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道

主題9: 使徒保羅寫給羅馬人的書信

[第12章] 在神面前更新你的思想

“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待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羅馬書》12:1)。
在新國際版(NIV)中“理所當然的侍奉”被譯成“精神上的崇拜行爲”,那麽什麽是我們必須爲神作的“理所當然的侍奉”呢?爲神作“理所當然的侍奉”意味著將我們的身休獻給神,做他的義工。因爲我們得救了,我們需要獻上我們的身體,爲神所接受,傳播義的福音。爲神做理所當然的侍奉指將我們的身體奉獻給他。
在12章裏,保羅談到了什麽是我們的精神侍奉。不是遵循這個世界,而是更新我們的思想求轉變,證明什麽才是神和善的,喜悅的和完美的旨意。
理所當然的侍奉指我們要將身體和心靈都奉獻給神。那麽,義人如何才能在神面前過好生活呢?保羅說我們不應遵循這個世界,而應轉變更新我們的思想,爲神的義工奉獻我們的身體。相信神的義,同時奉獻我們的心靈和身體對於神也是理所當然的侍奉。
這段話很重要,因爲它告訴我們不必遵循這個世界,而相反要侍奉神的工作,改變更新我們的思想。
如果不首先更新我們的思想,我們就不能作精神崇拜。如果不再信仰神的義,那麽即使是義人也不能將身體和心靈奉獻給神。
我們可能會受到這個時代的影響,就像保羅的那個時代一樣。由於我們正漂流在罪惡時代中,如果我們沒有信仰神的義,就不可避免地要隨波逐流。即便是信仰神的義的義人也不可能完全不受這個潮流的影響,因爲他們和世俗人生活在一起。正因如此,《聖經》告訴我們不可遵循這個世界。
那麽處在這個世界上的義人何以能用身體和心靈爲神作理當的侍奉,聖潔的獻祭呢?只有信仰不斷更新我們思想的水和聖靈的福音才有可能。義人在靠神的義更新了思想,得到了轉變時才會認識並順從的神完美的旨意
保羅這麽說並非因爲他無知世俗事務。也不是在爲信徒上宗教課,說一聲,“讓我們行善”,卻依然無知他們的情形和能力。保羅敦促我們更新思想侍奉神的原因在於他知道信徒也會被這個世界之道沖走。
不管我們重生與否,我們的身體是沒有區別的。但在重生人和未重生人之間有一個極大的差異,那就是對神的義的信仰。只有義人能順從主,不斷地更新他們的思想,同時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
那麽什麽能更新我們的心靈呢?信仰能完全赦免我們于罪孽的福音語言才是更新我們心靈的東西。主已經寬恕了我們因肉體軟弱和不足而犯下的所有罪孽。因爲主已藉他的洗禮及十字架上的血寬恕了天下所有的罪孽,所以義的思想能更新。換句話說,我們的思想更新是因爲我們信仰神的義。
現在我們需要正確理解我們在神面前做的事情。我們必須洞悉什麽是他完美的旨意,他要我們做什麽,什麽是他賜予我們的使命,重生的義人必須做什麽事。我們必須在這些方面更新我們的心靈,必須侍奉他。神的旨意是要我們奉獻身體和思想,以自己作爲對他聖潔的獻祭。更新我們的思想來自信仰神已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
重生人與未重生人之間是有區別的。只有義人能靠信仰神的義更新他們的思想。我們義人始終能做取悅神的事情,清潔和更新我們的思想,否定肉體的世俗欲望。義人不同于罪人,因爲他們能更新自己的心靈,始終能侍奉神,順從神。
 

必須用信仰更新你的心靈

電視上有許多名人。這個世界的人們正忙於模仿這些名人的時尚。看電視就很容易瞭解到最新的趨勢。通過遙控就能打開這個世界。你的生活沒有遵循這個世界嗎?
我感覺到這個世界正在飛速發展。雖然我們今天使用鈔票,我們最終會使用電子款和電子卡。如果丟失電子卡那是件麻煩事,爲了方便,我們得在手裏或額頭上植入條碼。我想那時還有許多自然災害。讓我們開始更新思想,在那個時代來臨之前傳播福音,使我們義人不至於遵循這個世界。
每當步行時我都會思考如何侍奉神。我希望勤奮地傳播這個包含了神的義的福音,因爲到了我們手裏或額頭上有條碼時就不可能傳播神的道了。我毫不疲倦地順從神的旨意。或許有一天我無須工作了我才會休息。當那個時候來臨時我會把所有的財産都分給窮人。
但現在我只能順從主的旨意,遠離這個世界,不遵循這個世界。在《羅馬書》裏許多義人都靠保羅傳播的福音得救了,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順從了這個世界,偏離了主。我們必須注意不可步入他們的後塵。
保羅寫這段話是出於焦慮,因爲《羅馬書》中的信徒遵循了這個世界。“你的軀體遵循了這個世界,但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更新你的思想。主沒有贖回你所有的罪孽嗎?請牢記神的義的福音並思考一下怎麽取悅神。更新你的思想,行主能完全接受的事,用精神,而不是用肉體去思考。”保羅就是這樣告誡羅馬信徒的,也同樣告誡今天的我們。
雖然我們在外表上假裝不會遵循這個世界,但事實上我們遵循這個世界。即使是這樣,我們仍通過更新思想侍奉神。由於自身的弱點,我們發現很難擺脫順從這個世界,但我們仍相信主已通過神的義帶走了我們所有的罪孽。正因這樣,我們才能靠著對神的義的信仰做侍奉神的義工。靠信仰神我們就能完全順從神完美的旨意。
我們必須時刻更新我們的思想。因爲義人在這個世界上死亡,所以比世人更純潔,他們面臨退化到錯誤思想,觀念和軀體的危險比俗人更大。所以我們必須始終用對神的義的信仰捍衛我們的心靈。
因爲基督已經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我們只須堅定地相信自己的信仰是完美的。你相信耶穌已藉神的義帶走了你所有的罪孽嗎?如果你信,那麽你在用信仰做著神的工作,不管你過去所有的不義,因爲主已轉嫁了對你的所有審判及對罪孽的譴責。
我們必須靠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去更新我們的思想。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我們在這個最後時代裏不更新思想,則大家最終都會離開教會並死亡。
不斷更新的信仰生活就如同騎單車上山。不更新思想就如同不踩踏腳停在了上山的路上。如果你不踩踏腳,不但你會停下來,而且還會滑下山去,在下山途中摔得粉身碎骨。
同樣的原理也適用於我們對神的義的信仰。我們騎單車上山。靠我們自己力量和旨意很難到達山頂。我們需要牢牢地握住神的義,因爲我們仍爲肉身。一刻也沒有離開過肉體的思維。
無論我們什麽時候缺乏力氣,我們的肉體都容易放棄。“我不能做這個。我不適合這個。我的毅力薄弱,但那位兄弟的毅力確實強大。我沒有這種能力,但那位姐妹有強大的能力。我太弱了,不能和那些兄弟姐妹們相比。他們看起適合侍奉神,但我不適合。”任何人的信仰如不堅持神的義最終都會像停止踩單車踏板一樣,並會在下山時摔得粉身碎骨。
這個原則只適用於一小撮人嗎?當然不是。它適用每位人。受過良好訓練的自行車手很容易騎上山,但體弱的人就很困難。但是,義人的問題不在於他們的身體力量,而是堅定地堅持對水和聖靈福音的信仰。只靠體力是很難到達精神頂峰的。與體弱或體強沒有關係。
請牢記沒有人僅僅因爲毅力強大就能過上信仰的生活。我們不應與他人相比,更不應氣餒。而要獨自堅守主的義。如果我們不斷地靠神的義的信仰更新我們的思想,主就會拉我們一把。如果我們每天檢查自己的心,那麽我們接受到拯救的福音就會根植在我們的心裏。我們信仰神的義,做主的工才能清潔我們的思想。
我感謝主對我們的恩典,他讓我們更新思想後侍奉他。我們更新思想後,主同意我們始終靠信仰跑在他的面前。
 

因爲我知道在我裏頭沒有良善

保羅在《羅馬書》7:18中說,“我也知道在我裏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爲,立志爲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保羅非常瞭解在他的肉體之中沒有良善。肉體沒有善良,這是定律。
保羅知道在他的肉體內沒有良善。他知道無論他多麽喜愛律法,多麽努力遵循律法,他都是做不到的。心要更新追隨主,但肉體不斷從精神戰場撤退。
所以,保羅在《羅馬書》7:21-24中表示出了極大的悲哀,“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爲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爲按著我裏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保羅是怎麽定義他的身體的呢?他將之定爲“取死的身體。”你的身體怎麽樣?不也是取死的身體嗎?當然是了!身體本身就是死亡之軀。它只會犯罪,哪里有罪孽,身體就會去哪兒。“我真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這就是保羅說的話,“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羅馬書》7:25)。
保羅指出有兩種律。一種是肉體的律。它只求順從肉體的欲望,居住在肉體的思想裏,與完全與取悅神的東西是背道而馳的。
第二種是生活聖靈的律。聖靈的律要我們走神希望我們的正道。聖靈的律與肉體的律正好相反。我們基督徒正好處在兩者中間,決定該往哪兒走。
我們有時遵循肉體的要求,但當我們更新自己的思想時,我們就會順從聖靈希望的神的工作。我們這樣做的原因是,以我們的身體作爲獻祭奉獻給神,然後立即做肉體的事情,因爲我們都有肉體。所以,我們必須靠聖靈更新我們的思想。
雖然我們得救了,但我們容易順應這個世界,因爲我們仍然爲肉身。因爲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順應這個世界生活,我們容易受到他們的影響。因此,只有一種方法我們能遵循神,那就是更新我們的思想。我們能始終靠信仰更新我們的思想而生。我們就是這樣順應主,直到他再來。
我們只需看一下我們的肉體,沒有人能順從神的義事,我們全部注定要毀滅。但我們可以通過更新思想順從主,全心全意堅持他的義。我們必須更新思想,順從他。保羅在《羅馬書》8:2中是這麽說的,“因爲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裏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
律法因肉體軟弱不能做的事,基督通過神的義完成了。正如《羅馬書》8:3所說那樣,“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爲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
神將他惟一的兒子派到地球上,在肉體中定了我們的罪案。“在肉體中定了罪案”指我們所有的罪孽都被轉嫁了,因此我們無罪了。我們需要靠信仰神的義赦免我們的罪孽。爲了滿足律法公義的要求,神派他的兒子藉洗禮和十字架上的血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從而將我們從天下所有的罪孽中拯救了出來。
在得救後,出現了兩類人:一類人順從肉體生,把心思放在肉體的事情上,一類人依據聖靈生,把心思放在聖靈的事情上。你必須懂得肉體的思想致你死亡,而聖靈的思想致你得生和平安。肉體的思想違抗神。
我們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羅馬書》8:7)。如果不更新思想,即便是重生的義人也會落入肉體的思維。如果我們不相信神已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因而不更新思想,那麽我們就很容易落入肉體的工作,不能順從主。正因如此,我們必須始終更新思想。
保羅說重生的義人要麽順從肉體的思想屬於肉體,要麽更新思想順從聖靈的思維。我們在兩者之間徘徊。但保羅仍說,“如果神的靈住在你們心裏,你們就不屬肉體,乃屬聖靈了。人若沒有基督的靈,就不是屬基督的”(《羅馬書》8:9)。
我們是神屬靈的子民。換句話說,我們就是他的子民。即使我們因軟弱順從,遵循了肉體,我們仍是重生人。當我們專心於肉體的東西時我們就屬於肉體了,但因爲聖靈居住在我們心中,我們就是基督的子民。從另一角度來說,我們是義人,是神的子民。
保羅說,“我們的身體因基督而死亡。” 他還補充說,“基督若在你們心裏,身體就因罪而死,心靈卻因義而活” (《羅馬書》8:10)。我們的精神思想必須被喚醒。我們依然脆弱,我們的身體容易誤入歧途,直到我們死亡。但我們的思想和腦子必須靠信仰神的義更新。
無論什麽時候我們認識到自己身上的罪孽,都應著眼於神的義。只有那時我們才能認識到神的義已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讓我們注意神的義並相信神的義。感謝他轉嫁了我們所有的罪孽,並關心神的工作。請思考一下神的旨意,想一下什麽最完美,能取悅神。那時你的思想才能始終更新。
我們必須靠信仰更新我們的思想,考慮取悅神的事情。這就是義人應過的生活。只有這樣做了,我們才能順從主,直至他的返回。我知道我們因日常生活而備感疲憊。工作艱辛,上教會不易。每個人都面對困難。有時我們甚至嫉妒耶穌在死亡時說的話,“成了。”我自信我們也能說“成了”,並脫離所有的艱辛。
耶穌第二次降臨已經臨近。讓我們更新思想,不可遵循這個世界,直到他的降臨。因爲要遵循主,我們需要堅持神的義,我們的思想必須不斷的更新。這樣,我們才能順從主直到他返回。時間已臨近了。
我最近讀過一篇新聞文章,報導說南極臭氧洞大於美國大陸三倍。我還讀過一篇導彈防禦計劃的文章。該系統計劃在空中擊落導彈,基本試驗已經成功。趨勢是明確的:隨著軍事破壞能力的成倍增長,環境也不斷受到毀壞。
一個國家增強軍事力量,對手也會加強軍事力量與之競爭嗎?全球各國不會坐等一國增強軍事實力。這些強大力量之間爆發戰爭會怎麽樣呢?
如果一些國家試圖發展核武器,那麽就會有強大的力量阻止他們獲得核能力。假設阻止努力失敗,涉及的國家獲得了核武器,並威脅使用核武器,那麽其餘的國家肯定會努力發展新式武器,以應付這種情形。
這類新武器破壞世界的力量比核武器還要強。戰爭已不同於過去用槍打了。殺滅人類是輕而易舉的事;瞬間就可以毀滅整個城市,整個國家。核戰爭不是地區戰爭,將會導致全球戰爭。僅管戰爭已造成了毀壞,但來自自然災害的更巨大毀壞將等待著全世界。臭氧層更快受到破壞,森林採伐導致了海嘯和暴風雨。強權的反基督者會出現並統治世界。
你或許會說我以假設的方式走向極端,但人類本質上是邪惡的。各國建立軍隊,發展新武器從不會出於好意。核武器只會衍生出同類型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國家間爲了生存將相互打擊。其他國家將與試圖統治全球的單個國家抗衡。不管意圖如何,核武器和軍事能力只能用於邪惡目的。
很久以前,保羅曾告誡羅馬的信徒不要遵循這個世界,而要靠更新思想順從神。這段文章非常適用於我們這個時代。在這最後的日子裏,我們必須分清什麽是神和善的,喜悅的,完美的旨意,並藉信仰順從主。
雖然我們有許多缺點,但我們的主是萬能的神。萬能的神作爲聖靈居住在我們心中。雖然我們的身體很脆弱,但我們心裏的聖靈很強大。聖靈靠我們對神的道的信仰更新我們的思想,使我們能順從主。
讓我們全部依靠聖靈的能力,更新我們的思想,侍奉神。如果在我們侍奉神時主返回到我們身邊,就讓我們與神一同前往。我們活著就要傳播神的義,直到基督返回。請靠信仰神的義更新你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