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道

主題11: 會幕

[11-32] 使大祭司為聖的贖罪祭 < 出埃及記 29:1-14 >

使大祭司為聖的贖罪祭
< 出埃及記 29:1-14 >
“你使亞倫和他兒子成聖,給我供祭司的職分,要如此行,取一隻公牛犢,兩隻無殘疾的公綿羊,無酵餅和調油的無酵餅,與抹油的無酵薄餅,這都要用細麥面做成。這餅要裝在一個筐子裏,連筐子帶來,又把公牛和兩隻公綿羊牽來。要使亞倫和他兒子到會幕門口來,用水洗身。要給亞倫穿上內袍和以弗得的外袍,並以弗得,又帶上胸牌,束上以弗得巧工織的帶子。把冠冕戴在他頭上,將聖冠加在冠冕上,就把膏油倒在他頭上膏他。要叫他的兒子來,給他們穿上內袍。給亞倫和他兒子束上腰帶,包上裹頭巾,他們就憑永遠的定例得了祭司的職任。又要將亞倫和他兒子分別為聖。你要把公牛牽到會幕前,亞倫和他兒子要按手在公牛的頭上。你要在耶和華面前,在會幕門口,宰這公牛。要取些公牛的血,用指頭抹在壇的四角上,把血都倒在壇腳那裏。要把一切蓋髒的脂油與肝上的網子,並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都燒在壇上。只是公牛的皮,肉,糞都要用火燒在營外。這牛是贖罪祭。”
 

今天我們要研究如何使大祭司為聖。這裏神吩咐摩西要將亞倫和他的兒子分別為聖。在第九節為聖這個詞意思是聖化,準備,奉獻,尊敬或者被視為神聖。換句話說,為聖意味著被聖化和獻身給神。因此,“作為大祭司為聖”意思是“分別出來,被賜予大祭司的權柄和職責”。神把大祭司的權力和祭司職給了亞倫和他的兒子,使他們能夠為自己的百姓贖罪。
神吩咐用大祭司的聖衣披戴亞倫,又在他的頭上戴上冠冕,讓他的兒子穿上內袍。然後使亞倫為聖和他的兒子為祭司,他們必須把一頭公牛和兩頭沒有瑕疵的公羊獻為聖。大祭司最為重要的職責是為了全體以色列民罪得赦免,在贖罪節上獻贖罪祭。為了這麼做,亞倫自己和他的兒子必須首先清洗他們自己的罪孽,所以他們必須在為聖的那一天先為他們自己獻上贖罪祭。
這裏我們必須認識到即使大祭司也必須在獻祭牲的頭上按手,然後才能殺掉祭物,把血獻給神。一切都照著神制定的獻祭制度。歷時7天,大祭司為了成聖必須獻上這些獻祭,如贖罪祭,搖祭和舉祭。
就像為了大祭司自己和他的家人作的獻祭一樣,他還必須在獻祭動物頭上按手,把以色列民的罪轉嫁到它們身上,然後才能殺掉取出血。為了履行作為大祭司向神獻祭的職責,他必須詳細地瞭解如何獻祭才能赦免百姓的罪孽。大祭司作贖罪祭首先清洗他自己的罪孽,意味著他被訓練如何為他的百姓作獻祭:在獻祭牲的頭上按手,取出血,把血彈在燔祭壇的角上,並把其餘的血倒在地上。
這裏大祭司必須牢記要轉嫁他及其百姓的罪,他必須在祭物的頭上按手。正如29:10-12說:“你要把公牛牽到會幕前,亞倫和他兒子要按手在公牛的頭上。你要在耶和華面前,在會幕門口,宰這公牛。要取些公牛的血,用指頭抹在壇的四角上,把血都倒在壇腳那裏。”
大祭司和他的兒子照著吩咐,他們務必在公牛,他們的獻祭牲頭上按手。因為當大祭司亞倫和他的兒子在獻祭動物頭上按手時,他們的罪都轉嫁到它身上了。因為通過按手,這獻祭牲擔當了大祭司和他兒子的罪,它必須流血而死。之後,大祭司取出血,把血彈在燔祭壇的角上,把其餘的血倒在地上。他要取出遮住內臟的一切油脂,長在肝臟上的油網,並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都燒在壇上。
為了普通人在不知情況下所犯的罪獻贖罪祭時,他必須帶上一頭小山羊,一頭沒有瑕疵的母山羊,為他的罪作贖罪祭。“按手在贖罪祭牲的頭上,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祭司要用指頭蘸些羊的血,抹在燔祭壇的四角上,所有的血都要倒在壇的腳那裏。又要把羊所有的脂油都取下,正如取平安祭牲的脂油一樣。祭司要在壇上焚燒,在耶和華面前作為馨香的祭,為他贖罪,他必蒙赦免”(利未記4:29-31)。
按手和祭物的流血構成了神制定的獻祭制度的主要因素。甚至在創世之前,神已經籍著在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及細紡亞麻紗裏所隱含的真理,在耶穌基督裏制定了這個計畫。神允許以色列百姓每當他們向他作燔祭時,他會遇見他們。出埃及記29:42說:“這要在耶和華面前,會幕門口,作你們世世代代常獻的燔祭。我要在那裏與你們相會,和你們說話。”大祭司每天早晚作的燔祭是我們世代作的獻祭,我們是屬靈的以色列百姓,因信水和聖靈的福音已經領受罪得赦免。神告訴我們他會通過這些獻祭和我們相會。
 


大祭司作的燔祭是什麼意思?

 
因為獻祭牲擔當了在它頭上按手的罪人們一切罪孽,它必須替他們死,被焚燒定罪。神通過獻祭制度的贖罪祭希望我們認罪:“因為我在神面前犯了這樣那樣的罪,我必須接受定罪。”照著神拯救的法,我們要清洗我們的罪孽,必須在獻祭牲的頭上按手,取出血,把血彈在燔祭壇的角上,把其餘的血倒在地上,在燔祭壇上燒肉,從而照著在神的義裏的恩典領受罪得赦免。
首先,我們在神面前必須承認我們在心裏和行動上所犯的一切罪孽。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只能被定罪。但我們無法充分感謝神完美的拯救。神愛我們,他把他的獨生子賜給了我們。耶穌基督受洗擔當我們的罪孽,並在十字架上死亡贖回這些罪孽,使得凡是信仰他的人不被毀滅,反得永生。
獻祭制度要求獻祭必須通過按手和流血,這是信仰赦免我們所有罪孽的證據,因此我們必須信仰。每個罪人在獻祭牲頭上按手意味著他的罪孽轉嫁到它頭上了。即使大祭司在獻上贖罪祭時也必須認罪:“我在神面前有這些罪,因此我必須被殺死。”但是,我們相信神已經賜給我們贖罪祭,把我們拯救出罪孽,神已經使我們靠信仰這獻祭能夠領受罪得赦免,我們就能得救。
神說:“我要在那裏會見你們。”他說這話不止對大祭司,也對每個普通人,意味著神要把罪得赦免賜給我們大家,從而使我們成為他自己的百姓。那麼神如何會見我們的呢?因為神有拯救我們的計畫,他肯定只會見那些照著他制定的獻祭制度作贖罪祭的人。因為神很清楚人類天生都是罪人,他們註定要犯罪,他要照著在拯救的獻祭制度裏顯明的憐憫清洗我們所有的罪孽,從而使我們成為他自己的兒女。所以神制定獻祭制度,無數以色列人在獻祭牲的頭上按手能夠轉嫁他們的罪孽。
以色列人把他們的罪孽轉嫁到獻祭牲身上的方法是這樣的“按手”。以色列的百姓無數次觸犯了神的律法,又犯了各種罪。但他們籍著這按手的方法能夠把所有的過犯轉嫁到他們的獻祭牲身上,它們也能夠清洗他們所有的罪孽。通過這種方法,神能夠和那些信仰他的以色列民居住在一起,成為他們的神,使他們成為他自己的百姓,領導他們,賜給他們天上的福氣以及地上的福氣。所有這些事情籍著他們對會幕獻祭制度的信仰才能實現。
會幕獻祭制度的每個方面都是神預先制定的,以色列人通過在獻祭牲的頭上按手能夠清洗他們所有的罪孽,從而照著神制定的方法把他們所有的罪孽轉嫁給它。因為神使所有因信按手和流血能力到他那裏去的人能夠得洗他們的罪孽,那些信仰這個真理的人能夠和聖神通行。如果獻祭不經按手和流血,神不會和以色列百姓居住在一起。無論以色列人多麼不足,他們犯了多少罪,神都願意和他們居住在一起,因為神賜給拯救的法是由合法的獻祭即贖罪祭牲頭上的按手和流血構成的。因此,我們必須認識並相信神允許我們從罪孽裏得救是由獻祭牲頭上的按手和流血構成的。
祭司必須每天早晚獻燔祭。他們必須這麼做是因為他們在早上為了他們的罪孽獻了燔祭,他們在白天又犯了更多的罪,所以他們需要在晚上作另一次獻祭。每天作燔祭提醒有信仰的以色列民牢記並相信耶穌會來到世上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擔當世人的罪孽,在十字架上死亡,從而塗抹全世界所有的罪孽。同樣,我們必須每天早晚作信仰的獻祭,因為我們整天都不停地犯罪。在舊約時代的信仰獻祭和我們在新約時代信仰耶穌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及他的血清洗我們心裏所有的污穢是一樣的。
當父神看到我們心裏相信耶穌我們的救世主已經赦免了我們所有罪孽的信仰時會會見我們。照著舊約的獻祭制度,耶穌基督在新約時代之初降臨於世,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擔當世人的罪孽(馬太福音3:15)。所以耶穌說:“從施洗約翰的時候到如今,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馬太福音11:12)。信仰這福音真理我們能夠從我們所有的罪孽裏得赦並完全從這些罪孽裏得洗。
儘管耶穌降臨於世,人們犯了無數的罪,我們基督徒無論在知道耶穌之前還是之後犯了不計其數的罪。但是耶穌基督來到世上,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並在十字架上流血,他已經清洗了世人所有的罪孽。因此,當神說他要通過獻祭牲會見以色列人時,他指神會會見那些信仰水和聖靈福音的人。神愛那些相信他已經籍著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根除了他們所有罪孽的人,但他肯定不愛那些拒絕這真理的人。
在新約時代,我們能夠靠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遇見神。在舊約時代我們因信在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及細紡亞麻紗裏所顯明的真理能夠領受罪得赦免。按手和流血這兩個概念共同構成了一種完美的福音。舊約詳細地預言了神完美的拯救,新約履行了這些預言,成就了被應許的福音。因此,希伯來書1:1-2說:“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
耶穌是萬王之王和萬能的神,但這神化成肉身降臨於世,受洗,在十字架上死亡,從死裏復活,從而清洗我們所有的罪孽,把我們從定罪裏拯救了出來。我們信仰神使我們成為義人的福音已經變得完整了。現在我們可以領受罪得赦免,這是我們一直熱切追求的。我們多麼想清洗我們的罪孽,神籍著按手的獻祭制度和流血,即耶穌的洗禮及其十字架上的流血,水和聖靈福音的本質一次性赦免了我們所有的罪孽(約翰一書5:6-8)。當我們相信神完全地赦免了我們所有的罪孽,他就使我們成了他自己的百姓,並會見我們。
 


按手的重要性

 
利未記1:1-4說:“耶和華從會幕中呼叫摩西,對他說,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中間若有人獻供物給耶和華,要從牛群羊群中獻牲畜為供物。他的供物若以牛為燔祭,就要在會幕門口獻一隻沒有殘疾的公牛,可以在耶和華面前蒙悅納。他要按手在燔祭牲的頭上,燔祭便蒙悅納,為他贖罪。”
這裏請注意第四節:“他要按手在燔祭牲的頭上,燔祭便蒙悅納,為他贖罪。”換句話說,神在罪人按手後獻上贖罪祭後便蒙悅納。罪人的手按在誰的頭上呢?獻祭牲的頭上。神允許只用這種方法塗抹以色列百姓的罪。所以在舊約裏手要按在獻祭牲的頭上,但在新約裏如何呢?什麼是在新約時代正確的獻祭牲呢?正是耶穌基督,全人類的救世主。耶穌基督是塗抹全人類罪孽的唯一的獻祭牲。全人類因為一人都變成了罪人,也正是因為耶穌基督,全人類能夠清洗他們所有的罪孽並獲得永生。
我們必須因信把手按在耶穌頭上並把罪孽轉嫁給他。換句話說,我們必須用正確的信仰把手按在他的頭上,神才會高興地接受這獻祭。耶穌在馬太福音11:12說凡努力的人都得著天國了。因為按手使我們能夠把所有的罪孽轉嫁給獻祭牲。神愉快地接受這信仰的獻祭。因為施洗約翰把手按在耶穌的頭上,把人類所有的罪孽轉嫁給他,當他們全心全意地信仰耶穌的洗禮及其在十字架上的死亡時,神使人人能夠從罪孽裏得洗和得赦。信仰耶穌基督接受的洗禮我們能把所有的罪孽轉嫁給他。
神已經把獻祭制度獻給以色列民,他預示著耶穌基督用他自己的身體作的永遠的獻祭。換句話說,神用他的洗禮及其十字架上的血成就了在獻祭制度裏應許的拯救的法。神出於對我們無限的愛,把耶穌基督他的獨生子賜給我們,拯救了我們。現在該是每個人信仰耶穌基督的洗禮及其在十字架上的流血得救的時間了。
無所不知的神甚至在創世之前就已經為罪人計畫了他完美的拯救,並照著他的時間表正確地履行了這個計畫。照著這個拯救計畫,施洗約翰比耶穌早6個月出生,施洗約翰是全人類最偉大的。正如耶穌自己說:“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馬太福音11:11)。換句話說,施洗約翰是人類的代表,施洗約翰是人類的僕人,甚至比摩西,以利亞,和先知以賽亞都更大。許多人都把施洗約翰看成一個在曠野裏修行的人,但事實上他是神差來的全人類的代表。施洗約翰確實是世上所有人當中最偉大的。他出生在大祭司亞倫家族(路加福音1:5-7)。就像君王出生在皇家裏一樣,施洗約翰,最後的大祭司也出生在第一位大祭司亞倫的家族裏,他作為人類的代表在約旦河為耶穌洗禮把人類的罪孽轉嫁給他。施洗約翰是人類最大的。但有些人對此懷疑,下決心不信似的,問道:“聖經在哪里說施洗約翰是大祭司啊?”
讓我明確地說明施洗約翰確實是全人類的代表和大祭司來回答他們,因為這都寫在神的道裏:“因為眾先知和律法說豫言,到約翰為止。你們若肯領受,這人就是應當來的以利亞”(馬太福音11:13-14)。神在瑪拉基書4:5中應許差來以利亞。耶穌親口說,當來的以利亞正是施洗約翰,因為施洗約翰作為亞倫的後裔出生,他履行了大祭司的職責。
在舊約裏當罪人在獻祭牲頭上按手轉嫁他的罪孽時,獻祭牲必須流血而死並用火焚燒。凡是想從他罪孽裏得赦的人務必在獻祭牲頭上按手轉嫁他的罪孽。當人們在獻祭牲頭上按手時,這意味著他們的罪孽已經被轉嫁到祭物身上了。在贖罪節上大祭司亞倫必須在替罪羊頭上按手,把以色列人一年來所犯罪孽都轉嫁到它身上。這裏的按手是必不可缺的,從屬靈上講,它指罪孽的轉嫁。施洗約翰籍著他的洗禮,把我們所有的罪孽轉嫁給耶穌,耶穌籍著他的洗禮擔當世人所有的罪孽,然後在十字架上流血,耶穌基督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從而擔當我們所有的罪孽,又在十字架上流血,並從死裏復活,成了我們完美的救世主。
以色列人也這樣在它的頭上按手向神作獻祭。當以色列人對神犯罪並成為罪人時,他們必須在動物頭上按手,把他們的罪孽轉嫁給祭物才能正確地向神作贖罪祭。神愉快地接受經過在頭上按手又被殺掉並用火焚燒的合法獻祭。因為以色列人在動物頭上按手轉嫁他們的罪孽,向神作合法的獻祭,神會見了他們。因為獻祭牲籍著按手接受了他們的罪孽並為了他們的罪孽被定罪,神遇見了那些因信神的恩典來到他身邊的人。所以神很高興地接受這樣的獻祭動物。神是憐憫的,他無法忍受任何人下地獄。
像這樣,清洗我們一切罪孽的既是耶穌接受的洗禮也是他在十字架上的血。因為耶穌基督為了塗抹世人的罪孽,他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擔當我們所有的罪孽,他才能在十字架上死亡並擔當我們罪孽義的定罪。因為耶穌受洗擔當了我們所有的罪孽並在十字架上接受了義的懲罰,他能夠把我們拯救出罪孽。因此,我們信仰耶穌的洗禮和流血的獻祭,現在能夠重生成義人並會見耶穌基督。簡單地說,我們信仰水和聖靈的福音,籍著耶穌的義行,都能會見聖神。耶穌基督成了那些信仰這個真理的我們永遠的救世主。
我們必須確實地遇見聖神,信仰籍著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而來的耶穌基督,我們能夠因信遇見神。那些想遇見神的人必須聽他的道並信仰神賜給的包含了按手和流血的獻祭制度。如果他們不能用自己肉體的思想完全理解,甚至對此存在一絲一毫的懷疑,他們必須打開神的道並親自確認神的道。他們必須相信神的道所說的話是正確的。
我們不能用自己的思想去信神,相反,我們必須堅信神的真理之道,根據這道區分真福音和其他的福音。我們不能只堅持自己的思想,依靠自己的理解和知識,我們誰的思想也不是正確的。人類在神面前無比軟弱,無比固執,無比剛硬,他們容易先炫耀自己的義和思想,把神的道拋在後面。在神面前打開我們的心靈並信仰他的道是通向生命與賜福的真正道路。
當大祭司獻上一頭公牛作為贖罪祭為聖時,神告訴他要把一切蓋住內臟的油脂與肝上的油網,並兩個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都燒在壇上。並用火把公牛的皮,肉,糞燒在營外。大祭司只照著神對摩西的吩咐作獻祭。這樣作燔祭時,大祭司還要燒一頭沒有殘疾的公羊作為獻祭,並在它頭上按手。大祭司和他的兒子為了自己和家人早晚都要在這樣的祭物頭上按手,切開咽喉取出血,把血彈在燔祭壇的角上。然後他們要在營外燒掉所有不潔的部分,如糞和頭。但雕件要燒在燔祭壇上。在大祭司為聖期間作的燔祭也是這樣獻上的。
尤其在大祭司為聖期間,獻祭牲的所有油脂都必須燒給神。神喜悅獻祭牲油脂的馨香,這本身意味著神照著他的道和他制定的獻祭制度使我們重生。換句話說,這裏的油脂象徵著神聖靈。神已經把獻祭制度賜給我們,他讓我們照著這獻祭制度把手按在獻祭牲的頭上,殺掉它,把肉燒在燔祭壇上獻給他。只有這樣照著神制定的獻祭制度作獻祭,並信仰他時,神才會高興地接受。
出埃及記29:10說:“亞倫和他兒子要按手在公牛的頭上”。這是神的命令。而且大祭司在為聖期間穿的聖衣,以弗得都必須用5種線,即用金色,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及細紡亞麻紗織成的。這裏的金線指信仰,藍色線指耶穌基督接受的洗禮,它和舊約裏的按手是一樣的;紫色線告訴我們耶穌是神的兒子,他自己是神和救世主;朱紅色線指耶穌基督作的獻祭;細紡亞麻紗指他是我們無罪的神的道。金色線指相信神已經赦免我們所有的罪孽並把我們的心變得潔白如雪的信仰。我們必須持有這種信仰,神已經籍著耶穌的洗禮和十字架的血赦免了我們的罪孽。我們必須完全照著神告訴我們的一切信仰耶穌基督,明白他如何塗抹我們所有罪孽的。我們必須照著神設定的拯救的獻祭制度信他,知道他如何籍著成就這獻祭制度的耶穌基督赦免我們所有罪孽的。
許多人說:“為什麼不這樣信仰他呢?你為什麼如此挑剔?可能因為你心細,你始終需要明確的答案,但我的性格隨和,所以我同時相信兩種有衝突的觀點都可能是正確的。神只接受像你這樣信仰的人嗎?如果我說我在某種程度上信神,應該說這種信仰本身還不夠嗎?”如果你們這樣信仰,神不會對你們滿意的。他是真理之神。神不是以一種不確定和多變的方式拯救我們的。神是極其明亮的光,他的道就像一把鋒利的雙刃劍。他用烏陵和土明決斷,這意味著他用光和完美拯救了我們。
神甚至比最先進的顯微鏡都更加精確,能夠識別和辨認彼此最小的差異。當我們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信仰時,他不會認可我們的拯救。因為神是真理,他知道一切,從我們隱秘的思想到我們暫時的感情,從我們心裏的犯罪到我們行動上的犯罪,從我們以前犯過的罪到我們現在正在犯以及我們未來要犯的罪,無論是隱含著的還是顯露出來的。所以神決定他必定用按手和獻祭的血赦免所有這些罪孽,所以我們必須照著神設定的獻祭制度信仰神的拯救。
主說我們要把手按在獻祭牲的頭上,那麼他就會蒙悅納。當罪人在獻祭牲的頭上按手時,他必須殺掉祭物,把血彈在燔祭壇的角上。這裏,把祭物的血彈在角上說的是塗抹記錄在審判冊裏的罪(啟示錄20:12-15)。然後把其餘的血倒在地上。這意味著他的心已經被清洗了罪孽。
耶穌基督為了你我受洗,在十字架上死亡並從死裏復活,從而拯救了我們大家。大祭司也有和我們相同的信仰。你我在這個時代擁有的信仰和大祭司的信仰完全沒有區別。大祭司因信在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裏顯明的真理能夠履行他的祭司職,籍著同樣的信仰你我也成了義人。因為我們信仰神賜給我們的拯救已經領受罪得赦免,當我們履行祭司職時,我們現在能夠會見他,請求他的幫助,作為他自己的百姓生活,並把福音傳播給罪人。
 

世上的大祭司和神確定的獻祭制度
 
大祭司和獻祭制度是神確定的。因此,世上的大祭司做神吩咐他做的事情,他履行赦免百姓罪孽的祭司職。那麼耶穌基督神的兒子如何作為天上的大祭司赦免我們的罪孽呢?他不是作世俗的獻祭,而是把他自己沒有瑕疵的身體作為獻祭擔當我們所有的罪孽。耶穌接受施洗約翰的洗禮,擔當人類的罪孽,流血並在十字架上死亡,從死裏復活,從而把我們拯救出了世人所有的罪孽。這愛多麼美妙啊!這愛多麼非凡啊!
你們能做到嗎?為了別人,你們能擔當這人的罪替他被釘死嗎?不可能!而且你們的身體沒有資格被用作合法的獻祭,因為它不是沒有瑕疵的。當然,有些人為了更大的事業做了義事,例如為了他們的國家。但儘管有些人能夠這樣做,人類所做的各種事情都是徒勞的,因為他們甚至不能解決他們自己罪孽的問題,更不必說把別人拯救出罪孽了。除了耶穌基督神的兒子以外,沒有別的人能把人類拯救出罪孽。聖經告訴我們,除了耶穌基督天下沒有賜給別的名可以拯救我們。(使徒行傳4:12)
順便說,你們當中有沒有意志堅定的人,心想:“我能做,我能夠完全為別人獻身,而且也能為了別人犧牲自己”呢?這種犧牲和奉獻在凡人當中是值得讚賞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事實證明這種善舉會被完全忘記的。希伯來書13:9告訴我們:“因為人心靠恩得堅固才是好的。並不是靠飲食”。我們的心從神那裏得到什麼好處呢?神拯救的愛用他的恩典浸透和充滿我們的心,在身體上得到別人的幫助無益于我們的永生。當我們再次感到舒服的時候,我們都容易忘記這種幫助。
蘇格拉底,孔子和悉達多都被稱為世上最偉大的聖人。但是這些聖人能做你們的救世主嗎?悉達多能清洗你們的罪孽嗎?他們誰也不能。人類甚至不能解決一個人的罪,誰能做人類的救世主呢?甚至大祭司也不能靠他自己的力量塗抹百姓的罪孽。只有當以色列民信仰神賜給的獻祭制度並照著這獻祭制度向他作獻祭,即在它頭上按手把他們的罪孽轉嫁給祭物,把獻祭的血彈在燔祭壇角上,把其餘的血倒在地上,在燔祭壇上焚燒油脂,領受罪得赦免時,才能得洗他們的罪孽。
要得赦一年來所犯的罪,大祭司必須在7月的第10日在神面前把手按在獻祭牲的頭上,從而轉嫁他們的罪孽,把它的血帶入至聖所,把它彈在施恩座的東面,即他進入的方向。當他彈血7次時,掛在藍色長袍衣邊的金鈴叮噹作響,這些金鈴掛在用藍色,紫色和朱紅色線編織而成的石榴之間。當他走動或彈血時,這些金鈴發出優雅的聲音,這正是福音。這聲音象徵著好消息,已經塗抹了我們所有罪孽的強大福音。正如大祭司為他的百姓赦免罪孽不是靠他自己的力量做的,而是照著神制定的律法做的,在新約時代耶穌基督降臨於世,受洗,在十字架上死亡,從死裏復活,從而把你我拯救出所有罪孽,也都照著同樣的律法做的。只有當他照著神親自制定的拯救之法成就他的工作時,耶穌基督才能使我們成為義人。
凡是真正重生的人,都能領受罪得赦免。只要他們思想豁達,欣然,愉快,樂意地聆聽神的道。凡是不認同的人無論我們向他們傳播神的道多少次,都不會信仰這個真理和領受罪得赦免;他們是最愚蠢的人。誰可以不信仰神說的道呢?人類的知識能達到多麼深遠?他缺乏神的道的智慧。儘管如此,他們繼續誇口自己的成就,拒絕信仰神的道。世上很難找到像這樣愚蠢的人。
兄弟姐妹們,世界正在迅速改變。技術也在發展,據說人類克隆在技術上也幾乎是可能的。無神論也廣為流傳,宗教時代現在正在過去。但儘管這個世界變得更加混亂和苛刻,我們重生者作為忠誠的祭司只能信實地侍奉神。現在,水和聖靈的福音正更加迅速地在全世界傳播,不管無神論的潮流多麼氾濫,只有我們能夠抵禦時代的潮流。
我相信水和聖靈的福音,神照著獻祭制度賜給的拯救將盛開和燦爛,在不久的將來傳遍全世界。我們今天的祭司將為我們自己和全世界所有的靈魂禱告,繼續見證這福音並過信仰生活。我相信當我們因信得生時,我們能夠與神同行,完成傳播福音更加偉大的工作。當我們在這些末日時代裏尋找並完成取悅神的工作時,我相信福音的工作將更加進步,作為馨香的鮮花帶著微風被傳播到世界每個角落。
我衷心感謝神使我們作為祭司,為聖,能夠侍奉他,讓我們從事他的傳教工作。