不是不斷地靠肉體去取悅神呢?

你在得救後是不是仍繼續靠肉體去取悅神呢?你是否認爲自己取悅神,是因爲你不同於他人,是因爲你侍奉神比他們做得多嗎?充滿自己的義的人終有一天會落入壕溝。許多人已經落入了壕溝和肥料坑中。
在今年夏天的《聖經》集會上有一個姐妹落入了肥料坑。我說的是一座廁所。幸虧這座廁所以前沒有人使用過,否則就麻煩了。在我們準備《聖經》聚會時,我們在綠山崗上挖了幾個深洞作爲戶外廁所。再在每個廁所上放上一塊踏腳板,但沒有固定踏腳板。就這樣那位姐妹就滑入了洞中。神就是爲那些充滿自己的義的人挖掘了這樣的洞。神希望我們只將榮耀歸於他。
重生後每當我偏離了正道,我的內心就感到不安。當我思考這種感覺時,我認識到我的衣服受到了污穢。我知道不應走那條路,但不久又會忘掉。我一認識到就後悔說,“我不應那樣了。我在想什麽呢?噢,主啊!我讚美你洗清了我所有的罪孽。”但我不久又犯罪了。有時我居住在神的恩典裏並突然落入罪孽之中。後來我又發現自己從罪孽中逃到神的恩典裏。我開始前後搖動。於是我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悲傷和絕望。
我認識到在我所有罪孽得寬恕後自己是多麽骯髒啊。我深刻地理解了,並思索,“這太可怕了。神啊,雖然我信仰了你,爲何我還是那麽的脆弱呢?”原來律法激起的罪惡欲望在我肢體中發動了。我認識到我越是想按照律法去生活,我的肉體落入罪惡欲望的機會就越多。我認識到肉體決不能順從神。在我衷心信仰神後,我就開始以肉體作爲神的義的工具去侍奉神了,讚美神的恩賜。
 

肉體只不過是一團罪惡的欲望

那些不知道自己只不過是一堆罪惡欲望的人,當他們暫時離開侍奉神時會驚奇地發現自己多麽迅速地落入了罪孽。我們必須信仰主,全心全意地讚美他,榮耀他和追隨他。衷心順從他是主的恩典。只有在我們衷心信仰他時,我們的心才能順他。當我們身爲肉體時,受律法激起的罪惡欲望就會在我們的肢體中發動,結出死亡之果實。當我們沒有衷心讚美神或順從神時,我們的肉體就會迅速落入罪惡的欲望。我們大家都有這種傾向,使徒保羅也不例外。
保羅終身單身,傳播福音。但他認識到罪孽因肉體罪惡的欲望而復活。他或許會想,“真恐懼。不久前我還充滿歡樂,但爲何現在我這樣灰暗?我出什麽差錯了?我不久前還是那麽崇高,但現在我覺得自己同如垃圾一般。”經過思考,他理解到若不能使肉體與心靈分離,就不能侍奉神。“噢,我真是苦阿!靠肉體做不好事。”
當我們忠心讚美神,順從神時肉體就會屈服于心靈。保羅認識到了這個真理。我們只能犯罪。你能理解嗎?當無罪的人衷心讚美神,信仰神,順從神時,肉體就順從了心靈。人們在最初會這樣想,“我已從所有的罪孽中被拯救了出來。哈利路亞!我很高興。”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罪孽欲望在他身上顯現出來了。充滿自己義的人更易對自己感到失望,因爲罪孽的欲望一點點從他們的身上顯現出來。雖然他們不會這樣認爲,事實上他們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糕。
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的肉體只不過是一堆罪孽的欲望。我們對肉體沒有信心;你不能依靠它。相反,而應信仰神的恩典,榮耀神,全心全意順從神。這些事情只有靠心靈才能完成。讚美主吧,是神的恩典允許我這個害怕說話,充滿自己義的人去傳播福音!離開神的恩典怎麽可以呢?我只能讚美主。
 

我感謝主,是他讓我能讚美他

我感謝主,他洗清了我所有的罪孽,並賜我聖靈,讓我們用心而不是用肉體讚美他。我們讚美他榮耀他,因爲我們衷心信仰他。
“所以,我們時常坦然無懼,並且曉得我們住在身內,便與主相離。”(《哥林多後書》5:6)我讚美主,是他將我們拯救出了一切的罪孽。我讚美主感謝主。我榮耀他信仰他。僅管我們因罪孽的欲望而注定要死亡,主還是將我們拯救出了所有的罪孽。他允許我們靠衷心信仰神而得救。他要我們讚美主,並賜我們歡樂。
請不要試圖靠肉體去侍奉神,因爲這是不可能的。不要試圖靠肉體得神性,這是得不到的。要放棄肉體的一切努力。那麽我們怎樣才能順從神呢?答案就是要靠心靈。我們可以用心,用新的聖靈去侍奉他。我們的神已拯救了我們,所以要衷心順從他,這樣才能使我們獲得拯救。
我讚美神!有多少人爲自己的肉體歎息呢?他們悲歎,自責地說,“爲何我這樣做了?”切不可像他們一樣。肉體不可能不犯罪。不可之事不可爲。我希望你信仰神並衷心讚美他。那時肉體就會順從心靈。你是否在得救後仍努力靠肉體侍奉神?你對從事的工作有困難嗎?如果是這樣,問題就在於你靠肉體侍奉神而不是靠心靈。你知道那些輕蔑,誹謗我的人怎麽說的?他們嘲笑我,諷刺我。但我對他們笑臉相迎,因爲他們不知道我心裏的想法。
我傳播福音是因爲主已清洗了我所有的罪孽。如果主沒有洗清我一切的罪孽,我早已被神判處死刑了。神讓我與聖靈聯合使我完美了。他使我們成了讚美他的人。他使我們有了感謝主的思想。他使我對神的賜福感到快樂。讚美神!讚美那個使我們成爲了神的子民的主!願一切的榮耀歸他,而且只歸他!
絕對不會太晚!不可對你的肉體有信心。罪孽的欲望一有機會就會顯露出來。肉體在神的旨意面前總是顯出優先。正因這樣,我們才說只能靠信仰才能順神的旨意。靠肉體是不可能的。即使在得救後也不要矇騙自己。僅管我們得救了,但在肉體的統治下我們仍有可能墮落,因爲我們知道肉體始終是不完美和軟弱的。
我們是聖靈之民,是信仰之民。不可對肉體有信心。跟我懺悔,“我的肉體就如同一隻垃圾桶。”我要你牢記這一點。不可盲目自信。我們必須衷心信仰神,順從神。我感謝主,讚美他將我們從神的律法中拯救了出來。哈利路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