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道

主题9: 罗马书

[第7-3章] (罗马书 7:5-13) 我们赞美主动的理由

(罗马书 7:5-13)
“因为我们属肉体的时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恶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以致结成死亡的果子,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服待主,要按着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律法是罪吗?断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然而罪趁着机会,就借着诫命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头发动,因为没有律法,罪是死的。我以前没有律法,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那本来叫人活的诫命,反倒叫我死,因为罪趁着机会,就借着诫命引诱我,并且杀了我。这样看来,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既然如此,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吗?断乎不是!叫我死的乃是罪。但罪借着那良善的叫我死,就显出真是罪,叫罪因着诫命更显出是恶极了。”
 
 
我赞美主引导我直到现在
 
我赞美神,因为是他指引我遇见了你们这些神珍贵的子民。我忠心地感谢他,赐我过着受祝福的生活直到今天。神始终与我同在,始终怜悯我,仅管有时我会感到沮丧,面对艰辛,许多情况下有过苦恼和软弱。他始终活着,在我的身边,不论我烦恼还是欢乐时。他从没有让我孤独一人,甚至一秒钟也没有离开过我。
神赐福我们何其多啊!如果神像我们一样,他或许会怜悯我们二,三次,但终究会失去耐心。但神不是人,他的耐心是无限的。他不断地怜悯我们,无论我们行不行善,也不管我们遵不遵循他的道。有了这么一位仁爱的神,我们不禁要赞美他,拜他,侍奉他。大卫国王一生都赞美耶和华,感谢神在危难时刻照顾了他。他承认,“我借着你冲入敌军,借着我的神跳过墙垣”(《诗篇》18:29)。
神赐福我们何其多啊!我们怎么赞美神也是不够的。如果我们建造一所大如整个世界的教堂,我们会满足吗?如果我们建造的教堂直达天空,我们会满足吗?当然不会!我们能够建造最大最美丽的教堂,想所未想到,但重要的不是教堂的大小或漂亮,而是神的工作在召唤灵魂,让这些灵魂听他的道,让他们信仰神的道而得重生。因所有这些祝福,我们只能赞美神,别无他法。我们感谢他允许我们侍奉他,在侍奉他的事业中结出果子,否则我们只能浪费生命。
神让你坐在这崭新的修炼中心你难道不感激神吗?神已恩赐我们无尽的荣耀,并无限热爱我们。我们是什么人,我们何德何能理当接受他的爱?我们是无名之辈,没有一点功劳。然而神却让我们在他面前表现得非常宝贵,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有什么可显耀,而是因为我们重生了。在遇到耶稣基督之前,我们并无宝贵之处。是神让我们这些疯狂吹着泡沫,游荡在荒漠里,注定要死亡和毁灭在尘土里的人成为了他的子女。
神赐我们的爱是多么美丽多么伟大啊!赞美耶和华!在世界上众多的灵魂中,神用他无条件的爱和义拯救了我们。拯救比解救更为伟大。它意味着我们的灵魂现在与神交流了。意味着他的爱归于我们了。还意味着他的诸多赐福属于我们了。
我们仍能在神的教会里找到令人惊异的指导和鼓励。如果不是神留我们,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呢?如果不是神爱我们,赐福我们,我们怎么能传播福音并侍奉他呢?我们侍奉神,因为他仍活着,与我们同在,赐福我们。
如果神既没有留我们,也没有赐福我们,我们以前就不会赞美他,现在也不会。神已用他那双怜悯的手爱我们,赐福我们,鼓励我们,遮盖我们,我们才能侍奉他,追循他,赞美他和崇拜他。这不是真实的吗?我们全心全意赞美他奇妙的工作和对我们无尽的爱。
神已为他所拯救的人做了许多事情。他解救我们,并继续增强重生圣徒的信仰,这就是神支持我们,保护我们的证据。神通过我们的工作成就了他的旨意。
我相信神已赐福全世界所有的教会,重生的会众,并永远赐福他们。虽然我们经历过众多的苦难,然而神始终与我们同在,让我们耐心地继续做他的工作,加强我们的精神,使我们的心灵具备了获得更多赐福的信仰。神的恩典是多么伟大啊!我再次感谢主。
 
 
我们衷心感谢主
 
“因为我们属肉体的时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恶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以致结成死亡的果子,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服待主,要按着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罗马书》7:5-6)。《圣经》说当我们顺着肉体时,律法唤醒的罪孽激情就会在我们肢体中发动,结出死亡之果。但是《圣经》还说,“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服待主,要按着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
我们的肉体能脱离罪孽的激情吗?人具有两面性。一面是肉体,一面是心灵。无论我们多么努力,肉体都不能实现神的义。也不能遵循神的律。即使在我们重生后,我们的肉体也不能遵循神的律,无论我们多么尽力。所以保罗说,“因为我们属肉体的时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恶欲就在我们肢体中发动,以致结成死亡的果子,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
《罗马书》4:15说,“因为律法是惹动忿怒的,哪里没有律法,那里就没有过犯。”我们必须衷心赞美神。神要我们以心灵赞美他,而不是凭古旧的文字。因为被律法俘获的我们已经受到了律法忿怒的诅咒。
肉体不同于心灵。肉体是受到限制的,而心灵能接受神的道并靠信仰而赞美他。心灵也能脱离罪孽。
我们已经在律法上死亡。我死亡是因为我在自己所坚特的东西上死亡了。对于神,我们的肉体已经死亡。靠肉体,我们既不能实现神的义,又不能在神的律法面前称义。我们的肉体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审判。然而圣父给我们派来了他惟一的亲儿子耶稣基督,将律法的所有忿怒转嫁到了耶稣的身上,然后让耶稣替我们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神使我们得以靠心灵的信仰,而不是在忿怒下因律法俘获我们的仪文去侍奉他。
现在我们凭信仰赞美神。虽然我们仍具有肉身,但心可以赞美神。我们的心相信神爱我们。我们赞美主,因为我们相信自己已在基督里死亡了。神已将我们从律法的忿怒中拯救了出来。圣父为受律法诅咒和神审判的我们派来了他惟一的亲儿子,时间来到时,他儿子就转嫁了我们所有的罪孽和律法的忿怒到自己身上。因此,神将所有接受他的爱并信仰他的人拯救出罪孽,审判和律法的忿怒。我们因他完全将我们拯救出了所有的罪孽而赞美他。
我们彻底相信神拯救我们是出于他的义。我们因他的爱而衷心向神献上我们的感谢,赞美和荣耀。但我们能靠肉体来做这些事吗?不能。当我们身为肉体时,受律法支配的罪孽激情就会在我们的肢体上结出死亡之果实。肉体只能居住在神的忿怒之下。
现在我们靠信仰脱离了律法的忿怒。仅管我们要受到律法的审判,神还是用他的爱和拯救使我们能够侍奉他,既不是靠古旧文字也不是靠神忿怒的律法。
没有人可以靠行为侍奉神。虽然我们已经重生,但我们仍不能靠肉体去侍奉神。我们中有没有人想靠肉体去侍奉神而感到失望的?我们决不能靠着肉体去侍奉主。罪孽的激情始终统治着肉体。即使在我们重生后也不能靠肉体去侍奉主。我们只能用心靠信仰去赞美神,去侍奉他。因此,当你赞美神时,就会用心信仰他,感谢他的爱。那时,肉体就成为随信仰而行的一种工具了。
我赞美主,是他将我们从律法的忿怒中拯救了出来,因为我全心全意相信。我感谢主。他已完全拯救了我们。他已从我的日常罪和律法的诅咒中赦免了我们。毫无疑问:主已拯救了我们。仅管我们有许多不足和缺点,神已拯救了我们,因为他爱我们。仅管我们充满缺点,神却让我们成为了义人,真是不可思议啊!神使我们成为了他的仆人,这是多么神奇啊!
我们赞美神,因为他将我们从律法的忿怒中拯救了出来。我们可以用圣灵和我们的心去侍奉主。我们可以去追循主。我们把感谢献给了主,是他将我们从罪孽和他的忿怒中拯救了出来。你感谢他吗?神对我们的拯救还没有揭示出我们是多么脆弱吗?有多少次我们没有遵循他的意志生活,仅管我们已尽了最大努力?有多少次我们显得傲慢自大?我们有多少种弱点?我们决不能靠肉体和行为去赞美神,现在不能,将来也不能。只有靠我们的心和我们的信仰,我们才能赞美主。
 
 
我们不能靠肉体去赞美神
 
在我们顺着主时,我们自己的义就会破碎。心灵的世界和肉体的世界必须被分离开来。这就是灵与肉的分离。
你相信这一点吗?靠肉体去努力是徒劳的。当我们用心歌唱,欢乐,赞美,信仰,追随和感谢神时,我们的肉体就能侍奉神,就会屈服我们的心灵。我们赞美神,并感谢他对我们的拯救,我们歌唱,“♬因为迦略山,我所有的罪孽都消失了;因为迦略山,生活充满了歌声;我的救世主耶稣基督生来把我拯救出了罪孽;某一天他会降临,啊那是一个多么受恩赐的日子呀!是的♬”但我们有时会因为肉体而结巴。我们会这样想,“虽然我没有了罪孽,为何还这般软弱?”然后我们思考着,“‘♪我所有的罪孽都已消失了♪’—很对—‘♪生活充满了歌声♪’—也很对—‘♪全因为迦略山♪’—很对,但为何我这么脆弱呢?我应该感谢主并更欢快地顺从主,但为何我充满了缺点?呀,我可怜的肉体!”
当我们感到悲伤时,神就对我们说,“你为何沮丧呢,我的人儿?你不知道我是你的救世主吗?我已使你成为了义人。”我们靠肉体既不能侍奉神又不能追随神。我们衷心信仰他为拯救我们所做的一切,靠爱他,感谢他,荣耀他才能侍奉他。
我希望你用心赞美神。我还希望你能相信并用心感谢他。这些事情只有通过我们的心才有可能。靠肉体是不可能的。即使在我们得救后肉体也是始终不会改变的。保罗在上述段落中说的话既适用于拯救前也适用于拯救后。神的道对于得救和没有得救的人都是一样的。
 
 
你在得救后是不是不断地靠肉体去取悦神呢?
 
你在得救后是不是仍继续靠肉体去取悦神呢?你是否认为自己取悦神,是因为你不同于他人,是因为你侍奉神比他们做得多吗?充满自己的义的人终有一天会落入壕沟。许多人已经落入了壕沟和肥料坑中。
在今年夏天的《圣经》集会上有一个姐妹落入了肥料坑。我说的是一座厕所。幸亏这座厕所以前没有人使用过,否则就麻烦了。在我们准备《圣经》聚会时,我们在绿山岗上挖了几个深洞作为户外厕所。再在每个厕所上放上一块踏脚板,但没有固定踏脚板。就这样那位姐妹就滑入了洞中。神就是为那些充满自己的义的人挖掘了这样的洞。神希望我们只将荣耀归于他。
重生后每当我偏离了正道,我的内心就感到不安。当我思考这种感觉时,我认识到我的衣服受到了污秽。我知道不应走那条路,但不久又会忘掉。我一认识到就后悔说,“我不应那样了。我在想什么呢?噢,主啊!我赞美你洗清了我所有的罪孽。”但我不久又犯罪了。有时我居住在神的恩典里并突然落入罪孽之中。后来我又发现自己从罪孽中逃到神的恩典里。我开始前后摇动。于是我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悲伤和绝望。
我认识到在我所有罪孽得宽恕后自己是多么骯脏啊。我深刻地理解了,并思索,“这太可怕了。神啊,虽然我信仰了你,为何我还是那么的脆弱呢?”原来律法激起的罪恶欲望在我肢体中发动了。我认识到我越是想按照律法去生活,我的肉体落入罪恶欲望的机会就越多。我认识到肉体决不能顺从神。在我衷心信仰神后,我就开始以肉体作为神的义的工具去侍奉神了,赞美神的恩赐。
 
 
肉体只不过是一团罪恶的欲望
 
那些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堆罪恶欲望的人,当他们暂时离开侍奉神时会惊奇地发现自己多么迅速地落入了罪孽。我们必须信仰主,全心全意地赞美他,荣耀他和追随他。衷心顺从他是主的恩典。只有在我们衷心信仰他时,我们的心才能顺他。当我们身为肉体时,受律法激起的罪恶欲望就会在我们的肢体中发动,结出死亡之果实。当我们没有衷心赞美神或顺从神时,我们的肉体就会迅速落入罪恶的欲望。我们大家都有这种倾向,使徒保罗也不例外。
保罗终身单身,传播福音。但他认识到罪孽因肉体罪恶的欲望而复活。他或许会想,“真恐惧。不久前我还充满欢乐,但为何现在我这样灰暗?我出什么差错了?我不久前还是那么崇高,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同如垃圾一般。”经过思考,他理解到若不能使肉体与心灵分离,就不能侍奉神。“噢,我真是苦阿!靠肉体做不好事。”
当我们忠心赞美神,顺从神时肉体就会屈服于心灵。保罗认识到了这个真理。我们只能犯罪。你能理解吗?当无罪的人衷心赞美神,信仰神,顺从神时,肉体就顺从了心灵。人们在最初会这样想,“我已从所有的罪孽中被拯救了出来。哈利路亚!我很高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罪孽欲望在他身上显现出来了。充满自己义的人更易对自己感到失望,因为罪孽的欲望一点点从他们的身上显现出来。虽然他们不会这样认为,事实上他们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的肉体只不过是一堆罪孽的欲望。我们对肉体没有信心;你不能依靠它。相反,而应信仰神的恩典,荣耀神,全心全意顺从神。这些事情只有靠心灵才能完成。赞美主吧,是神的恩典允许我这个害怕说话,充满自己义的人去传播福音!离开神的恩典怎么可以呢?我只能赞美主。
 
 
我感谢主,是他让我能赞美他
 
我感谢主,他洗清了我所有的罪孽,并赐我圣灵,让我们用心而不是用肉体赞美他。我们赞美他荣耀他,因为我们衷心信仰他。
“所以,我们时常坦然无惧,并且晓得我们住在身内,便与主相离。”(《哥林多后书》5:6)我赞美主,是他将我们拯救出了一切的罪孽。我赞美主感谢主。我荣耀他信仰他。仅管我们因罪孽的欲望而注定要死亡,主还是将我们拯救出了所有的罪孽。他允许我们靠衷心信仰神而得救。他要我们赞美主,并赐我们欢乐。
请不要试图靠肉体去侍奉神,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不要试图靠肉体得神性,这是得不到的。要放弃肉体的一切努力。那么我们怎样才能顺从神呢?答案就是要靠心灵。我们可以用心,用新的圣灵去侍奉他。我们的神已拯救了我们,所以要衷心顺从他,这样才能使我们获得拯救。
我赞美神!有多少人为自己的肉体叹息呢?他们悲叹,自责地说,“为何我这样做了?”切不可像他们一样。肉体不可能不犯罪。不可之事不可为。我希望你信仰神并衷心赞美他。那时肉体就会顺从心灵。你是否在得救后仍努力靠肉体侍奉神?你对从事的工作有困难吗?如果是这样,问题就在于你靠肉体侍奉神而不是靠心灵。你知道那些轻蔑,诽谤我的人怎么说的?他们嘲笑我,讽刺我。但我对他们笑脸相迎,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我传播福音是因为主已清洗了我所有的罪孽。如果主没有洗清我一切的罪孽,我早已被神判处死刑了。神让我与圣灵联合使我完美了。他使我们成了赞美他的人。他使我们有了感谢主的思想。他使我对神的赐福感到快乐。赞美神!赞美那个使我们成为了神的子民的主!愿一切的荣耀归他,而且只归他!
绝对不会太晚!不可对你的肉体有信心。罪孽的欲望一有机会就会显露出来。肉体在神的旨意面前总是显出优先。正因这样,我们才说只能靠信仰才能顺神的旨意。靠肉体是不可能的。即使在得救后也不要蒙骗自己。仅管我们得救了,但在肉体的统治下我们仍有可能堕落,因为我们知道肉体始终是不完美和软弱的。
我们是圣灵之民,是信仰之民。不可对肉体有信心。跟我忏悔,“我的肉体就如同一只垃圾桶。”我要你牢记这一点。不可盲目自信。我们必须衷心信仰神,顺从神。我感谢主,赞美他将我们从神的律法中拯救了出来。哈利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