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道

主題9: 使徒保羅寫給羅馬人的書信

[第8-13章] 《羅馬書》8:35-39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

《羅馬書》8:35-39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饑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如經上所記:‘我們爲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
因爲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
 

第35節說,“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饑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誰能將我們與基督的愛分割開來呢?基督的愛賜予那些信仰包含了神的義的水和聖靈福音的信徒。迫害的麻煩能割斷這種愛嗎?七年大災難能將我們與這種愛分割開來嗎?當然不能!
這個世界上的任何苦難或災難都不能將我們與拯救我們出罪孽的主的愛分割開來。即使我們疲憊地一人獨處時,如果有人問我們耶穌是否已將我們拯救出了罪孽,我們大家全部會回答說耶穌確實已拯救了我們,我們無罪了。無論我們的心裏多麽疲憊不堪,多麽心煩意亂,耶穌依然拯救了我們,依然是我們永恒的救世主。即使我們嚴重疲憊或身患疾病,甚至不足以支撐自己的身體,我們依然感激神的義。無論我們多麽疲倦都不能使我們與赦免我們罪孽的神的義分割開來。
逼迫,饑餓,赤身露體,危險,刀劍都不能使我們與神的義隔絕。宗教人士躲著我們,責難我們,讓我們面對逼迫。這種逼迫有來自朋友,鄰居,親戚,甚至家人離棄我們,因爲他們指責我們爲異教徒。這些逼迫能使我們與耶穌的拯救隔離嗎?當然不能!
無論我們遭受到多麽嚴重的迫害,都不能將我們與拯救我們的神的義隔離。因爲神的義已使我們無罪,因爲這是一個不變的真理,沒有人沒有任何東西能使我們與神的義隔離。
無論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的饑荒都不能分離我們。因爲我們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我們心中仍具有神的義,即信仰主,相信他已藉水和聖靈的福音使我們無罪了。這種信仰就是相信神的義的賜福。“因爲主已使我們全部的罪孽消失了,我沒有罪了!神已使們成爲了義人和無罪了,讓我們完全地披戴在他的義裏。”所以這樣,我們對神的義的信仰才不會消失,無論我們的饑荒多麽嚴重。
 

水和聖靈的福音所揭示出來的神的義

除非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否則罪人的心中仍然有罪。但信仰神的義的人沒有罪。正因如此,主說因果知樹。不信仰神的義的人在遇到一點點困難,饑荒,迫害或災難時就會放棄對耶穌的信仰。
有些人會這麽想,“雖然耶穌在十字架上爲我們的罪孽受審,但只除去了我們的原罪,我必須爲每天所犯下的罪孽請求寬恕。”有這種信仰的人事實上在對神犯罪,因爲他們不知道耶穌已轉嫁了他們所有的罪孽,在這樣的過程中他們自我定罪,墮落。這些人否定耶穌,並不信仰神的義。
信仰水和聖靈福音的人都信仰神的義,無論他們所面對的情況如何,他們最終都會堅持自己的信仰說,“神肯定已將我從所有的罪孽中拯救出來了。我是無罪的。”即使我們在精神饑荒的最後日子裏面對死亡,我們也決不能否認神已使我們無罪,不能否認我們已成了神的子民。已轉嫁了我們所有罪孽的神的義依然會保留在我們的心中,作爲我們的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就是這麽威力無比,偉大至極。無論我們在生活中要面對什麽樣的苦難,因爲神的義在基督裏,我們就決不會與基督的受分割開來。
在上述經文中“赤身露體”是什麽意思呢?赤身露體指我們失去了所有的財産。一直到中世紀在歐洲各國的村子或部落中沒有煩惱,人們常常施行巫術打獵,讓替罪羊去承擔所有的煩惱;別人常常從這些人中攫取財物,並指責他們爲異教教徒。所以保羅在這裏使用了“赤身露體”這個詞。
在那些年代裏,人們很容易指控某人爲異端,只有一兩個目擊者,就可把被告燒死在樹樁上,財産被剝奪,名譽掃地。
即使我們因這樣而赤身露體,失去我們擁有的一切,並致死,出於愛而轉嫁了我們所有罪孽的神的義決不可能從我們身上消失,這就是說水和聖靈的福音是多麽的完美啊。
無論是危險還是刀劍都不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割絕。即使我們處於刀劍之下或被殺死,具有信仰的我們也決沒有罪孽。早期教會裏有許多基督徒被錯誤地指控在羅馬放火,被放在大庭廣衆之下的公共場所喂獅子。即使即將死去,他們還在讚美拯救他們的主。他們能夠讚美主,是因爲他們是水和聖靈福音的信徒。只有靠信仰主愛他們並已轉嫁了他們所有罪孽的真理而贖罪了的人才會讚美主,即使自己被殺死或讓獅子吃掉也會讚美主。
這種力量來自信仰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的神的義,及對他的愛的信仰。是因爲神在我們心中,對我們說話,使我們強大,保護我們,安慰我們,我們才會有如此的力量。無論是危險,刀劍,威脅還是殉難都不能使我們與神的愛隔離。
信仰水和聖靈福音的人也信仰神的義,就是基督的子民。信仰神的義的人就被基督愛。但是有些人會把基督完美的愛轉變成爲一種純情緒化的愛,只會看到他在十字架上的死亡,只對他的痛苦折磨感到悲傷和哭泣。但是人類的這種情緒不會持續一晝夜。
雖然我們的情緒每早每晚都會有變化,但神拯救我們的愛是不會變化的,任何東西都不會改變。他的愛是絕世不變的。水和聖靈的福音就是這麽威力無比,神的義就是這麽偉大至高。沒有人能使我們與主隔離,是主使我們成爲了完人,讓我們披戴在他的愛裏。這就是水和聖靈福音的能力,也是我們信仰神的義的能力。
在希臘語中“福音”是“euaggelion,”據說含有“dunamis”―這個希臘詞的意思是力量,能力的意思,從這個詞我們得到了“達那炸藥(dynamite)”,即神。一點點炸藥就可使房屋夷爲平地,變爲塵土。軍艦上發射的一枚印第安戰斧導彈能摧毀一所巨大混凝土建築,使之成爲廢墟。無論建築物多麽堅固,與導彈的破壞力是無法比擬的。
兩架民用客機擊毀了紐約市里世貿中心兩坐姐妹大樓。當飛機襲擊建築物時發生了什麽呢?飛機爆炸點火,火勢因飛機燃料而變得極爲強烈,使得被飛機擊中的樓層上一切都融化了。樓層的剛結構及支撐建築的柱子全部融化,樓層突然倒塌,建築物不能承受倒塌樓層的重量,致使最後全部瓦解。但由於樓層突然迅速倒塌,柱子和其他支撐建築瓦解,正如大家所目擊的那樣,全部的建築物在幾秒鐘之內倒塌。
神的福音的能力就是水和聖靈福音的能力。也是包含了義的能力。可能使用這個悲劇來解釋神的義不恰當,但神的義賜予我們的水和聖靈福音就如同炸藥一樣能完全清除我們所有的罪孽。神的義就是耶穌降臨到這個地球上,受洗,在十字架上死亡,並從死亡中復活,從而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拯救了我們。
水和聖靈的福音就是神的義,耶穌藉以轉嫁了人類從創世紀到世界末日所犯下的所有罪孽。正因此,任何東西都不能使神與那些因信仰神的福音而罪孽得贖並受神愛的人隔絕。保羅的信仰也是信仰神的義。
那麽我們僅僅信仰十字架上血的福音能獲得神的義嗎?不能!只單單信仰十字架上血的福音不能賜我們神的義。具有其他信仰的人只要遇到一點點的挑撥就會輕易地放棄對耶穌的信仰。
例如,當他們世俗財産被人取走時,或因信仰方向而在工作中遇到困難時,他們就容易屈服於自己的信仰。這是大多數基督徒所不可避免的結果。不信仰水和聖靈福音的人,內心就沒有聖靈,就沒有從罪孽中得贖,遇到最少的威脅就會屈服。
今天基督教爲什麽如此脆弱呢?因爲他們的信仰只局限於十字架上的血。這種信仰沒有藉水和聖靈的福音獲得神的義。
義人信徒因獲得了神的義而從罪孽中得贖,能爲別人工作。由於他/她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並具有聖靈,又因爲神在他的道裏與他/她同在,這樣的信徒能做許多精神工作,能讓許多失落的靈魂重歸於神。這就是對神的義的信仰,對水和聖靈福音的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由神所賜,而不是靠我們自己的努力獲得,所以說,因神我們才能從事他的工作。
36節說,“如經上所記:‘我們爲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在信仰水和聖靈福音的人中,有些人生活在地球上事實上就是這樣被對待的。事實上,水和聖靈福音的信徒常常遭到他人的憎恨,特別是那些具有錯誤信仰卻自稱爲基督徒的人。
換句話說,名義上的基督徒比佛教徒還要憎恨重生的基督徒。這段經文告訴我們說“我們爲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這話就是神曉諭水和聖靈福音信徒的道。即使是我們的主,由於遵循了父的旨意,接受洗禮及在十字架上死亡,“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主降臨到這個世界上,並在世上生活,從而拯救了我們。
 

神的義戰勝了天下所有的罪孽

第37節說,“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我們怎麽才能贏得所有這些事情呢?我們靠著信仰神的愛的能力就能得勝了。
信仰水和聖靈福音的人就有神的能力。不信仰水和聖靈福音的人心中只有罪孽。心中有罪的人因爲罪孽,其信仰和拯救往往漂浮不定,因爲他們沒有能力。但信仰水和聖靈福音的人就有這種能力。他們自己沒有能力,但他們具有神賜予的水和聖靈福音的能力,有了這種能力他們就能夠忍受和戰勝所有的逼迫和苦難。義人必須從事精神戰役對抗罪人,並向他們傳播水和聖靈的福音。義人必須忍受生活,爲福音承受迫害,這就是他們的命運。爲主而活的生活就是我們的命運。
在東方有句格言說,“一天不讀書,說話就不會有份量”。我們怎麽樣?我們一天不爲神和他的福音活著就容易毀滅。我們就應過這樣的生活直至死亡。但是如果我們爲基督而活,犧牲自我,爲神承受迫害,向所有邪惡力量宣戰,我們的心就會充滿精神食糧,並找到繼續前進的新力量。
基督徒墮落是因爲他們沒有爲主而生。但是如果我們爲主而生,我們的精神力量就會更加成長,我們的身體健康,力量也會更加強壯。
38-39節說,“因爲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作爲水和聖靈福音的信徒,保羅確信這一點。同樣的真理也適合我們:無論是生還是死都不能使我們與基督隔絕。
在舊時代,那些行使權力的人如羅馬皇帝勸說基督徒放棄自己的信仰,並向信徒許以各種誘惑,如高官,美女和財産作爲他們放棄信仰的回報,並報告給當權者。但是福音的真正信徒決不會屈服於權力,財産或榮譽的引誘。
信仰不能用於交換世俗能提供的東西。如果有人給我們看一張支票說,“如果你停止傳播福音我就給你,”我們出於對未來的期盼和對神的強烈信仰就能回答,“你自己需要的話就去化吧;對於我它只不過是一張紙頭。”
 

只有水和聖靈的福音才是具有神的義的福音

許多人曾對我說,“如果你認可我們只信仰十字架上血的信仰是正確的信仰,我們也會認同你的信仰。我們不但不會指責你爲異教徒,事實上還可幫助你。”這些所謂的宗教領導特地向我尋求妥協。但神的義用他的道來衡量就是準確的,肯定的。錯就是錯,對就是對。認可錯誤的信仰本身就是對神的反抗,所以我非但不能認可他們的信仰,反而還要不斷地提出其謬誤。
“你只信十字架上的血嗎?那你內心肯定有罪。你注定要下地獄。即使你認爲我太嚴肅太堅硬,我也愛莫能助;因爲真理就是真理。”因爲這些話,人們與我保持一定距離,更精確地說,他們不再親近我們。過去許多人常常接近我,認爲我和他們相同。但每次我都告訴他們說,“你們是假牧羊人,是騙子,以神的名謀生,只不過是賊。”當我說這些話時還有誰會喜歡我呢?但“不是”就是“不是”,這就是我堅定不屈的立場。
還有人引誘我,說如果我只信仰十字架上的血,就會給我什麽樣的權力。但正像上述經文所說的那樣,無論“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我們都無需任何權力,不管是高處的還是低處的。我們無需某些騙子聲稱擁有的醫治能力。重生的我們無需這東西,我們甚至不喜歡他們。
這段話還告訴我們,任何別的創造物都不能使我們與神在主耶穌基督裏的愛隔絕。即使在宇宙中有外星人,也不能讓我們與拯救了我們的神的愛隔絕。
有些基督徒相信存在外星人。在牧師中許多人相信外星人的存在。於是我就問他們,“你在《聖經》中找到這種信仰的證據嗎?”當然他們不能回答我的異議。絕對沒有外星人。神如此摯愛人類,他爲我們派來了惟一的親生子。如果有外星人,耶穌就沒有必須只降生在這個地球上了。
經過大量的調查研究,我們現在已經能上月球了,探測器已經到達火星,但我們絲毫沒有發現在地球之外存在生命的迹象。我可以依據《聖經》充滿信心地斷言,無論人類的科學和技術能力多麽發達,也不管我們多麽廣泛地搜索宇宙,我們決不會發現外星人。
《聖經》說任何別的創造物都不能將我們與在主耶穌基督裏的神的愛隔絕。那麽什麽是神的愛呢?無非是水和聖靈的福音。這就是神的愛。靠水和聖靈的福音拯救了我們並使我們無罪的就是神的愛,沒有什麽能把我們與這種愛隔絕開。
保羅在第9章中再一次說到過這種信仰,但在第8章的結論中到達了信仰的頂峰。《羅馬書》1至8章形成了一個主題,其中第8章爲結論,在這裏到達了信仰的最高點。正如第8章神的道向我們所示一樣,只有信仰水和聖靈福音的人才能與神的愛不分離。
不這樣信仰的人就決不能與主聯合。他們或許能暫時爲神而生,但不能至死捍衛信仰並爲神而生。他們或許能虔誠地生活10年,20年,但他們的信仰最終會衰落並消亡,使他們與神完全隔絕,與神毫無關係。不是他們的行爲不足,而是他們心裏對基督的愛消失了。由於他們思想裏沒有聖靈,心裏也不愛主。簡言之,他們的心裏有罪。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認識到拯救的愛是多麽深厚,多麽完美啊,主藉水和聖靈的福音拯救了我們。當我最初遇見主時,我對基督的愛的感激之情是膚淺的,就好象一顆石頭扔進湖裏,産生一種僅僅肉眼能夠看得見的微小波浪。我只是平靜地認識到耶穌轉嫁了我的罪孽,我因此無罪了。當我在生活中傳播水和聖靈福音時,心中的波浪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深,好象心裏爆炸了一顆炸彈一樣。
誰說我們只應信仰十字架上的血呢?保羅這樣說過嗎?在《羅馬書》中保羅明確,毫不含糊地說起水和聖靈的福音。“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所以,我們借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借著父的榮耀從死裏復活一樣”(《羅馬書》6:3-4)。
難道水和聖靈的福音不是絕對偉大,徹底完美嗎?無論一個人的信仰多麽渺小,如果他信仰了水和聖靈的福音,就能從罪孽中得救。無論你有多少缺點,靠水和聖靈的福音,你的信仰就完全了。無論你多麽軟弱,靠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你就得救了。即使我們自己沒有能力,如果我們爲神而活,與神同在,我們內心的汙穢就能被清除掉。
一開始就不信仰的人最終會反對神,並離神而去,即使聽說這個福音並帶著福音生活了10年。那些閉著眼睛,捂著耳朵決定不見不聽神的真理的人是愚蠢之徒,他們用自己的雙手拒絕了神的賜福,並走向死亡。他們每天都用罪孽釘死基督,僅管沒有耶穌的洗禮就不會有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亡。
我每過一天都會認識到這個福音是多麽偉大和多麽完美,我越是軟弱,越是認識到福音顯示出來主的愛是多麽令人敬畏,多麽完整,我衷心感謝主。我傳播福音越多,聲音就越是洪亮;福音傳播得越多,我就越堅強。真福音傳播得越多,我就越是自信。
即使你已重生,但如果你不聽神的道,不侍奉他,你的思想裏就會長出雜草,你的思想會因這些雜草而變得荒蕪。發生這種情況,請唱讚美歌,請想一想耶和華。唱神的讚美歌,你的思想就能得到清洗,你就能再次振奮精神。
你應清理思想,排除出任何雜念,靠神的道去更新你的思想。我們的心靈已經得到清洗,但這全世界的雜念會進入我們的思想,並使我們混淆,迷惑,只要我們歌唱讚美神,更新並再次提升我們的心,我們就能敬禮拜神,祈求神。
無論我們身處何地,讚美神都是一種充滿歡樂和使人愉快的經歷。罪孽得贖的人思想裏沒有罪,讚美和歡樂自然而然地出自他們的腦子裏。歡樂的心唱出來的讚美歌能使我們心中生長的雜草消失。
時不時我們的弱點會暴露出來。因爲我們的思想和感情容易因困難的環境而改變,雖然我們在基督裏和兄弟姐妹在一起很高興,興致也高,但當我們獨處時就會有不潔的想法和雜念。所以當保羅看到自己的肉體時就大聲疾呼道:“我真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
雖然保羅在肉體上軟弱,但因受水和聖靈福音的拯救而成爲了完人。保羅是惟一這樣的人嗎?我也像保羅一樣。你不像他嗎?
當世俗之人聚集在一起時,男人常常喜歡飲酒,經常談論工作,誰提升了,誰沒有提升等等,而女人則忙於吹噓自己的丈夫,子女,家庭等等。而義人之間的談話在質量上與世俗之徒的談話是絕然不同的。即使在我們一同分享餅的時候,我們也談論在全世界得救的靈魂:印度,日本,歐洲,非洲,美國等等,讚美神,我們在思想上分享交往。
當我們讀《羅馬書》時,就能在心中經歷和分享保羅自己的信仰。我們也能發現神賜予的拯救是多麽的偉大啊。我們能感覺到這令人敬畏的福音。我們能理解這段話,並發現文中所隱藏著的意思。因爲我們認識到主的拯救是多麽的完整和完美,我們禁不住要讚美他的義。
即使現在全世界都要改變了,將我們拯救出罪孽的水和聖靈的福音仍然不會改變。因爲基督的愛拯救了我們,因爲他的愛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依然在我們身上,我們所必須要做的一切就是離棄這個世界,再次注意神。由於我們軟弱,又因爲這種軟弱,我們有時會落入世俗之道,但每當發生這種情況,我們只需把思想轉向神,信仰主拯救我們的真理。我們的肉體必須得到改變,但現在依然處在罪的律下。因此,我們必須繼續否定自己的肉體,靠精神思想過好我們的生活。爲了阻止雜草在心裏成長,我們必須求助神,讚美他的義。
你現在能認識到水和聖靈福音是多麽威力無窮嗎?於由整本《羅馬書》都講述水和聖靈的福音,如果不首先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就不能解開神的道。
我感謝主允許我打開並知道神的道的秘密。沒有人能將我們與神的義分割開來,神的義就是基督的愛。如果你希望信仰神的義,那就請信仰耶穌接受約翰的洗禮及其在十字架上的血作爲你的贖罪和拯救吧。那樣,你也能接受神的義了。
願神的義的恩賜降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