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s

主題9: 使徒保羅寫給羅馬人的書信

[第7-5章] 《羅馬書》7:24-25 肉體侍奉罪的律

《羅馬書》7:24-25
“我真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
 

肉體侍奉罪孽的律法

你的信仰生活如何?“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馬太福音》26:41)。你是這樣的嗎?
《聖經》還告訴我們,“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那些就是統治我們的律法。雖然我們的心熱愛神,熱愛真理,但肉體侍奉罪孽的律是很自然的。神的道告訴我們,我們的心順服了福音和神的義,但肉體卻只順服罪的律。
你知道什麽是罪的律嗎?我們希望過誠信的生活,所以我們作爲聖徒和神的僕人在肉體沒有順服罪孽時就會膽大如同獅子。但如果我們的肉體順從罪孽,縱容罪孽時我們就不會有能力。我們會想如果不再犯罪就會感到幸福,並充滿勇氣,但事實上我們不具備不再犯罪的信心。爲此聖徒和神的僕人的心在畏縮。
“♫我所有的罪孽都消失了! ♪雖然有迦略山的恩典!♫”雖然我們已經贖罪並這樣讚美神,但當我們想起未來的信仰生活時仍缺乏生活的自信。在我們想起肉體的軟弱時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我未來不應這樣生活;我不能再犯罪了。”但在我們再次依賴主並再一次堅信神的義時,我們會對神應許說,“主啊,謝謝你。哈利路亞!我要至死追隨你。”然後我們熱情地侍奉主,但這並不會持久,因爲我們不久就會對肉體感到失望,肉體再次犯罪了。事實上已經得救的所有聖徒和神的僕人都是這樣。因此我們忍受著肉體侍奉罪孽的事實。
我知道主不希望我們因肉體的軟弱受到束縛。這也是保羅將心與身分開來的原因。“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我們的肉體是不能改變的。肉體只能順服罪的律。保羅說這就是定律。肉體追隨,順從的只能是罪孽。你能理解嗎?那是定律。誰能改變定律呢?你不能我也不能。那麽我們當用心去侍奉誰呢?我們應侍奉主。我們當全心全意愛神,愛真理,愛生靈,愛義人。
 

不可期盼肉體更多

肉體希望增強肉體的快樂,舒適,和平,喜悅和自豪,而不是神的義。肉體做事只爲自己喜悅。
不可期盼肉體太多說,“肉體請聽著,我要你做好工作。”不可期待肉體會變好。不可假想肉體愛神,愛神的義,或者它會順從神的義,爲神經受痛苦。
期盼肉體有好事的人是愚蠢的人。那麽我們應該怎麽辦呢?一切依據主的律法行事。我們能改變神的律法,僅管我們瞭解它嗎?當然我們不能改變它,因爲它是主的律法。
讓肉體侍奉罪孽是神的律法。如果我們感到沮喪,心裏陰雲密布,那是因爲我們順從了肉體。我們的肉體希望過得好,所以肉體就始終會自我證實。我們不可自我證實;讓肉體順其自然吧。我希望你全心全意依靠信仰主生活。肉體直至死亡都不可避免地會犯罪,因爲肉體只順從罪孽。我們自己逃脫不了犯罪。你可能會想,“肉體或許會變好。”但決不是這樣。當你在不知不覺中犯罪了,你會想,“是敗壞的環境所致。”不是!不是因爲環境,肉體一開始就決定順從罪孽了。
肉體決不會做好事情。肉體至死都在犯罪。“肉體會變好嗎?”不要希望有這樣的事情,因爲你會徹底失望的。無論你多麽頻繁地下定決心並告誡自己,“我不能這樣做了,”但肉體禁不住會做惡事,甚至反對你的意志。我們中誰沒有下定過決心不再犯罪?沒有人!讓肉體只侍奉罪孽是神的律法。
天主教的牧師和尼姑以及各種宗教的僧侶,隱士都設法靠肉體過聖潔的生活。肉體不可能過上沒有缺點的生活。他們過的生活如同僞君子。不可能讓我們的肉體去行善。肉體侍奉罪的律。這就是神確立的律法。就像蛆不能飛而蟬能在天上翺翔一樣,這就是定律。就像蛆喜歡吃髒泥一樣,人的肉身喜歡犯罪。你能公正地說肉體無可期待嗎?當然不能。保羅這麽說的原因就在這裏,“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羅馬書》7:25)。
我們的肉體到死都會犯罪。它不能不犯罪。長時間訓練後肉體會不再犯罪嗎?不!肉體是不會改善的。那麽肉體要犯多少罪就犯多少罪是正常的嗎?不正常!這不是我在這裏要說的話題。我只不過說肉體只能犯罪。我們的罪行不取決於我們的旨意或能力。即使我們不想犯罪也只能犯罪,即使我們更努力不犯罪也會犯罪。
“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7:23-24) 肉體不可能行善,因爲肉體使我們落入了罪的律法之中。
人們討厭說起這個真理,他們羞於這一點。他們說,“你怎麽能公開說它呢?”但不正是保羅自己高聲說過的嗎?肉體順服罪的律。我們至死都侍奉罪孽,不管我們的意志如何。我們生來就是犯罪的。仍然不可否認肉體是罪孽的一種工具。
 

主使我們能夠充分侍奉他

親愛的聖徒們,你意下如何?你認爲只要繼續努力就能侍奉主嗎?這可能嗎?不可能!
誰能將我們拯救出罪孽呢?耶穌。那麽,耶穌基督已將我們拯救出順服罪孽之律的肉體的一切罪孽了嗎?耶穌果真從肉體的罪孽中拯救了我們這些侍奉罪孽之律並終生犯罪的人嗎?主果真從罪孽中拯救了我們嗎?答案顯然是肯定的!他當然拯救了我們!肉體不犯罪是不可能的,通過肉體去寬恕罪孽,並脫離神的審判是不可能的。但主使之成爲了可能。主使我們成爲了義人,他將我們拯救出所有的罪孽,僅管我們仍不斷地在犯罪。
主耶穌已經拯救了我們。誰是拯救我們的主呢?耶穌基督。那麽誰是耶穌呢?他是神的兒子,是所有信徒的主。他就是拯救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使我們在所有的罪孽中完善。耶穌基督使我們能夠侍奉他。
主使我們能脫離罪孽而生。創造我們的萬能的主將我們從所有的罪孽中拯救了出來。我們的主完全拯救了我們並使我們成爲義人,僅管我們的肉體至死都順服罪孽之律。正因如此,保羅才通過主耶穌基督感謝神。神爲我們送來了耶穌基督,我們謝他謝不夠。
我們主的拯救是多麽奇妙,是多麽偉大和高尚啊!我們只能感謝主,感謝他的全能拯救了我們墮落的,至死只能犯罪的肉體。主用他的能力拯救了我們,使我們的軀體成爲了靠信仰侍奉他的工具。主完美地拯救了我們,使我們不再成爲罪的僕人。
主沒有完美拯救我們嗎?當然他拯救了我們。他完全徹底地拯救了我們。他使我們能充分地侍奉他。誰做了這件偉大的事情呢?我們的主!誰將那些只能用肉體犯罪的人變成義人並侍奉神呢?我們的主!主將我們這些終生犯罪的人從罪孽中拯救了出來。他還改變了我們,使我們能侍奉他的義。
 

主從所有的罪孽中拯救了我們

我們必須仔細考慮這個問題,因爲我們是人。我想主的拯救是多麽的美妙啊,因爲我是人。如果我不知道肉體只能侍奉罪孽,我就始終會感到失望。我或許會因爲罪孽而放棄信仰生活,僅管我已經獲得了罪孽的赦免。
“在我得救前,即使我犯了罪也能忍受。但如果我現在仍處在罪孽中,那麽我得救與沒有得救就沒有什麽區別了。重生還有什麽用呢?”你會想應當比從前更好些。你或許會想肉體會好些,既然現在你已得救,應好於沒有得救的時候。還沒有重生的人不會理解我在說什麽。
只有在我們知道並相信肉體所有的罪孽都已得赦後才能感謝耶穌。我感謝主轉嫁了我至死都在犯的一切罪孽。
在以前出版的一本韓國聖歌中,有一首讚美詩是這樣寫的:“哈利路亞!讚美他!♫我過去所有的罪孽都已得寬恕!我與耶穌同行,我所到之處都是天國!♫”這是什麽意思呢?如果主只帶走了我們過去的罪,我們接下來能做什麽呢?我們不可用肉體再犯罪了;無論什麽時候我們犯罪都應徹底祈求寬恕,這樣我們就能美好地生活。但這只是撒旦可怕的詭計。
沒有比這個詭計更狡滑的了。撒旦誘騙我們說,“你所有過去的罪孽都已得赦。如果你順從耶穌,如果你不再犯罪,你能進入天國。但在未來無論什麽時候你犯罪了,你必須作懺悔的祈禱才能得赦,使你能上天堂。你能理解嗎?”大部分人在讀《聖經》時都相信這一點。他們邊唱聖歌邊哭泣,“♪哈利路亞!讚美他!♫我過去所有的罪孽都已得寬恕!我與耶穌同行,我所到之處都是天國!♫”
他們不能停止犯罪。那是神對肉體的律。肉體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所以他們認爲必須爲罪孽的寬恕而祈禱。他們堅持不懈地懺悔祈禱以求日常罪獲得寬恕。祈禱後就唱聖歌,“♫哈利路亞!讚美他!♫我過去所有的罪孽都已得寬恕! 我與耶穌同行,我所到之處都是天國!♫”但會持續兩三天嗎?他們數小時後就會犯罪,更不要說幾天了。他們爲赦罪而祈禱和禁食,但由於靠肉體生活,所以逃脫不了神不變的律法。
聖歌的話是正確的嗎?只有過去的罪孽得赦嗎?我們的主轉嫁了所有的罪孽,不僅僅是過去的罪孽。現在我們可以讚美他了,“♫哈利路亞!讚美他!♫我過去所有的罪孽都已得寬恕!我與耶穌同行,我所到之處都是天國!♫”
如果不知道自己的肉體至死都會犯罪是神的律法,那麽得救的人在犯罪後會感到煩惱。無論他們什麽時候發現自己肉體如同沒有重生人那樣邪惡時,他們就容易失去思想上的平安。他們只有在不犯罪時才會有平安。這種現象可見於還沒有獲得罪孽赦免的基督徒的日常生活中。他們動動嘴唇唱道,“♫我所有的罪孽都消失了。你所有的罪孽都消失了。我們所有的罪孽都消失了!♫”但如果他們再犯罪了,他們想必須再次請求寬恕。他們犯罪越是頻繁,就唱得越是溫情,“♫我的罪孽都已消失了,♫你的罪孽都已消失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開始對自己感到失望。
我們的主已經完美地將我們從罪孽中拯救了出來。主將我們從所有的罪孽中拯救了出來,使我們在任何時間和任何情況下能讚美神感謝神。我們能與他分享和平,通過耶穌基督始終祈求神的幫助。
 

如果我們知道肉體只能侍奉罪的律,我們就能靠信仰逃避罪孽

爲何你的信仰生活如此艱難?你因艱難的信仰生活而備受困擾,因爲你不知道肉體只順服罪的律的真理。我們必須認識這個真理才能過好精神生活。
當我們堅持不懈地聽他的道並相互交往時,我們就認識到了神的真理和變化。“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1-32)。“我感謝主,靠著耶穌基督就脫離了。”主完美地將我們拯救出了所有的罪孽,因此我們始終感謝神。你能相信這一點嗎?主已經將我們拯救出了所有的罪孽。
不可被自己的思想所支配,這樣不會有好結果。當我們不受罪的支配時就能隨從主,感謝他,過好信仰生活。如果我們的信仰聯繫上了我們的行爲,如果知道自己又犯罪了,我們就不會始終喜悅,就不能隨從主。如果主的拯救有一點點不完善,我們就不能信心十足的追隨他了。
我們感謝主因爲他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我們靠能力讚美他,追隨他。如果我們不能解決自己的罪孽問題又怎麽能將他人拯救出罪孽呢?我怎麽能將福音傳播給他人呢?一個自己快要淹死的人怎麽能拯救其他溺水的人呢?如果我們承認肉體只能犯罪,我們就能逃脫罪孽。但如果我們不能承認這個真理,我們就會受到所謂“基督教”錯誤教義的干擾。
有一個有趣的故事你可能知道。從前,一個天主教的年輕牧師坐著馬車與兩位尼姑從教會出發去到一個偏遠的村子裏去看望一位即將謝世的信徒。他正好坐在兩位尼姑中間駕車。年輕漂亮的尼姑坐在他的右邊,年邁醜陋的尼姑坐在他的左邊。馬車行走在城鎮平坦寬闊的大道上沒有一點問題,但他們很快就來到了狹窄不平的山間小道上,馬車開始劇烈顛簸。你猜想那位牧師心裏是怎麽想的呢?馬車傾向右邊時他祈求說“噢,主啊。你想倒就倒吧!”但當馬車傾向另外一邊時他就從內心絕望地叫喊,“噢,主啊。不要讓我受到引誘!”他同時祈禱兩樣事情:“噢,主啊。你想倒就倒吧!”“噢,主啊。不要讓我受到引誘!”
我們全和他一樣。我們的肉體只順服罪的律,但我們必須知道主的旨意,並根據他的旨意衷心地追隨他,因爲我們不能期盼肉體更多。我們已經死亡,肉體不可能得到改善。
 

我們必須隨從主,因爲他已完美地拯救了我們

如果我們是靠行善進入天國,或者我們的拯救取決於我們做了多少善事或者犯了多少罪孽,那麽我們感覺到是多麽的沈重啊?主對我們說,“你終生都在犯罪。但我已轉嫁了你至死所犯下的一切罪孽。我已使你成爲了義人。我使你成爲了一個無罪的義人。我已完全拯救了你。你感謝我嗎?”我們怎麽回答呢?“是的,謝謝你,我的主!”他再次詢問,“你會隨我嗎?”我們怎麽回答呢?“是的,我們會的。”
你要追隨神嗎?我們當然要追隨神,因爲他已經轉嫁了我們一切的罪孽。如果他只轉嫁了我們90%的罪孽,你都不能順從他。你或許會向神抱怨說,“你還應該轉嫁剩餘10%的罪孽!我自己怎麽能解決這些罪孽的問題呢?在我必須洗刷掉這些污穢的同時又怎麽能追隨你呢?”我們就會因爲這些罪孽而離開神了。
但是,我們自覺自願順從了主,因爲他已完美地將我們從罪孽中拯救了出來。“是的,你已完美地拯救了我們。我從現在起能順從你了。謝謝你,我的主!我讚美你。我榮耀你。我愛你!”我們將繼續獻身於侍奉神的事業,因爲我們愛他,我們希望順從他。我們希望從心底裏順從主,因爲他已將我們從罪孽中拯救了出來,因爲我們受他的愛感動了。
上教會也是一樣。如果我們有願望參加周日服務是相當容易的事;但如果我們由於某種原因不想上教會,那麽即是每周一次對於我們也是一種負擔。如果你在每次做彌撒時都聽到同樣的禱詞:“女士們,先生們,請爲過去一周內所犯的罪孽懺悔吧,”那麽幾年後你會選擇離開教會。意志堅強的人或許會堅持更長一段時間,可到十年或二十年,但他們最終也會離開的。許多假先知強迫那些受罪孽折磨的人懺悔。正因爲是這樣,許多人離開教會,因爲他們想信仰耶穌太辛苦,太艱難了。
我們跟隨主,受他愛的沐浴。我們不禁爲讚美神而歌唱,“♫我愛耶穌!世上任何東西都換不來耶穌!♫”我們跟隨耶穌因爲我們真心愛他。
他的拯救是多麽奇妙啊!主使我們沒帶一丁點的罪孽去侍奉他。“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裏的就不定罪了。因爲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裏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馬書》8:1-2)。主賜福我們永遠讚美他,感謝他。他要我們始終歡樂地和跟隨他。他拯救了我們。你相信嗎?
不要受自己的義困擾。主轉嫁了脾氣難以控制之人的一切罪孽。他還轉嫁了浮蕩,惡意之人的一切罪孽。現在這一切不能讓你跟隨主嗎?正因爲這樣我們才愛主。我們的主不會強迫我們跟隨他,也不會強迫我們拜他。神已賜福我們。他成爲了我們的父,我們成爲了他的子民,神告訴我們要跟隨他。他告訴他的僕人要侍奉他。
一切被神拯救的人都是他的僕人。神賜福他的僕人,告訴他們要跟隨他。主並不會因我們的行爲而召喚我們。主告訴我們說,“我已完全將你從罪孽中拯救了出來。你的脾氣無法忍受。你思想裏有邪惡。你是難以形容的。你是愚蠢的。你因祖先的罪孽而受到詛咒。但我拯救了你,我並不在乎別的事情。你一生只能犯罪,但我轉嫁了你一切的罪孽。我替你受到了折磨,並從死亡中升起爲的是洗刷你所有的罪孽。我所做的一切全因爲我愛你。我愛你。你愛我嗎?”你怎麽回答?“是的,我愛你,我的主。你知道我也愛你。謝謝你,我的主!”
主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因爲我往父那裏去。” 你相信嗎?我們是多麽的邪惡啊!我們在神面前犯了多少罪孽呢?不要假裝沒有犯罪。
我們一生犯有無數的罪。但是主已永遠地轉嫁了我們一切的罪孽,即使我們的罪孽多如滿天繁星。主耶穌完全徹底地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
 

主用他的義披戴我們,使我們成爲了他的工人

有時當我們看看自己時會覺得不能跟隨神了。我們的心有時如同陽光普照的日子一樣明亮,而另外的時間則相當黑暗。我們發現在重生後跟隨主會時不時地處於黑暗之中。我們如同經歷四季一樣變化著。當挪亞走出方舟後神賜於挪亞八種季節。神說,“地還存留的時候,稼穡,寒暑,冬夏,晝夜就永不停息了”(《創世紀》8:22)。
信仰也不會停止潮起潮落。我們有時歡樂地讚美耶穌,但當我們遇上困難時又會立即惱羞成怒。
“以後就說:‘我不再記念他們的罪愆和他們的過犯’。這些罪過既已赦免,就不用再爲罪獻祭了”這就是主說的話 (《希伯來書》10:17-18)。
肉體至死都只能犯罪。這就是肉體的律法。肉體順從罪的律。這意味著肉體只能犯罪。但神使只能犯罪的人成爲他自己的僕人。神怎麽使我們成爲他的僕人呢?他肯定不會讓有罪孽的人成爲他的僕人。
神轉嫁了你肉體直到最後一天所犯的所有罪孽,並支付了所有罪孽的工價使你完美無缺,從而使你成爲了神的僕人。他聖化你,召喚你,使你成爲他聖潔的勞動者。他使我們成爲了神的僕人。雖然我們軟弱,但我們現在有能力。“什麽能力,”你或許會問。我們有了他的義的能力。我們因披戴了主的義而有了完美的能力。換句話說,神已使我們完美了。雖然我們在肉體上是脆弱的,但我們在精神上是強大的。
 

誰侍奉了主呢?

“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哥林多後書》6:10)。僅管我們看起來罪惡但我們沒有罪孽。雖然我們犯罪但我們沒有罪孽。因此我們能夠靠水和聖靈的福音幫助許多人得救。這就是基督的奧秘和天國的機密。
我讚美完全拯救了我們的主。誰能侍奉主呢?是那些靠不犯罪希望侍奉主的人,還是那些相信主已轉嫁了他們一生所犯的一切罪孽的人呢?只有後者能侍奉主,能取悅他。他們心甘情願地獻身於神,將所有的財産都投入到神的工作中去。他們不管自己多麽緲小,卻自豪能做神的工人,能爲主做些事。
有些人擔心自己的義會破滅,所以他們決不會生氣,甚至在他們理當生氣的時候也不會生氣。其實他們自我的義應該破滅。我們應當將自己的義像扔垃圾一樣扔到垃圾桶裏去。我們自己的義必須被毀滅。我們必須踩它,跺它並將它扔到垃圾桶裏去。只有在我們廢棄了自己的義時才能感謝主,才能高興他的義。
這類人才能讚美主,感謝主,歌唱,“當稱謝進入他的門;當讚美進入他的院。當感謝他,稱頌他的名!”(《詩篇》100:4)。具有神的義的人,僅管他得救了,也不能自始自終侍奉主或愛主。那些知道肉體只能終生侍奉罪孽並相信主已轉嫁了他們一切罪孽的人,包括後來者,都希望耐心地愛主,侍奉主。在他們心裏會有一種愛主的強烈要求。
你的心愛主並希望侍奉主嗎?你的心感謝他嗎?
 

主能使我們過著無罪的幸福生活

我們作爲神的僕人過著富裕的生活,比一年掙一百萬美元的人還要幸福。我們夏天吃西瓜,按季節吃桃子和葡萄。我們想吃什麽就吃什麽。我們並不可憐。你在贖罪後會過可憐的生活嗎?我們過著富裕的生活。
我們順著主就能過富足的生活。順主而行的人不會缺少什麽。你相信嗎?我們生活裏並不缺少什麽,僅管按世俗的標準我們並不富裕。你相信嗎?在你遇見了神之後還有不滿足的需求嗎?我們不缺什麽。我們現在比過去過得更富足了。比如說我現在就比以前過得更好睡得更香。
我們的主已完美地拯救了我們。語言不能表達這種恩典。我們的主已完全拯救了我們,使你和我能通過他感謝神。他的恩典是多麽偉大啊!
“我真苦啊!”保羅看看他的肉體說,“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我們一生都犯罪。誰將我們從肉體所犯的一切罪孽中拯救了出來呢?主耶穌基督拯救了我們。正如保羅那樣,我也通過主耶穌基督感謝神。感謝你,我的主。感謝你轉嫁了我們一切的罪孽。
使徒保羅在獲得神的義後沒有靠自己的義生活。他多次承認他的肉體在罪孽之下被出賣了。有些人說保羅在得救前寫了第七章,而在得救後寫了第八章。那是不正確的。
神的道既適用於得救的人也適用於沒有得救的人。它適用於每個人。大部分神學者由於不知道神的道,傾向于把第七章和第八章分離開來,將前者應用到沒有得救的人身上,將後者應用到得救的人身上。僅管他們不知道如何分段,卻隨意地將神的道分成了段落。在這個領域有許多聰明而有欺詐性的人物。
主已絕對完全地轉嫁了我們的罪孽。我希望你能靠信仰而生,感謝神。我希望你能消除臉上的皺紋。主已從你的心裏轉嫁了一切黑暗的罪孽。我感謝主,他將我們拯救出了肉體所有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