خطبات

主題11: 會幕

[11-6] 神在割禮立約中所做的承諾仍然對我們有效 《創世紀 17:1-14》

神在割禮立約中所做的承諾仍然對我們有效
《創世紀 17:1-14》
“亞伯蘭年九十九歲的時候,耶和華向他顯現,對他說:‘我是全能的神,你當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與你立約,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亞伯蘭俯伏在地,神又對他說:‘我與你立約,你要作多國的父。從此以後,你的名不再叫亞伯蘭,要叫亞伯拉罕,因爲我已立你作多國的父。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我要與你並你的世世代代的後裔堅立我的約,作永遠的約,是要作你和你後裔的神。我要將你現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永遠爲業。我也必作他們的神。’神又對亞伯拉罕說:‘你和你的後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約。你們所有的男子都受割禮,這就是我與你,並你的後裔所立的約,是你們所當遵守的。你們都有要受割禮,這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證據。你們世世代代的男子,無論是家裏生的,是在你後裔之外用銀子從外人買的,生下來第八日,都要受割禮。你家裏生的和你用銀子買的,都必須受割禮。這樣,我的約就立在你們肉體上,作永遠的約。但不受割禮的男子,必從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約。’”
 

在創世紀第17章,神與亞伯拉罕確立的割禮之約向我們所示了屬靈割禮。通過割禮,以色列民將手按在獻祭牲畜的頭上,從而將他們所有的罪孽都轉嫁到了牲畜身上。換言之,神與亞伯拉罕之間確立的約是贖罪祭和燔祭的預兆。神通過割禮向亞伯拉罕承諾,他要做他的神,及他後裔的神,並預言藉會幕,亞伯拉罕的後裔通過按手將罪孽轉嫁到了獻祭牲畜的頭上。我們還必須認識到和相信,除此,耶穌在《新約聖經》時代通過接受約翰的洗禮,轉嫁了世人所有的罪孽。
神向亞伯拉罕許諾:“你向天觀看,數算衆星,如果數得過來……你的後裔將要如此”(《創世紀15:5》)。神顯現在亞伯拉罕面前,再次承諾:“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我要與你並你的世世代代的後裔堅立我的約,作永遠的約,是要作你和你後裔的神”(《創世紀 17:6-7》)。
神通過割禮向亞伯拉罕及其後裔承諾。割禮與以色列民向神敬獻祭品時的按手相符合。前面已經說過了,在《新約聖經》時代,耶穌通過接受約翰的洗禮完成罪的赦免。我們必須認識和相信神在《舊約聖經》中向亞伯拉罕承諾的割禮在《新約聖經》體現在通過耶穌的洗禮,完成罪孽洗滌的屬靈割禮。除此它還告訴我們當以色列民在會幕中向神作奉獻時也需要亞伯拉罕的這種信仰。
神曉諭亞伯拉罕說:“你們都有要受割禮,這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證據。你們世世代代的男子,無論是家裏生的,是在你後裔之外用銀子從外人買的,生下來第八日,都要受割禮(《創世紀17:11-12》)。換句話說,神通過割禮向亞伯拉罕及其後裔作出承諾。他承諾要做亞伯拉罕的神及他後裔的神,但即亞伯拉罕及後裔必須行割禮。“你家裏生的和你用銀子買的,都必須受割禮。這樣,我的約就立在你們肉體上,作永遠的約”(《創世紀17:13》)。
這就是爲何全世界的百姓中只有以色列民從亞伯拉罕時期起都要割除包皮。現今,由於有益健康,割禮已傳播得更廣了,但只有以色列男性行割禮。這是神向亞伯拉罕承諾的標記,神讓他和以色列百姓,他的後裔在他們的肉身上帶上了他與他們之間立約的記號。
《創世紀17:11》說:“你們都有要受割禮,這是我與你們立約的證據。”。所以割禮是約的標記。簡明地說這是神作的承諾:“你何以見得是我的子民?你可憑你割禮的傷痕。從現在起你們中所生的每個男子都要割除包皮。這樣我的約就立在了你的肉體上作永遠的約。我承諾作你們的神及你們後裔的神。我承諾賜福於你,使你極其繁多,引領你們入迦南地,並永遠生活在那裏,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創世紀17:4-14》)。
神說他和亞伯拉罕及其後裔之間確立的約見於他們的肉體。換句話說,神的承諾烙印在了受割禮的以色列男子的傷痕上,相應地說,他們割禮與否取決於他們是不是亞伯拉罕的後裔。那些經過割禮的人被神看作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得到神的賜福,而未經割禮則完全不是這樣。
 

亞伯拉罕事實上是以色列百姓一個重要的人物
 
對於以色列百姓來說,甚至比立法之父摩西還重要的人物是信仰之父亞伯拉罕。雖然許多以色列民不記得諾亞,但很少人會忘記亞伯拉罕。只有少數人會記得謝蒙、塞斯或麥修徹拉,但對以色列百姓來說亞伯拉罕仍然是不會被忘記的信仰之父。他們全認他、信他、追隨他爲國父。因此,神通過亞伯拉罕所作的承諾今天仍然有效。
以色列百姓今天仍然信服他們自己: “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後代。我們的百姓在肉體上有割禮的記號。”這就是以色列民爲何把自己看成是被神選定的人,因爲他們仍然相信神通過割禮與亞伯拉罕之間確立的約。
亞伯拉罕有二個妻子:吉髮妻子撒萊,後來神將她取名爲薩拉,第二個妻子是黑格,是撒萊的女僕。因爲撒萊不會懷孕,亞伯拉罕想通過黑格生孩子(《創世紀16:1-4》)。但神明確表示撒萊是亞伯拉罕的結髮妻子,只有通過她自己的孩子神才可使亞伯拉罕的後裔多如滿天星星。因爲神承諾他只認撒萊身體所生的孩子爲他的子民,神不把第二個妻子黑格所生的孩子伊什梅爾看成是他的子民。
如果以色列百姓不行割禮,神向他們作的承諾就無效。神讓他們行割禮作爲立約的記號,使立約存於他們的肉體。因此,以色列百姓確信行割禮,否則不行割禮就會使神的承諾無效。這可能就是以色列百姓人人行割禮的原因,因爲很清楚,不行割禮就如異教徒,與神的承諾是無關。
 

屬靈割禮
 
神和亞伯拉罕之間的立約完全通過耶穌赦免罪孽來完成,即耶穌降臨世間,通過接受約翰的洗禮轉嫁了人類的罪孽。
神曉諭以色列百姓建造會幕的大門,用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及細紡亞麻紗編織會幕大門和帷子(《出埃及記26:31,27:16》)。通過會幕詳細的樣式,神曉諭我們藉耶穌基督得到拯救。那些相信這樣的真理,即我主降臨世間,在30歲時接受約翰的洗禮,轉嫁了人類所有的罪孽,從而赦免了我們的罪孽,他們就是亞伯拉罕的後代。神成了那些相信會幕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及細紡亞麻紗的人的神。
要相信耶穌的洗禮,我們必須進行屬靈割禮。這個屬靈割禮就是相信我們的罪孽通過耶穌的洗禮已經轉嫁到了他身上(《羅馬書2:29》)。
因此,那些相信藍色、紫色和朱紅色及細紡亞麻紗所揭示的水和聖靈的福音而獲得罪孽赦免的人全部是神王國的國王和他的子民。正如神承諾的那樣,“君王從你而出”(《創世紀17:6》)。他的子民真的在整個地球繁衍開來了。
如果我們要成爲亞伯拉罕的後代,我們必須相信耶穌在世間接受的洗禮及他在十字架的血。因此,無論我怎麽強調認識和相信耶穌洗禮的重要性,也是不足夠的。耶穌基督是君王之王。他是穿著長袍的君王之王(《約翰書19:5》)。耶穌是宇宙之君王和造物主。他是神生的唯一的兒子,他降臨世間是爲了遵循父親的意志,免除我們的罪孽,通過洗禮轉嫁我們的罪孽。爲了免除我們的罪孽,他從我們內心切除了罪孽,並通過他的洗禮將罪孽轉嫁到他身上,因我們的罪孽而受到審判,在十字架上流血。因此相信這個真理的人才能成爲亞伯拉罕的後代。
亞伯拉罕,他的家族及他的後裔全部都進行了身體上的割禮。甚至用銀子從非以色列民那裏買來的僕人也行割禮。當他們相信立約並行割禮時,即使非以色列的僕人也得到了賜福,神成爲他們的神。因此,有了信仰,我們受到了神的賜福,因爲信仰我們能進入天國,因爲信仰我們在地球上成爲君王。在《新約聖經》時代,這個信仰就是相信耶穌通過他的洗禮轉嫁了世間所有的罪孽。
然而,有些人稱耶穌的洗禮並不那麽重要,因爲他們僅想信他在十字架上流血已經獲得了罪孽的赦免。雖然他們相信在會幕時代手按在獻祭牲畜的頭上,而他們卻認爲耶穌基督的洗禮並不重要。因此他們堅持認爲亞伯拉罕的信仰在耶穌地球出現上之前就已經批准了,遠在摩西的會幕之前,只要相信在十字架上流血的話,無須相信耶穌洗禮的話,他們仍然可以得救。
但我們必須記住神要亞伯拉罕帶給他一頭三歲的母牛,一頭三歲的母山羊,一頭公羊,一隻龜,一隻鴿子──所有這些就是要亞伯拉罕明白神要將迦南全地賜予亞伯拉罕和他的合裔──神在心裏有意火燒燔祭。《創世紀15:17》說:“日落天黑,不料有冒煙的爐,並燒著的火把,從那些肉塊中經過。”神還同意了亞伯的燔祭和他的信仰,但沒有同意該隱的信仰,因爲該隱不相信燔祭。
在今天的基督徒中太多的人錯誤地相信只要盲目地信了耶穌,甚至信仰中根本沒有屬靈割禮就能得救。他們只相信耶穌被訂在十字架,不相信他們的罪孽已通過洗禮轉嫁到了耶穌身上。這些人將決不會成爲神的子民,因爲用這種方法決不能從他們的內心清除出罪孽。他立約的標記在受割禮人的身上,未受割禮的人和神的承諾沒有關係。
不相信耶穌從使徒約翰接受洗禮的人能獲得罪孽的赦免嗎?這樣的人能成爲神的子民嗎?他們能成爲天國的君王嗎?這些問題的答案就是絕無可能!我們今天閱讀的主要段落給這個答案提供了明確的證據。今天,神向亞伯拉罕作的承諾和他向這些相信耶穌爲我們的救世主,相信他的洗禮,相信他在十字架上流血的你我所作的承諾是一樣。神對亞伯拉罕所作說的祝福話語對那些相信他的人仍然是有效的。
 


耶穌的真正信仰者不會追隨自創立的教條

 
《聖經》中神的語言是拯救的肯定而又明確的真理;我們讀得越多思考得越多,它就變得越肯定和明確。在今天的基督徒中,許多人的信仰是錯誤的,他們以自己的思想相信和追隨神,然而全然不知他們的信仰是徹底錯誤的。這些人的信仰基礎是錯誤的。盲目相信耶穌已拯救了他們或許會滿足他們的自我感覺,但他們必須認識到神不會同意他們盲目的信仰。
主說任何人要追隨他必須首先否定自己,背負他的/她的十字架。無論誰要相信神的話必須放下他的/她的思想,相信神實際上神所說的話。今天你我必須相信耶穌基督賜予我們的罪孽的赦免,相信他降臨到世間,藉他的洗禮轉嫁了普天下所有的罪孽,在十字架上流血,死後重生。
今天許多人不這樣認爲,而是盲目地堅守著耶穌的名字,說什麽他們有自己的信仰方法。這些人的信仰方法和耶穌賜予的水和聖靈的福音沒有任何關係。例如,有些人聲稱當他們在深山做禱告時,耶穌顯現了,有些人稱當他們去教堂、齋戒、整夜禱告時他們的罪孽全部消失了,這是因爲他們深受罪孽的折磨,通過懺悔的禱告是不能擺脫掉的。
這種信仰和通過我主賜予的水和聖靈的福音所得到的真正拯救毫無關係。我們在哪里看到過神的言語說因這樣的信仰他會赦免我們的罪孽?沒有!這些人模糊地意識到神是絕對的,耶穌是萬能的,但他們借用耶穌的名,在他們不可靠的信仰裏加入對神膚淺、不可靠的認識——因此,他們叫神的名字是徒勞的,只能忘卻他們的罪孽,得到神更多的憤慨。這些人構築了他們虛構的耶穌和拯救的說法,相信他們通過想象得到的虛構之事。
《創世紀 17:14》說,“但不受割禮的男子,必從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約”。神明確地許諾我們,他將通過屬靈割禮拯救我們的罪孽。神樸實地向我們承諾,只有那些重生於水和聖靈的人才能成爲他的子民。因此,那些只相信耶穌的血而不相信他的洗禮的人是決不會成爲神的子民的。這些人已經背叛了神,因爲他們沒有相信神許諾的福音,因此他們應從神的子民中剪除,並受神的譴責。
拯救我們於罪孽的信仰基礎只有水和聖靈的福音。只有在水和聖靈的福音成爲我們的信仰基礎時,我們才能堅定地、一心一意地相信神的話語。內心仍未行屬靈割禮的宗教異教徒能在心裏接受神嗎?他們決做不到這點。因爲水和聖靈的福音允許我們行屬靈割禮,使我們成爲神的兒女,沒有這個明確的基礎,神的語言對於我們只是一種知識。
這就是爲什麽重生僕人的宗教說教只有相信水和聖靈的人才是可以理喻的、可以利用的原因。換句話說,只有重生的人才能聽見和理解神的話言。當我們遇見不識水和聖靈福音,卻聲稱只通過十字架上的血重生的人時,雖然他們說,我們想信的是同一個神,但我們感覺到我們所說的神完全不同。誰是真正的神呢?真正的神就是向亞伯拉罕作承諾的神。
神對亞伯拉罕及其後裔說:“我的約就立在你們肉體上,作永遠的約”(《創世紀17:13》)。什麽是告訴我們已獲得罪孽的赦免的記號?它可以在我們的內心發現。用心去相信耶穌基督的洗禮,我們已成了神的兒女,因爲相信真正的洗禮,我們的心靈接受了屬靈割禮。我們用心相信主接受了洗禮,因爲轉嫁我們的罪孽,我們行了屬靈割禮,所以我們成了神兒女。
憑我們信仰這個真理,即我們已將罪孽轉嫁到耶穌身上,耶穌將我們的罪孽背負到十字架,他被訂死在十字架上,死後重生,因而拯救我們於罪孽。換言之,憑我們的信仰,我們成了神的兒女。憑我們的信仰,我們無罪。那麽我們還有殘餘的罪嗎?當然沒有。我們沒有任何罪。這一切全因神奇的福音真理而實現的。
 


你我如何才能成爲亞伯拉罕的後裔?

 
我們已成爲亞伯拉罕的後裔,因爲我們相信會幕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所體現出來的耶穌行事而進行屬靈割禮。因爲我們相信耶穌的洗禮及在十字架上的血,我們完成了屬靈割禮並成了神的兒女。因爲我們相信耶穌已通過洗禮轉嫁了我們的罪孽,並在十字架上替我們的罪孽接受了審判。這就是你我在宗教上成爲亞伯拉罕後裔的原因。
重生於水和聖靈的人現在必須認識到他們真正是誰。你、我、我們,這些相信水和聖靈福音的人全部都是神的兒女,是他的子民,我們已籍信仰進行屬靈割禮。
我們是未來千禧年王國的國君,統治所有神的創造物,享受神的顯赫。這就是我們現在已經改變了的狀態。這個世界的人知道我們真正是誰嗎?他們不知道。但我們相信了神的話語,改變了精神狀態。現在我們明確地、毫不含糊地認識了自己。
那些因神的語言而重生的人知道自己真正是誰。我們和那些在宗教社區內招搖的人是有本質區別的不同的,他們只是傳播自己完全無知的虛假教條,而對生重之人,對神的真正子民則冷眼相看。由於以色列百姓認爲自己是被神選中的人,看成是以實瑪利的後裔,我們作爲亞伯拉罕的宗教後裔,有權利相信自己是被神選中的人。
我們這些相信水和聖靈福音的人有幸成爲了亞伯拉罕的後裔。我們藉著對會幕所示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福音的信仰可以邁入天堂的大門。
正像神對亞伯拉罕承諾他將使他的後代多如滿天星星的一樣,我們親眼可見立約的實現。這就是神賜予我們的祝福。
通過我們內心的割禮,神把我們從世間的罪孽中拯救了出來。這信仰的割禮是由會幕大門上所用藍色、紫色和朱紅色及細紡亞麻紗構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